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流动的盛宴——全球化景观遐想

流动的盛宴——全球化景观遐想

作者:粽小喵 2016-02-19 12: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全球化有时间意义,也有地理意义。它是一种历史的延续,也充满了变化。安德森在《想象的共同体》中描述了这样一种情景:群体受历史限制而想象,建构出多元世界,我们大都活在想象的世界中。在麦克卢汉预言的『重新部落化』时代,全球化文化景观如同流动的盛宴。它是一番什么模样呢?凹凸不平的世界当一座城入睡时,另一座城还很清醒。《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弗里德曼说:『世界是平的。』这句话背后暗示着,无论我们居住在世界的哪个位置,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参与者』。距离不再是问题,新的通讯技术为我们提供了通向世界任何角落的渠道。但这一论

全球化有时间意义,也有地理意义。

它是一种历史的延续,也充满了变化。

安德森在《想象的共同体》中描述了这样一种情景:群体受历史限制而想象,建构出多元世界,我们大都活在想象的世界中。

在麦克卢汉预言的『重新部落化』时代,全球化文化景观如同流动的盛宴。

它是一番什么模样呢?

凹凸不平的世界

当一座城入睡时,另一座城还很清醒。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弗里德曼说:『世界是平的。』这句话背后暗示着,无论我们居住在世界的哪个位置,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参与者』。距离不再是问题,新的通讯技术为我们提供了通向世界任何角落的渠道。

但这一论断每天都在被挑战着——人们总是倾向于往更发达的地区迁移。

学者理查德·佛罗里达认为,全球化并不意味着平等的参与。事实上,在人口分布、经济发展、学术引用量、专利数量等维度上看,世界都是『凹凸不平』的。

世界『凹凸不平』的人口分布

世界『凹凸不平』的专利分布

因此,现在和几十年前,最大的不同并非是世界更平了,而是世界上的『崛起的山峰』变得更加分散了。

在一些人眼中,今天世界更平了,是因为山峰之间的经济和社会距离缩短了,强者之间的交流沟通使得世界对于少数幸运者而言是平的了。

然而『世界是平的』这一理论的合理性在于,全球各地的人有更多机会参与到全球经济中去,但是当新兴经济体从不平衡的全球化中得到了最多的利益时,它们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负面因素的影响。

当那些被困在山谷中得人们抬头仰望山峰时,财富、机会和生活方式上日益拉大的差距直接对他们造成了冲击。

但如果坚持说『世界是平的』,我们就无法直面全球化导致的各种问题,只有理解了世界不平衡的本质,我们才能着手解决问题。

全球文化流的五大向度

世界不是平的。

全球文化经济不能再用现有的『核心-边缘』等简单模型加以解释了,而要把它看做一个复杂的、交叠而又裂散(disjuncture)的秩序。

一位名为Appadurai的学者在《消失的现代性》中提出,我们通过五大景观向度来观察这一裂散的秩序。之所以用『景观』作为后缀,是因为这些地景流动而不规律的形态。

  • 族群景观 (ethnoscapes):主要指旅行者、移民者、流亡者、外来劳工及其他流动团体和个人所构成的变动世界的景观。

  • 科技景观 (technoscapes):全球的科技也处在流动的状态下,不受其影响边界,在国家间出入自如。

  • 财金景观 (finanscapes):全球资本的配置比其他景观更为神秘,因为金融市场眼花缭乱地进出国家边界,分秒之间的微小差异都会造成截然不同的巨大后果。

  • 媒体景观 (mediascapes):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个人和团体可以出于自己的利益运用媒体。这些媒体景观最重要之处在于它们为全世界的观者提供了大量且复杂的影像,叙事和族群景观。

    媒体景观试图构建出他者的叙事和可能的原型叙事,这些幻想可能成为占有和迁居欲望的前奏。

  • 意识形态景观 (ideoscapes):不同的民族国家在演变过程中用不同的关键词来组织他们的政治文化。

族群景观、科技景观和财金景观的全球关系在深刻意义上说,都是裂散的,不可预测的,因为这些景观都依循自身的限制和诱因而运作,同时每个景观之间也相互影响,互为条件。媒体景观和意识形态景观进一步折射了这些裂散的结构。

『去帝国』的陷阱

在全球化的演进中,『西方』和『东方』的二元对立根深蒂固。然而这样一种『他者』思维,在去殖民、去帝国的过程中,有可能走入另一个极端。

台湾学者陈光兴在《去帝国:亚洲作为方法》中指出,当新兴民族国家用自身的文化作为一种方法去对抗所谓的西方霸权时,我们正落入了帝国主义的『二元对立』的陷阱。

而这正是他们渴望我们相信的——你只能是你,我才可以是我。

黑皮肤就只能是『黑皮肤』,他们永远成不了『白皮肤』。

一旦对话对象移转,多元化的参考架构逐渐进入我们的视野,渗入我们的主体性,或许西方问题的焦虑可以被稀释,批判的生产性或许能够多元展开。

参考文献

  1. Florida, R. (2005). THE WORLD IS SPIKY Globalization has changed the economic playing field, but hasn’t leveled it. Atlantic Monthly, 296(3), 48.

  2. Chen, K. H. (2006). Towards De-Imperialization: Asia as Method. 陳光興. (2006). 去帝國: 亞洲作為方法.

  3. Appadurai, A. (1996). Modernity al large: cultural dimensions of globalization(Vol. 1). U of Minnesota Press.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产品经理常用的那些图

  

下一篇:好莱坞的历史

  

本文标题:流动的盛宴——全球化景观遐想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86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