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在命运之弦上独舞------读《半生缘》有感

在命运之弦上独舞------读《半生缘》有感

作者:烟雨芦荻 2016-02-19 17:16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读到第四本张爱玲,心中便泛起隐隐的酸涩来。比之于前几本中短篇断断续续若有若无的浏览、翻阅,这本长篇的《半生缘》竟令我孜孜读了三四天,一鼓作气地啃完了。    张氏笔下的众生,无论是上海水门町洗洗涮涮的小门小户,还是香港中西合璧的花园洋房,无不潜藏着千丝万缕的小女人心思和叮叮当当的生活气息。一个杯子的光影,一条毯子的温度,一碗羹汤的心机都能成为张爱玲小说中不可小觑的特写。人物们活跃在喧闹不堪的市井繁华里,爱恨纠葛也好,阴谋诡计也罢,皆形成了张氏独有的文学风格,令人读之如闻其声,如临其境。 

       



     读到第四本张爱玲,心中便泛起隐隐的酸涩来。比之于前几本中短篇断断续续若有若无的浏览、翻阅,这本长篇的《半生缘》竟令我孜孜读了三四天,一鼓作气地啃完了。

       张氏笔下的众生,无论是上海水门町洗洗涮涮的小门小户,还是香港中西合璧的花园洋房,无不潜藏着千丝万缕的小女人心思和叮叮当当的生活气息。一个杯子的光影,一条毯子的温度,一碗羹汤的心机都能成为张爱玲小说中不可小觑的特写。人物们活跃在喧闹不堪的市井繁华里,爱恨纠葛也好,阴谋诡计也罢,皆形成了张氏独有的文学风格,令人读之如闻其声,如临其境。

       《半生缘》,一部堪称经典的文学名著,情节设置可谓独具匠心,即使它的思维来源于《汉普先生》,却在作者的一支妙笔的描绘下成为了中国本土风靡一时的海派小说。不得不说,这是张爱玲的成功,更是读者之幸。

       小说的线索很明了,即沈世钧与顾曼桢的爱情悲剧。围绕着这条线索,作者又分别叙述了祝鸿才与顾曼璐,许叔惠与石翠芝,张豫瑾与蓉珍几人的悲剧。小说伊始,人物关系非常清晰,只是在顾曼桢探望病重的姐姐之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曼桢被关了禁闭,世钧娶了石翠芝,叔惠留美,原本清晰可见的几条感情线索纷纷紊乱,几个人的命运从此天翻地覆。

       女人的嫉妒心是可以毁灭一切的,哪怕她嫉妒的对象是自己的亲妹妹。曼璐为了巩固自己在祝家的地位,为了改变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张豫瑾成为自己妹夫的可能,便和丈夫祝鸿才合伙葬送了曼桢的幸福,并狠心地将她幽禁,归还妹妹的订婚戒指于世钧,天真地认为她可以凭借着曼桢的孩子来控制祝鸿才和曼桢本人。一个纯良的少女,迫于生计而不得不与恋人解除婚约,并毅然决然地堕入烟花粉巷,无疑是勇武且高大的。但她却为了解除自己生活上的忧虑而赔上了一手培养的亲妹妹的幸福,实在令人不寒而栗。她的爆发是在探望曼桢而被曼桢甩了一个耳光之后:“我也是跟你一样的人,一样的姊妹两个,凭什么我就这样贱,你就尊贵到这样地步?”她自己多年来周旋在各色男女之间,牺牲了自己才供养了一大家子人的吃穿用度。她认为妹妹有必要为姐姐牺牲一点,她甚至忘了,妹妹的尊贵也是自己一手栽培出来并引以为傲的。然而,在赤裸裸的现实面前,她必须选择牺牲妹妹来保全自己,就像当年她牺牲自己保全大家一样。

       心意相通未必修成正果。许叔惠与石翠芝的恋情是不为人所知的,除了沈世钧的大嫂无意间遇见过一次之外,就连沈世钧自己听了也绝不会上心。许、石二人是全书中爱得最隐晦的一对,他们见面的机会很少,看过一场电影,爬过一次山,通过两封信,仅此而已。叔惠默默关注着翠芝与一鹏订婚、退婚,与世钧订婚、结婚生子的种种变化,却因门第的悬殊而屡次伤心,最终留美进修。远走他乡,原可以重新开始的他,却因为始终忘不了石翠芝而娶了与她脾气相似的伊娃,虽然最终离异,但个中滋味,只有叔惠自己最能懂得。一个情商极高的开心果,可以是仗义的朋友,却极难变成故事的主角。他躲在世钧的身后默默帮衬着他,却隐藏着难以启齿的秘密,任由苦涩的泪水暗自流淌而不说与他人。这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啊!也只有叔惠能够承受,换了世钧,不知是怎样的狼狈和尴尬,怎样的穷于应付,怎样的窘迫难安。

       “我们都是寂寞惯了的人。”曼桢如此评价自己和张豫瑾。她的橄榄枝本是属意于沈世钧的,后来的种种,让她不得不给祝鸿才生了孩子,又因为这孩子不得不自杀一般地嫁给了祝鸿才。曼桢从来没有远离过水深火热,从姐姐出嫁的时候开始,她便懂事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为了减轻世钧的压力,她将婚期一拖再拖,以至于让祖母和母亲怀疑起沈世钧的用心来。她的善良,不仅仅是对沈世钧。她体贴地考虑到姐姐的感受,屡次隐瞒张豫瑾的消息,她尽其所能地对张豫瑾尽东道之谊,让他误以为她对自己有意思。这样一个美丽善良、温和坚韧的女子,偏偏被命运捉弄得毫无尊严。莫名得被亲生姐姐欺骗,原本可以美好的人生一下子黯淡了起来。逃出祝家,她以为可以通过世钧而重新做人,却听到了世钧已婚的消息。好不容易自立了,却因为儿子的一场病不得不屈就嫁给她憎恶之极的姐夫。命运给她设置了一个幽暗陷阱,她却把自己推向了另一个更加幽暗的陷阱里。直到她憔悴不堪,才发现这一切都是错的。

 十四年一晃而过,许叔惠和石翠芝举酒共醉,黯然伤神:“都是我害了你……”

     十四年弹指一挥,沈世钧和顾曼桢坐在桌子的两边,默然垂泪:“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十四年沧海桑田,被一张桌子隔为永恒。一抬首,仅见我毕生仰望,并痛心所失的,你的眉弯。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解读《侍坐》

  

下一篇:静听凄楚悲歌------读《呼兰河传》

  

本文标题:在命运之弦上独舞------读《半生缘》有感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99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