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

作者:烟雨芦荻 2016-02-19 17:16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读《饮水词》,越读越觉得悲凉。 对词的爱,是每一个中文男女内心中一段隐然不舍的挂念。然古人云:“亡国之音哀以思”,读多了总觉得腻。更何况是读自诩为“惆怅客”的纳兰容若的词,满纸的伤离别、孤鸿语,即使是铁石心肠的人读它,总能发出一声悲悯的哀叹,为古人缱绻缠绵的情愫惋惜。 人生若只如初见。寻常的世家子弟,偶遇佳人惊鸿一瞥,从此开始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决不会如容若一般发出这等善良且无助的感慨。可见容若的细腻,更见其珍贵。人世匆匆数十载,若万事皆如初见的容易和亲切,何来而后的厮杀与悲凉?无论是当年容若眼中

   读《饮水词》,越读越觉得悲凉。

 对词的爱,是每一个中文男女内心中一段隐然不舍的挂念。然古人云:“亡国之音哀以思”,读多了总觉得腻。 更何况是读自诩为“惆怅客”的纳兰容若的词,满纸的伤离别、孤鸿语,即使是铁石心肠的人读它,总能发出一声悲悯的哀叹,为古人缱绻缠绵的情愫惋惜。

 人生若只如初见。寻常的世家子弟,偶遇佳人惊鸿一瞥,从此开始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决不会如容若一般发出这等善良且无助的感慨。可见容若的细腻,更见其珍贵。人世匆匆数十载,若万事皆如初见的容易和亲切,何来而后的厮杀与悲凉?无论是当年容若眼中那个谁也比不过的绝世佳人,还是我们心中的那份纯真的理想,不都是在时光一点一点的蹉跎之下被剥成残酷的赤裸裸的真相,留下血迹斑斑的现实,令汲汲者争抢,碌碌者胆怯吗?所以,无助的诗人在冰冷的现实和温暖的理想的巨大矛盾中发出了如此悲悯且无奈的呐喊:人生若只如初见。如果一切从头开始,那该多好!由此可见,容若是柔弱的,他想做的,能做的,只有提笔写一句诗,而已。近三个世纪后,有一个诗人经历了精神的浩劫之后,用一支同样纤细的笔写下了一首更加悲怆的诗“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让所有的苦水注入我心中;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因为流年飞逝,经历更为厚重和凄怆,北岛的笔端浸染了更多坚强,更多力量。而容若,似乎更沉浸在自己的温婉情愫里,久久不肯醒来。恰恰是他的这份率真的温婉,使他成为那个竞相厮杀的时代里一颗耀眼的星星,待历史长河滚滚而去,万千宫阙都作了土的时候,他仍镶嵌在美好的文学夜空中,熠熠生辉。

 出塞,这对于当了侍卫的满人来说是寻常事。而《饮水词》中也略见几首写塞外风光的词作,我最喜欢的,还是《蝶恋花·出塞》。“今古河山无定拒”,这样的话从辛弃疾的口中说出并不稀奇,然而从容若这样一位重臣之子的口中诵出,总有一种不祥之兆。自古才命两相防,容若的短命,应与此有关。看得太透则心思凝结,像眉头紧锁的黛玉,终日恹恹又消极尖刻,怎能长久?容若的词作,不似蒋捷般抒发山河之痛,故国之思。他从小养尊处优,从来未经历过国破家亡的深仇大恨,充其量也不过是王国维笔下的“主观诗人”,抒发的也不过是儿女情长的缱绻情思,即使到了塞外荒漠,想到的也不过是“青冢黄昏路”的落寞和感伤。所以词作最后还是以景答情,“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竟生生地将一首出塞诗写出了些许缠绵和不舍,多了一份“马后桃花马前雪,出关争得不回头”的味道来。

 谁念西风独自凉,执拗而忧伤的诗人经历了妻子的离世之后,越发地想起了飞散在匆匆岁月里的点滴温暖。“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这都是日常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就像是深巷卖花的叫卖声,像是雨滴梧桐的普通景,只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偶然间想起,给诗人们心中平添了许多的悲凉和苦楚。诗人感叹:“当时只道是寻常”,不过是最最平常的事情,却因为偶尔的记起,使得多愁的诗人独立残阳,独自冷落。记得有人曾写书道,对于容若这样的伴侣,断不能白头到老,早早离世才给了才子才情泛滥的绝佳机会。虽是玩笑,却有几分道理。尘世的众生,个个都是在拥有时蹉跎,在失去时悔过,如此反复,是为尘缘。即使才思卓越如容若,也难逃其俗。心中苦恋入宫的恋人,却不想薄待了妻子,一回头竟连赌书泼茶的机会也没有了。就像是宝玉对着满园芙蓉,幽幽地说一句:“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说者,说说而已,于逝者又有何益?即使有缘梦里见面,也不过是“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罢了。所以,容若的心思,总在温馨自在、吟咏风雅的过程中,至于所诵为谁,已经不再重要了。

 当时只道是寻常,不仅感情,万事皆如此。忙碌时不觉得辛苦,一回头才发现削尖脑袋时的自己好狼狈;年轻时不体谅家人,步入中年才瞥见拎着早餐回家的父母额上斑白的发丝……谁也不是先知,经历的过程总是痛苦而漫长的,收获的瞬间才有种恍然如隔世的感觉。如果时间再慢一点,我们是不是会多做些什么,多几分斟酌,多一点收获?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宋冬野------诗意的行者

  

下一篇:使君原是此中人-----读苏轼《浣溪沙》

  

本文标题:当时只道是寻常

原文链接:http://i.she.vc/2800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