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贾探春:志高精明的艰难奋斗者

贾探春:志高精明的艰难奋斗者

作者:烟雨芦荻 2016-02-19 17:16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探春是贾府里的千金小姐,却仍有自己不便示人的尴尬。一边是锦衣玉食的养尊处优,一边是赵姨娘隔三差五的无理取闹,探春夹在高贵的父系荣耀与卑微的母系耻辱之间终日苦恼,偏又生得一副顾盼神飞、文采精华的标致模样,又一腔旁人难以企及的抱负与心胸:“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的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的一番道理。”她并不像迎春一样逆来顺受,更不像贾环一样碌碌生事。她本分行事,懂得取舍张弛,深受贾母与王夫人的疼爱,是大观园里十分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探春是贾府里的千金小姐,却仍有自己不便示人的尴尬。一边是锦衣玉食的养尊处优,一边是赵姨娘隔三差五的无理取闹,探春夹在高贵的父系荣耀与卑微的母系耻辱之间终日苦恼,偏又生得一副顾盼神飞、文采精华的标致模样,又一腔旁人难以企及的抱负与心胸:“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的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的一番道理。”她并不像迎春一样逆来顺受,更不像贾环一样碌碌生事。她本分行事,懂得取舍张弛,深受贾母与王夫人的疼爱,是大观园里十分难得的管理人才,王熙凤的左膀右臂。

    仅从探春的秋爽斋陈设中,我们便不难看出她的性情。小说第四十四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便将秋爽斋的陈设写得十分详细了。文中用“素喜阔朗”四字来评探春的陈设风格:“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 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阔朗中不失典雅与华贵,甚至有些奢靡。一个足不出户的千金小姐,又并非嫡出,屋子里竟有如此之多的古玩珍品,米芾的画、颜鲁公的真迹竟也在其列,足见她在贾府人心中的分量定不会轻。从秋爽斋的敞亮布置不难看出探春性格里豁达的一面,而它的考究与精致又透着主人的胸襟抱负。庶出的探春并不受其母多方挑唆的影响,内心拥有向往高雅的情怀,实在难得。而其居室中各类物品的精妙又显示出她内心中那份标榜高贵的强烈愿望。

     若单单是表象的标榜高贵倒也无奇,偏偏探春做到了真正发自灵魂的向往高贵。这从她时时、处处的拥戴王夫人、公允管家、得体行事、创意结社便可窥见一些。

     首先,探春与王夫人的关系是一种母女温情下的互相求取。王夫人的女儿元春入宫,她身边虽有宝玉,但毕竟是个儿子,不比女儿贴心。探春的亲娘实在不着调,又不能给女儿任何正面的影响,她给探春带来的只有无尽的麻烦与羞辱。所以探春只能攀附王夫人。王夫人需要一个小棉袄,探春需要一个更高贵的妈,两人之间便达成一种无声的默契。探春有意靠拢,王夫人便乐的享受这从天而降的母女情分。

      至于说探春的攀附,在小说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起残红》中便可窥见一二。探春央宝玉帮她带字画玩意,宝玉无意透露出赵姨娘抱怨探春不做鞋给贾环的事情来:“正经环兄弟,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见,且做这些东西。”探春便说了一段十分值得玩味的话来:“他只管这么想,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就是姊妹兄弟跟前,谁和我好,我就和谁好,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虽说赵姨娘有千般不是,探春作为女儿,一心攀附王夫人的倾向也是十分明显了。她的心中有一杆秤,谁对她好,她便对谁好,谁给她尊严,她便效忠于谁。而这两样东西偏偏是她的亲娘赵姨娘皆给不了她的,所以她心中只有老爷、太太,也是情有可原的了。

     而令王夫人最终开始注意探春的,则是在《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士绝鸳鸯偶》一回。贾母错怪了王夫人,众人皆不敢劝,其余姐妹纷纷散去,唯独探春上前劝阻:“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子如何知道?便知道,也推不知道。”一通话说得贾母连忙认错,对王夫人迭迭称赞。王夫人处于尴尬境地,挺身解围的竟是庶出的探春,这样的联盟在关键时刻起到了极佳的作用,它无疑更加牢固了探春在王夫人心中的地位。就连王熙凤都赞叹:“好个三姑娘!我说他不错。只可惜他命薄,没托生在太太肚子里。”“太太疼他,虽然面上淡淡的,皆因是赵姨娘那老东西闹的,心里却是和宝玉一样呢。”这更从侧面反映了王夫人与探春联盟的牢固。

     其次,探春的个人才干是贾府上下有目共睹的。关于这一点,小说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便用了大量笔墨来写它。因凤姐小月,王夫人便命李纨、探春、宝钗管家,吴新登家的藐视李纨老实,探春又是年青的姑娘,便将赵国基的赏银问题投给她们,试探她们的办事才干。李纨老实,很快就将她“尚德不尚才”的弱点暴露了出来。探春则不然,命吴新登家的查旧账来看,按规矩赏了自己亲舅舅二十两丧葬银子完事。赵姨娘来闹,探春便讲了一段极其明理的话来回她的母亲:“这是祖宗手里旧规矩,人人都依着,偏我改了不成?也不但袭人,将来环儿收了外头的,自然也是同袭人一样。这原不是什么争大争小的事,讲不到有脸没脸的话上。他是太太的奴才,我是按着旧规矩办。说办的好,领祖宗的恩典、太太的恩典;若说办的不均,那是他糊涂不知福,也只好凭他抱怨去。太太连房子赏了人,我有什么有脸之处;一文不赏,我也没什么没脸之处。依我说,太太不在家,姨娘安静些养神罢了,何苦只要操心。太太满心疼我,因姨娘每每生事,几次寒心。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有我乱说的。太太满心里都知道。如今因看重我,才叫我照管家务,还没有做一件好事,姨娘倒先来作践我。倘或太太知道了,怕我为难不叫我管,那才正经没脸,连姨娘也真没脸!” 随后她又说:“谁家姑娘们拉扯奴才了?他们的好歹,你们该知道,与我什么相干。”“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那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我倒素习按理尊敬,越发敬出这些亲戚来了。”短短几句话,便将自己与赵国基、赵姨娘的关系撇的干干净净,轻轻松松地迈进了王夫人的阵营中。

     当然,探春有她的苦衷,故千方百计的表现,令王夫人与众人疼她、敬她。她只想做好太太交待的事,从而取得更多的信任。偏偏自己的亲娘挑头来闹,惹得她落泪不止,有苦难诉。

     探春是个实干家,更是一个善于改革的有心人。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识宝钗小惠全大体》中,探春便与宝钗合力将大观园中的许多问题解决掉了,虽都是些小事情,但兴利除弊,不仅于奴才们有益,于太太的事有益,更于探春自己的前途有益。

     在贾府这样一个尊卑有序的封建大家庭里,探春用自己多年的表现辛苦经营,越来越接近权力的中心,越来越举步维艰。但她并不放弃自己的奋斗,办事公允,温和机敏。一个年轻的实干家逐渐在大观园中成长起来了。

     第三,探春又是一个具有远见卓识,怜恤下人的人。管家的经历让探春迅速成长了起来,对账目的熟知让她对贾府的实际情况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所以当她在听说王熙凤带人抄检大观园时便悲从中来:“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谁料想她竟一语成谶,道出了贾府的未来。因为深知家中情况,又见众人如此行径,探春的心中自然有种“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感触。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能将许多大道理娓娓道来,连伶牙俐齿的凤姐都无以应对,足见其见识与厉害。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幸好,他不曾来过你的青春

  

下一篇:覆巢完卵的凯歌------读《精神的雕像------西南联大纪实》

  

本文标题:贾探春:志高精明的艰难奋斗者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99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