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解读《侍坐》

解读《侍坐》

作者:烟雨芦荻 2016-02-19 17:16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侍坐》一篇叙述简洁,却将孔子、子路、冉有、公西华、曾皙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令人读之感受颇多。    首先,我感受到了孔门弟子在孔子儒雅的道德标杆下谦和、机智的行事风格。在本篇中,子路莽撞可爱,冉有、公西华沉着老练,曾皙淡定从容。每一位学生都在孔子的循循善诱之后说出了自己的理想,这其间不乏儒家中庸谦和的处事原则,比如冉有与公西华的发言就非常显著地体现了这一点;而曾皙的超脱则显现于一个细节当中,即“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之句。孔子门生三千,其中才能卓著者数十余人,他们有着不同的个性,却很少有人对孔子持

  《侍坐》一篇叙述简洁,却将孔子、子路、冉有、公西华、曾皙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令人读之感受颇多。

       首先,我感受到了孔门弟子在孔子儒雅的道德标杆下谦和、机智的行事风格。在本篇中,子路莽撞可爱,冉有、公西华沉着老练,曾皙淡定从容。每一位学生都在孔子的循循善诱之后说出了自己的理想,这其间不乏儒家中庸谦和的处事原则,比如冉有与公西华的发言就非常显著地体现了这一点;而曾皙的超脱则显现于一个细节当中,即“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之句。孔子门生三千,其中才能卓著者数十余人,他们有着不同的个性,却很少有人对孔子持有非议。由此不难看出,孔子是一个极具人格魅力的师长。他渊博、善辩、遵循礼仪,是一个很具感召力的长者;他与学生同甘共苦,常教之以礼乐,是一个亦师亦友的同伴。曾皙的一个舍瑟而作的动作,无疑将孔门所倡导的谦逊、礼仪、仁爱集于一瞬,令身为师长的孔子睹之甚悦,这是十分合乎情理的。

       在孔子的时代,教育就是教给学生立德、立功、立言,如此方可立身。老师与学生朝夕相处,他们常以身行来感化学生,将立德纳入考量学生的第一标准里。儒家倡导温和仁爱,只有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中才能改变学生的行为习惯,从而引导其学知识,学本领。这是一种慢热型的教育模式,它能磨练学生的意志,铸就学生的人格,提高学生辨别是非曲直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它并不以技术的优劣来单方面考量学生。老师与学生处的久了,自然有自己喜好选择,学生亦会为了引老师注意而发奋完善自我。

       当今的教育,所谓的师生不过是仅仅靠课堂上短暂的45分钟维持的关系。即便是身为班主任的教师,亦有着不可过分干涉学生生活的各种尴尬。学生的在校时间完全被学知识、练文化所占领,哪里还有立德、立言的空间?信息的大量摄入,知识的无效重复,受教育战线的冗长无疑是扼杀学生生命的罪魁祸首。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在这种低效率的劳作中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与热情。师生之间很难做到心灵的交流,一是没有时间交流,宝贵的课堂时间是用来灌输知识的;二是双方均疲于交流,因为除了班主任,学生很难与另外的多个任课老师之间建立良好的交流氛围。受教育者与施教者之间长期脱节,以至于双方常处于分歧与矛盾冲突之中却无从解开。这是现代教育的弊端,更是造成现代受教育者“立德”这一门重要功课的缺失的直接原因。

       第二,我感受到了孔子在政治打击与执着理想中的淡定斡旋。古人云:“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孔子入仕不成功,这是众所周知的。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治国之才,短短的鲁哀公三月执政就能看出孔子的非凡才能。周游列国是孔子的无奈之举,虽然孔子处处碰壁,但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抱怨与退缩。“以天下为己任”,是儒家学子的终极信仰。孔子带领着学生数十年间追逐自己的理想,如松柏般不畏严寒、刚毅执着。当他听到了学生们的理想之后,内心定是欣喜的,因为他们正在陆续说出了自己多年以来想做而做不到的东西。 子路、冉有、公西华是从为政者本身的角度来描绘理想的,而曾皙则是从民众的角度,即仁政的获益者的角度来描绘理想的。前三者表述具体,却仅为施政者的发号施令,曾皙则讲出了民众在仁政的春风里沐浴歌咏的活生生的现实。一个是纸上谈兵,一个是实际操练,这是本质的区别。所以孔子说:“吾与点也。”这便是其中缘由。

       孔子的心里,一直存着一个“仁”的理想。他深知这个理想对于他已然是遥不可及,所以他苦心孤诣地培养理想的接班人,并身体力行地将这种理想灌输给学生。虽然他不能亲自施政,但却能由学生们代替他去扶持列国国君,显然是一个不错的结局,他深知仅凭他一人之力无法改变各国国君贪婪好武的习性,于是便将自己优秀的教育成果推向各国,让他们去做敢于担当的仁者。“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当各国的使者纷纷邀请孔门弟子出山执政的时候,孔子的理想就在一步步接近了。孔子的睿智,莫过于此。

       第三,我感受到了曾皙的人格魅力。他好学多问、温文尔雅、聪慧机智。我一直认为,在做完“舍瑟而作”的动作之后,曾皙一定施拱手礼于孔子,然后悠悠地吐出自己的理想,朴实、真实、名符其实。曾皙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他发觉了老师“哂由”的表情;曾皙是一个智慧淡泊的人,因为他的理想不仅仅可以解读为“大同社会的缩影”这一个答案。我认为,曾皙是用一种极其隐晦的方式将孔子周游列国而抱负难酬的心态讲了出来。“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是曾皙为孔子勾画的一幅美梦,在这个梦里没有纷争,没有劫难,没有诸侯侧目,只有一片太平康乐。孔子动容了,他被曾皙的这幅康乐图所打动,从而更加坚定了他追求康乐的决心。

   曾皙是一个善于读心的人,他能读到老师的内心世界;曾皙又是一个坚守自我的人,他说出的正是自己的淳朴理想。如今,我们也能从消极避世的角度去解读曾皙。我们惊讶地发现,曾皙的康乐图上仅寥寥数人。这不就是一幅小国寡民的原生态图景吗?我们更惊讶地发现,在前三者对宏伟理想做完了各种富有心机的陈述之后,曾皙的言辞显得微观而具体,单薄而游离。我认为这正是曾皙聪明的所在,他说出了一个多元的答案,便可以自圆其说地随意解释。听者想要汲取什么,就可以从曾皙的言谈中获得什么。在侍坐的四人组合里,曾皙是将中庸之道玩得最好的一个。

       我看曾皙,则不是“太平康乐”,更不是“小国寡民”,而是淡泊超脱。这是一种“任尔千变万化,唯我岿然不动”的超脱。外界的品评是虚浮的流云,内心的安宁才是立身的根本。曾皙的言行举止无一不在表露着这样的一种信息。

   《论语》里有很多经典的章节,一一品来,收获颇多!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覆巢完卵的凯歌------读《精神的雕像------西南联大纪实》

  

下一篇:在命运之弦上独舞------读《半生缘》有感

  

本文标题:解读《侍坐》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99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