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萧红:世界待我如草莽,我要绽放如夏花

萧红:世界待我如草莽,我要绽放如夏花

作者:真小佳 2016-02-19 13: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文/@真小佳我想讲三个关于萧红的故事。1931年7月的某个黄昏,男青年受报馆主编之托,前往东兴的旅店看望萧红。门房把他引到了长长甬路尽头的一间屋子门口。男青年敲了两下门,没有动静,稍待片刻又敲了两下。门忽然开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门口中间直直的出现了,有一双特大的眼睛盯着男青年,那人微微颤抖地问:“你找谁?”男青年回答“张乃莹”,不等邀请就走进了这间散发着霉味的小屋。萧红拉开昏黄的灯,男青年认真的打量了她一眼,她穿着一件褪色的单长衫,小腿是赤裸的,怀着身孕的体形,看得出不久就要分娩了。男青年把主编给的书和介

文/@真小佳

图片来自网络

我想讲三个关于萧红的故事。

1.

1931年7月的某个黄昏,男青年受报馆主编之托,前往东兴的旅店看望萧红。门房把他引到了长长甬路尽头的一间屋子门口。

男青年敲了两下门,没有动静,稍待片刻又敲了两下。门忽然开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门口中间直直的出现了,有一双特大的眼睛盯着男青年,那人微微颤抖地问:“你找谁?”男青年回答“张乃莹”,不等邀请就走进了这间散发着霉味的小屋。

萧红拉开昏黄的灯,男青年认真的打量了她一眼,她穿着一件褪色的单长衫,小腿是赤裸的,怀着身孕的体形,看得出不久就要分娩了。

男青年把主编给的书和介绍信交给萧红,萧红定定地把信看了不止一遍,手指在不停的颤抖。“原来您是报馆的,您是三郎先生,我刚刚读过您的文章!”

男青年不语,起身正欲离开。萧红却说:“我们谈一谈……好吗?”男青年迟疑了一下,终于又坐了下来。

不想,两人一番晤谈,却谈出了爱情。

这个男青年是正是萧军,那时萧红21岁,被爱情撞得天晕地眩。这段恋情成为萧红一生爱情经历中的最为激荡的一曲,也是萧红一生中为数不多的美好时光,哈尔滨人流穿梭的中央大街上无不烙印下这对年轻人的幸福笑容。

可惜好景不长,萧军的大男子主义和多情的作风让萧红心生间隙,两人为此经常争吵。不仅如此,萧军脾气暴烈,有时竟将萧红打得鼻青脸肿。爱人外遇、蛮横家暴,都被萧红摊上了。

最后萧红悲愤离开,结束了和萧军6年的同居生活,只身东渡日本,在东京写下了一篇《孤独的生活》。

2.

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萧红对萧军发出最后通牒:“若是你还尊重我,那你对T须要尊重。我只有这句话,别的都不要谈了。”

萧军想要跟萧红单独谈谈,萧红不肯,硬要约T陪同。于是纠结的三角恋一起去散步了。

“我们到公园里去走走吧!”萧红建议。萧军不肯,也不许T跟着去。萧红只好一个人愤愤地走进了公园的林阴深处。突然后面传来萧军的呼唤声,萧红哑然不做声,和一直跟在身后的T走开了。

走到丛林密集处,萧红转身对T说:“我和萧军彻底分开了。”然后掩面痛哭起来,把怀有萧军孩子的事情告诉T。

T听后不由得大喊一声:“天哪!”便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把萧红紧紧地搂住怀里,浑身发抖地说:“你,你怎么能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啊……”萧红依在T的怀里,更加痛苦地哭起来。

这个T,是萧红和萧军的共同好友,端木蕻良。

萧红怀着孩子和萧军分手后,大着肚子转而和端木蕻良结了婚。这是萧红一生中唯一一次正式婚姻。然而这个男人依旧没能给她带来情感的慰藉和安全感。端木蕻良曾数次抛下她遁走,即便在战乱中和病危时也是如此。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春节里大快朵颐,不如干了这碗茶泡饭

  

下一篇:书评|想读懂《百年孤独》,不妨从这本书开始

  

本文标题:萧红:世界待我如草莽,我要绽放如夏花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90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