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好莱坞的历史

好莱坞的历史

作者:粽小喵 2016-02-19 12: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每个人都可以是好莱坞电影的专家。我们不可能不是,因为四处都有好莱坞。Hollywood美国导演JohnFord于1964年接受BBC采访时说:『好莱坞之所在不是以地理来命名的。她在哪儿,我们真不知道。』因为拥有银幕权力以制作电影的场地遍布世界。也许你更熟悉这种说法:『美国人殖民了我们的潜意识。』研究好莱坞不仅仅是在研究它本身。基辛格曾说:『全球化骨子里其实只是美国支配角色的另一个名称。』好莱坞何以在美国乃至全球取得成功的?电影研究作为方法论的局限性20世纪末,新古典经济学的保守论述声称:好莱坞在国际间取得

每个人都可以是好莱坞电影的专家。

我们不可能不是,因为四处都有好莱坞。

Hollywood

美国导演 John Ford 于1964年接受 BBC 采访时说:『好莱坞之所在不是以地理来命名的。她在哪儿,我们真不知道。』因为拥有银幕权力以制作电影的场地遍布世界。

也许你更熟悉这种说法:『美国人殖民了我们的潜意识。』研究好莱坞不仅仅是在研究它本身。基辛格曾说:『全球化骨子里其实只是美国支配角色的另一个名称。』

好莱坞何以在美国乃至全球取得成功的?

电影研究作为方法论的局限性

20世纪末,新古典经济学的保守论述声称:好莱坞在国际间取得成功的因素,与其讲大白话(narrative transparency)一般的故事的能力有关,加之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数量庞大的移民,这样的混合造就了好莱坞电影生来具备『普遍性』。

主流电影的研究方式(文本分析、复合心理、资产阶级商业史的混合)不足以分析好莱坞崛起的根本原因。因为电影研究方法大多数时候没能将清晰地表达批判政治经济学以及文化政策的题旨。如果把视野拓宽到不同学科上去,就能获得更加本质的认识。

电影在20世纪可以被并列于领土、语言、历史和教育,成为一种文化附加物,与此同时,它也是多种文化工业的聚合,表现出过『国家-资本』寻租(rent-seeking practices)的倾向。

因此我们必须要问的是:好莱坞真的给予了人们他们想要的世界吗,还是通过垄断资本主义企业进行运作的?

全球文化风貌的演进与扩散

在现代国家形成以前,早起的资本主义已经存在,当时的文化风貌由宗教或语言组成。当时以欧洲为中心的言论被以文字的形式传播开来。

随着媒介的演化,美国的流行文化得以扩散至世界的速度不断加快。收音机问世40年才进入5000万家庭,电视用了大约30年的时间,而Internet只用了四年的时间。

随着全球化对空间与时间的压缩,『原住民』所经历的帝国军事支配演变为了一种『美国化』的企业集团支配。

好莱坞发展史

1915年到1916年,美国出口影片的长度从3600公尺增加到了1亿5900万尺。1916年国务院设立了一个电影分支部门。1918年,国会通过了the Webb-Pomerene Act,在美国境内不能合法运作的组织可以合法地在海外运作。

1920年,好莱坞的主要输出国是英国、澳洲、阿根廷与巴西,美国联邦政府也在海外使馆设定了商业办事员,这些做法符合当时共和党政府的不干预主义,但是实质上代表了美国资金、电影及产业的利益,藉此它也达到了政治目的。到1930年代,海外收入已经占了好莱坞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收入。

国家需要好莱坞的胜于对氢弹的需要。好莱坞在谋取利润之外,同时肩负了政治意图。

二战之后,对于第三世界的商品、大众文化及经济与政治组织的成形,好莱坞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文化帝国主义

正如Gilles在《文化战争》中所说:『美国感兴趣的不仅仅是输出电影,还有输出其生活方式。』

在早期现代社会,美国可以说是反文化帝国的大将,他主张建立独立国家,并且大力发展美国文学,拒绝保护外国文学作品,因为这将会阻碍自己的印刷商和出版人获得利润。这是一种双重对立的混合,但它很快就以媳妇熬成婆的逻辑,加诸于他人。

Primo在1999年称,最近数十年来,美国因为控制了通讯社、广告公司、行销研究以及民意,也控制了视听贸易、科技、宣传、电信及安全设备,也就控制了文化的意识领导权。

在1960与1970年代,文化帝国主义的论述收到了不结盟运动(Non-Aligned Movement)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响应;与此同时,第三世界国家要求建立资讯的新国际秩序或是一种新世纪资讯与传播秩序(NWICO),电波频谱应该更加公平的分配,媒体应作为发展与民主的工具,并非商业工具。1985年,英美双双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声称它过度政治化,失去了合法性。由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高层开始刻意地与NWICO保持距离,NWICO的影响力在政治上与知识上的影响力均江河日下。

反思NWICO之所以容易遭遇各方面的挑战,原因在于它对资本主义、后殖民的情境、内部与国际阶级关系和国家角色的理论化有所欠缺。同时,它坚持所有的文化样貌都应该是相对均等的,这让沙文主张有所不快。

从NWICO对文化帝国主义提出批判的角度看,他们总是企图拔高自己的市场力量,却以民族文化自觉的呼声作为门面来装点。然而他们也很快察觉,这样的文化观大多数时候已经成为文化官僚的特许状,文化也为之窒息而偏狭。

事实上,流行文化糅合本土文化的能力不容小觑。文化商品形式的高妙之处,部分在于其生命周期极长,也可以重新打包之后,适应新的环境条件。本地化的形式是为了找到『文化-经济』的聚合点。

1980年代的印尼本土电影《西童》将好莱坞当成模仿的对象,片中充斥着开着快车的青年文化,操着一口英文。

这说明,好莱坞重新塑造了文化认同,促进了文化生产的同质化。

似乎,全球化根除了差异,体现了文化间同质、差异,整合、碎片的辩证关系。但我们必须问:这样的全球化服务了谁?显而易见的是,只有好莱坞有能力在全球范围内协调各方完成文化生产的国际分工秩序。

全球化——GATT, WTO与全球商业对话

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 (GATT) 即关税与贸易总协定,在1940年代末期以来,它就是众多新国际金融与贸易的化身之一。

GATT协助了资本主义的重新结构。虽然GATT在1961年曾短暂设立小组讨论电视节目,但它还没有体会到与服务有关的贸易(Trade in Service, TIS)的重要性。

1993年底结束的GATT谈判,排除了视听产品的开放,认为文化不应过度商品化。但是好莱坞在国际间叫卖商品的动力并没有就此打住。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流动的盛宴——全球化景观遐想

  

下一篇:从零开始学Axure原型设计(高级篇)

  

本文标题:好莱坞的历史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86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