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听说,你又原谅自己了?

听说,你又原谅自己了?

作者:夏苏末 2016-02-19 10: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周末在外闲逛,在广场看到一位衣着时尚的老人在陪着孩子玩耍,孩子很小,走路的时候有些晃,因为太兴奋跑起来,不可避免的摔在了地上。孩子坐在地上揉了揉眼睛,裂开嘴巴正准备嚎啕大哭,老人迅速跑过去将孩子搂着,一边扶起孩子,一边责怪道:“都怪这个破地板,把我们家宝宝都摔疼了,奶奶打它。”说着就用脚跺了跺地板。孩子学得有模有样,皱着棉花糖一样白嫩的小脸,双手攥成小拳头,右脚卯足了劲向地板踩去。仔细想想,这样转嫁错误的责难,不止是发生在孩子身上,在成年人的世界更是多见。穿过一条车水马龙的柏油路,慵懒的槐树沉默地打着盹儿

周末在外闲逛,在广场看到一位衣着时尚的老人在陪着孩子玩耍,孩子很小,走路的时候有些晃,因为太兴奋跑起来,不可避免的摔在了地上。孩子坐在地上揉了揉眼睛,裂开嘴巴正准备嚎啕大哭,老人迅速跑过去将孩子搂着,一边扶起孩子,一边责怪道:“都怪这个破地板,把我们家宝宝都摔疼了,奶奶打它。”说着就用脚跺了跺地板。

孩子学得有模有样,皱着棉花糖一样白嫩的小脸,双手攥成小拳头,右脚卯足了劲向地板踩去。

仔细想想,这样转嫁错误的责难,不止是发生在孩子身上,在成年人的世界更是多见。

穿过一条车水马龙的柏油路,慵懒的槐树沉默地打着盹儿,年轻的姑娘垂首走在路边,右手拎着复古色的包包,左手拿着几份简历,步履不停嘴巴也没闲着,一边走一边跟同伴抱怨:“看看咱们这个破专业,这都两个月了,简历投了无数,愣是找不到一份心仪的工作。都怪我爸妈,当初报志愿的时候说就这个专业就业前景好,结果毕业了处处吃闭门羹。要不是他们帮我做了错误的选择,我根本就不用承受这种艰难。”

卖饰品的街边摊,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铺在地宝石蓝的绒布上玲琅满目,手镯、手链、戒指、发夹等整齐地摆放在一起,摊主水嫩的俏脸染着薄怒,她正在抱怨她的伙伴:“昨天补货的时候我跟你说多拿一些盘发夹,你非得不听,结果这一上午咱们什么都没卖就盘发夹全卖光了,要是你昨天肯听我的话,现在也不会眼睁睁错过几单生意了。”

街角的咖啡店,隔壁桌坐着一对情侣,女人的声音如她的长裙一样漂亮,可惜负性情绪破坏了这份美丽,她正在向男朋友发难:“你为什么总是这么不争气,我想买的衣服,我喜欢的鞋子,通通买不了。别的女生轻易就能获得的东西,我却只能饱饱眼福,凭什么呀?哎,自从跟你在一起,我的生活质量都下降了。”男人拉着女人的手一直在低声道着歉,女人则喋喋不休。

你没有过上你想要的生活,于是,你就按照你生活的去想,将自身的错毫无道理地归咎出去。

既然对专业的选择不够满意,感觉就业前景一片惨淡,学校转专业申请的考场上为什么并没有你的身影,弥补不足的选修专业课上也未见你埋头苦读。读高中时候,你可以怪罪父母选了一所烂学校,但是大学毕业的你依然只知道怪罪,也只能责怪自己,因为在这么漫长的日子里,你没有为生命注入新的东西。

如果对生活的规划那么笃定,预见前路光芒万丈,认定盘发夹就是比其他首饰热销,在遇到反对意见的时候为什么不见你据理以争?车走车路,马走马路,理性分析是聪明人的砝码,敢想也敢做是强者的秘笈。你这个有砝码的聪明人,做了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事后最该埋怨的难道不该是你自己吗?

那位埋怨爱情降低了生活质量的姑娘,你要知道认同最基本的层次就是实体事物认同,既然把你的欲望投注在幻影里,就该做好幻想随时破灭的心理准备。个体的独立表现在清醒而自知,始终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爱人可以信赖而不能依赖,向往果实的丰盛就会粒粒皆辛苦地去播种,安全感在你自己手里,将盲目的不愤不甘转嫁给对方不是强悍是虚弱。还有那些挣扎在不幸婚姻里,对嚷嚷孩子‘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离婚了’的女人,也是同样是虚弱的,没有承受的担当,没有改变的勇气,只能将自身的过错转嫁出去。

其实,当你对别人发出责难的时候,往往也会造成对自己的二次伤害。

我的朋友辛逸告诉我,她小的时候常常会遭到父母的打骂,家里的玩具坏了,钱包里的钱少了,新买的衣服破了个洞,诸如此类的事情,都会遭来一场责骂或体罚,他们从来不肯听她的解释。朋友说,这种不断被人否定的感觉,像雾霭笼罩着她的人生。而她的家也是常年硝烟弥漫,父母永远在互相指责,自己犯了错也会怪罪到对方身上。比如,初二那年家里准备换新房,父母分别看上了两个小区,各持己见争执不断,好不容易母亲妥协了,结果双方又在对旧房的处理问题吵得不可开交。后来,父亲坚持卖掉旧房子的三个月,房子遭遇拆迁,母亲埋怨父亲一意孤行不听人劝,父亲梗着脖子骂母亲是事后诸葛亮,争吵升级成肉搏,夫妻双双都挂了彩……

辛逸高考那年报考了距离家乡很远的学校,独自在异地求学直到工作,这期间遇到的任何麻烦,她从来没有对父母说过一句,因为她知道这不仅得不到丝毫安慰,还会遭到父母严厉的批评。自从辛逸去了外地,父亲最常说地一句话就是“你不是能耐着吗?”大学毕业那年,辛逸在下班回来的地铁上丢了钱包,囊中羞涩的她吃了一个月调味料蘸馒头也没跟家里透漏丝毫。她说不想跟家里说,并非是害怕父母担心,而是他们知道以后只会责怪她粗心大意,咎由自取。

现在的她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寡淡而矛盾,辛逸每周固定时间给父母打电话,每月发下来工资会给父母汇款,看到合适的衣服也会给父母邮寄,可是因为长久累积在心底的否认盘踞在心底,辛逸很少回家。偶尔回趟家,父母开口依旧是批评,虽然言语里藏着关切,单薄如蝉翼,即使彼此有爱也被岁月切割得七零八落,这样的状态对彼此而言难免遗憾。

可能我们每个人身边都有这样一群人,看似强悍独立牛逼,其实比常人更脆弱、敏感、不堪打击,思维模式套着硬壳儿,习惯性抱怨生活的种种不如意,严于律人又宽容待己。遇到对方转嫁过错的指责和埋怨,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体验,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哪有那么多愚公费力去掰你坚硬的保护壳呢。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年轻如你,为自己的生活做过备份吗?

  

下一篇:你以为生活就是豆瓣的文艺小组吗

  

本文标题:听说,你又原谅自己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82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