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触不及的话题

触不及的话题

作者:金桔酱 2016-02-19 16:00 来源:金桔酱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这是一个触不及的话题。不对,这是一个不能触及的话题。很久很久以来,我都不愿提起,就像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比喻,或许是你有没有过害怕的一些
这是一个触不及的话题。不对,这是一个不能触及的话题。很久很久以来,我都不愿提起,就像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比喻,或许是你有没有过害怕的一些东西?

我最怕看的电视节目就是《养生堂》类型的节目,节目里往往请了好多神医。神医说:千万不能小看耳鸣,耳鸣导致大疾病! 他又说:手上起湿疹,小心是金属深中毒的迹象。他还说:舌头卷起来,背面的两条血管,如果是黑的,人的血管就堵塞了。

往往这时,难免会对号入座,因为谁人能没有一点小毛病。所以每每调到了《养生堂》这类节目,我一定会换台。

那是我不能触碰的话题,是生病亦或是灾难?谁人又愿意提到那些让人黯然神伤的话题?

24岁的阿琳是个惜命的女孩,不敢坐飞机,害怕除了人以外的一切活物甚至蚂蚁飞虫,害怕所有危险的事情,被迫害妄想症重度患者,10级。可以说在阿琳23年以来,她没有经历过任何人世间最痛苦的——生离死别。

要说有,应该是在小学二年级的那一次。印象很深的,阿琳的数学从小就不好,中午放学被数学老师留下来完成算数题,这是阿琳的父亲匆匆赶来把阿琳接走去参加阿琳太太的葬礼。

葬礼上,白色的碗碟,白色的花圈,白色的衣服,黑色的遗像……阿琳跟我说,她最有印象的是白色的云片糕甜甜的。阿琳心情有点复杂,不用被留堂她是开心的,但是家里人都面带愁容,让她小小的心灵第一次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该如何去整理自己的表情?

阿琳太太是阿琳妈妈的外婆,太太人很好,爱吃糖。经常会偷偷塞给阿琳几颗甜甜的软糖,阿琳和姐姐阿千经常会到太太的小屋里偷糖吃。印象中的太太,满头白发,两只脚被裹的小小的,在家里就是做事擦地。

那日,阿琳随父母去太太那里吃饭,吃完饭阿琳躺在太太床上,闲来无事阿琳掀开太太的枕头,发现太太的枕头下面藏着好几张旧社会已经不流通的人民币,鬼使神差般,阿琳偷偷的把钱放进了自己的兜里。晚上回家前,太太把阿琳的妈妈叫到房间里,说:这里有一块小被子,你拿回去。妈妈再三推辞:太太不用,您留着吧。这样,阿琳就随父母回家了。

到了家门口,阿琳对妈妈说:妈妈,你看我有钱!阿琳拿出从太太枕头里偷拿的纸币交给妈妈。妈妈问:死丫头,你从哪里拿的! 阿琳把从太太枕头底下拿钱的事情如实跟妈妈说,妈妈马上回道太太家把钱还给了太太。到太太家的时候,阿琳的外公外婆和太太都着急的在找钱,阿琳的太太说,这钱是要留给大姐上大学用的。阿琳妈妈说:孩子太小,不懂事。太太对不起。 这时,阿琳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虽然她明白这钱不能上大学,但是小小的他第一次感到羞愧和可耻。

临走的时候,太太又拿出那块小被子,交给阿琳的妈妈,说到:小妹,这块被子你拿回去用。 没有推辞,阿琳的妈妈拿走了被子。

凌晨的时候,电话铃急响。挂下电话,阿琳爸爸说,太太去世了。阿琳被叫醒,她不明白,她只知道是死了。阿琳大大的啊了一声,就随父母去到了太太家。

去到太太家,太太躺在床板上,阿琳妈妈吩咐阿琳跪在太太的床边,阿琳的几个姐姐也都跪在旁边哼哼的出声,阿琳也学着她们哽咽了几句。阿琳的妈妈大哭,叫喊着奶奶奶奶。一边说着:我就不该要奶奶的被子,奶奶把东西送人,肯定是想好了要去的,我不该啊。

一切像是有预兆一样,阿琳隐约听到大人们说,太太是自杀的云云。她太小了,她不懂。她只觉得会不会和自己拿钱的事情有点关系。小学二年级的阿琳,第一次有了种冥冥之中的感觉。

葬礼上,阿琳的姐姐阿千问阿琳:阿琳你想哭嘛?你要说实话。阿琳摇了摇头。阿千说:我也不想。

什么是生死,哪能是一个小孩能够体会的。看到大人们的撕心裂肺,这段记忆阿琳能一字不差地说给我听,阿琳说,那时的天气,每个人脸上的眼泪,葬礼的场景,数学老师的相貌,那天的衣服,所有的一切,她都记得……

有谁又能说的清生死呢?24岁的阿琳到现在也说不太清。

过年前,阿琳接到父母的电话,说久卧在床的外公身体不行了,肺部积水的严重,恐怕撑不过过年。阿琳立马买了票回家见外公,外公躺在病床上,眼睛也不睁开,呼吸的时候粗喘着气,痛苦万分。阿琳在旁边喊着外公:外公,我回来看你了,我是阿琳。外公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工作,阿琳待不了很久便要马上回家,在家里的那几天,外公的生命迹象还算稳定。离开的时候,阿琳在外公床边,对着外公的耳朵喊到:外公,我是阿琳,我回北京了,等我过年回来看你。神奇的是,外公竟然回应了一声:好。这声好让阿琳放心的回去了。

这段时间正是阿琳上班忙碌的时间,本来和父母说好,把父母接来,也能帮阿琳分担一点琐事儿。阿琳真是忙得不可开交,早出晚归,什么时间都没有。但是因为外公的原因,父母不敢离家。

那日,阿琳回家。阿琳的男友说家里水管爆了,屋里淹了,到处都是水。阿琳回家的时候,家里的地板好些都翘了起来,阿琳不知所措,和男友大吵一架,随即跟父母视频说了水管的事情。

父母自然是心疼阿琳,阿琳对着视频嚎啕大哭,阿琳父亲当时就生气了,说到:就是你爸,躺在床上,我们也不能走去照顾孩子。父母的心疼自然是对的,阿琳的哭自然也只是发泄。

早晨,阿琳收到姐姐阿千的微信,外公凌晨过世了。

说不上什么感觉,阿琳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去上班的。妈妈的电话打来说:外公就是心疼你,知道你一个人在北京不容易,不想拖累你,不想拖累我们。

阿琳木然,她不知道如何应答。这一顶大大的帽子扣在阿琳的脑袋上,她喘不过气。她也不是害怕,她不想去想这其中千丝万缕的联系。

阿琳想起小时候太太去世的场景。

这好像就是阿琳不能触及的话题。

老人为什么会迷信鬼神,年轻人又为什么沉迷星座。阿琳和我都不敢去深想那些事情。

关乎生命,关乎生死。

我和阿琳都敬着又畏着,就讲一次这个故事说给你听。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月在夜空里

  

下一篇:马丁的早晨

  

本文标题:触不及的话题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93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