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宋冬野------诗意的行者

宋冬野------诗意的行者

作者:烟雨芦荻 2016-02-19 17:16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首好听的歌,是一汪清澈的泉水,涓涓流入心底,沁人心脾,演绎因缘遇合的种种缱绻与温纯。偶遇一位诗人,是用心体悟一段不一样的波澜与忧愁,如他所写的那样真,那样美。我能够体会,却终难触及。     一把吉他、一首好歌、一位美眷,就是一个诗人浪迹天涯的绝好行囊。     第一次听宋冬野,是在几年前的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左立在湖南台璀璨斑斓的镜头前浅斟低唱着《董小姐》。那一瞬间,我被左立清亮的嗓音和歌曲中忧郁的情感打动,那是一种丽江酒吧里独有的调调。乍听的确动人,但仔细琢磨仍觉火候不够。几经周转,才找到作曲者



   一首好听的歌,是一汪清澈的泉水,涓涓流入心底,沁人心脾,演绎因缘遇合的种种缱绻与温纯。偶遇一位诗人,是用心体悟一段不一样的波澜与忧愁,如他所写的那样真,那样美。我能够体会,却终难触及。

         一把吉他、一首好歌、一位美眷,就是一个诗人浪迹天涯的绝好行囊。

          第一次听宋冬野,是在几年前的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左立在湖南台璀璨斑斓的镜头前浅斟低唱着《董小姐》。那一瞬间,我被左立清亮的嗓音和歌曲中忧郁的情感打动,那是一种丽江酒吧里独有的调调。乍听的确动人,但仔细琢磨仍觉火候不够。几经周转,才找到作曲者宋冬野的原唱版本。宋的嗓音较之于左立略显沙哑,却更能演绎曲中表述的沧桑与无奈。就连琴弦呕哑的缠绵亦多了一份风情万种,那个叼着烟头的董小姐和痴心迷恋的少年宛在眼前。令人听之不禁暗生喟叹,唏嘘不已。

          从一首歌到一个人,逐步走进他的世界,这是极其平常的事情。从《董小姐》到《斑马斑马》,再到《莉莉安》《鸽子》。我反反复复地听着宋冬野,听他曲中吟唱出的浅愁低恨,听他忧郁里透着的独有的清澈与明净。这个比我小四岁的胖子,竟能在极短的几年时光里用自己的才气征服亿万听众,足见其不凡的才情是为众人所肯定的。刘若英为他写文章,并不顾孕中辛苦地为他的演唱会捧场,足见其民谣的影响力已然跨越海峡,将北京胡同文化独有的一面展现给更多的人。

     “斑马,斑马,你睡吧,睡吧,我要卖掉我的房子,浪迹天涯……”诗句简单、悲凉,有如清凉月色照在蓝色的湖泊上,隐含着一种悲剧的美丽,让人只愿久久伫立,不忍离去。忽而想起海子,“草原的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每读及此,不禁潸然。通透的孤独,终是诗人难逃的牢笼,然而它又是诗人永恒的王位。这是一份令人艳羡的孤独,尤其令我这样一个在柴米油盐里逐日沉沦的人艳羡。

    可见佳作从来不会眷顾一个碌碌奔波的人,炫目的镁光灯、频繁的应酬和琐碎、每日被网络禁锢着的可怜的人们,从来不会有时间真正思考。孤独是什么?一辆车、一个空白的笔记本、一支笔而已;沉思是什么?一卷书、一壶茶、一个午后而已;佳作是什么?一曲琴、一转念、一抬首而已……

    诗意从来不曾远离我,只是我在蹉跎中任其溜走,所以只能在宋冬野的歌声里寻找那个栖居在我心里的诗人。还好,我找到了。若没有宋的歌声,这个冬日里竟会少了多少美好,也未可知。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静听凄楚悲歌------读《呼兰河传》

  

下一篇:当时只道是寻常

  

本文标题:宋冬野------诗意的行者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99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