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在魔都听周易课03 | 先生后

在魔都听周易课03 | 先生后

作者:非禅 2016-02-19 08: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话说上回老小蛋与众人论《易.复》义不合,提前退场,不带走一片云彩,转眼间早是踪迹全无。那班主任孔小庄被晾在讲台上,好不尴尬。幸有机智的朱小西一句不相干的“老师,什么时候可以吃饭?”,瞬间扭转乾坤,所谓“时来天地皆协力”,让孔老师有台阶下,让教室重又恢复生气。这一下,似乎连孔老师自己都觉得饿了。看官不知底里,或者要问,吃顿饭急个啥子嘛!你们这些糖水里泡大的孩纸有所不知,古语说得好:山中一日,地上千年。又有姓丁名令威者,本辽东人氏,入山学道有成,化鹤归辽,停于城门华表柱上徘徊不去,有少年举弓欲射之,鹤乃飞,回

3 四海千山皆拱伏 先生后醒尽题名

话说上回老小蛋与众人论《易.复》义不合,提前退场,不带走一片云彩,转眼间早是踪迹全无。那班主任孔小庄被晾在讲台上,好不尴尬。

幸有机智的朱小西一句不相干的“老师,什么时候可以吃饭?”,瞬间扭转乾坤,所谓“时来天地皆协力”,让孔老师有台阶下,让教室重又恢复生气。这一下,似乎连孔老师自己都觉得饿了。

看官不知底里,或者要问,吃顿饭急个啥子嘛!你们这些糖水里泡大的孩纸有所不知,古语说得好:山中一日,地上千年。又有姓丁名令威者,本辽东人氏,入山学道有成,化鹤归辽,停于城门华表柱上徘徊不去,有少年举弓欲射之,鹤乃飞,回翔空中而作人语:“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遂高上冲天。

本文中一干人物,亦身居在非此非彼的理念世界之中,其时间流逝程度,也正与读者的相异。你看个微信弹指而过,却怎知那佛经上有云:“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他们那边是降维空间,一举一动得要耗费老大功夫,怎地不饿呢。

那孔小庄倒也聪颖过人,正好趁竿下树,借题发挥,说的还是未尽的《复》卦之义理:

“同学们,记得我们以前学过《泰》卦,伊格九三爻辞讲:‘无平不陂,无往不复’。‘复’,这是天地运行的规律,天地之心、一阴一阳循环之理。故物不可终尽,剥穷上反下,乃受之以复。但物性初起之际,均不可轻举妄动,那些君子吧,就居易以俟命,而小人,行险以侥幸。我们讲,格物致知的目的,是为了掌握规律,不是知道一下就好。《泰》九三后面又讲:‘艰贞无咎’,乃们懂伐?意思是大家能坚持听课到现在不容易,是属于拎得清的,狭气好;‘勿恤其孚’,那些打退堂鼓的小朋友就让他们去,不要管他;顶顶要紧的是——‘于食有福’,你们马上就可以开饭啦!”

“噢耶,赞啊,开心……”此话一出,全场一片沸腾,人人欢欣鼓舞,连几个趴桌上呼呼大睡的同学都秒醒过来,有点人甚至夸张地拿出了肾六手机准备拍照po食物……

孔小庄一看情势不对,“事情正在起变化”,格哪能来三!敢情这帮小赤佬把课堂当成美食群了啊!连忙喝止道:“等一歇,等一歇!让我几句话讲完再去领便当好伐?!”随后他指着后排瞬间又准备趴回课桌的韩小婴问:“你,给我讲讲看,古代把有智慧懂道理的人称之为先生,这是什么道理!”

这韩小婴是个老油条,聪明过人,虽然还处于小脑值班的状态,可一开口,嘀嘀呱呱的京片子就来:

“禀告老师您呐,叫他‘先生’就等于说他是‘先醒’,不是说日语せんせい。没听过一耳朵道术的人,对于成败得失糊里糊涂的,不知乱之所由,眼昏耳鸣,就跟喝醉了二锅头似的。所以当国君老大的,有先生,有后生,有不生。

“我姥爷那会儿,楚庄王每次在朝堂上开常委会合计事儿,总是脸拉得跟苦瓜似的。申公巫臣磕头问他说:‘爷,脸色不好,是痔疮病犯了还是咋得咧?’庄王回答:‘别瞎叨叨,我说正事儿呢!寡人听说,诸侯们若能自觉找饱才贤士当老师的,可以称王,能自个儿结交善人诤友做哥们的,可以称霸,只有傻缺吧,偏爱跟不如自己有德行的人厮混,迟早要亡国。像寡人我这样不肖的家伙,让你们哥几个发表个意见吧,你们话都说不利落,张口闭口只会‘大王英明,大王高见,臣怎么就想不到呢…’,所以我担心啊。’像庄王这种水平、这种作风,不当个大领导也难,威服诸侯,这就是‘先生’的典范。

“我姥爷那会儿,宋昭公倒台,逃出国都,对司机说:‘吾知道自己这次流亡的原因了。’这个司机挺没礼貌的,头也不回,问:‘是啥呀?’昭公说:‘吾以前穿着套阿玛尼礼服,旁边几十个助理站好,个个说:吾家老板,天生丽质,威武霸气,哦耶。等到吾发个言做个指示来一通重要讲话,朝臣数百人,也没有人不诚惶诚恐地赞叹:吾君,真是圣人也。吾里里外外都见不到自己的过失,所以才落得今天这个地步。’于是宋昭公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改变操守,端正行为,安行仁义,遵守道德,不出二年,美名重新传闻于宋国,宋人又把他请回去做国君,死后给他谥为昭。这就是‘后生’的榜样。

“还有还有,我姥爷那会儿,郭国的国君出奔,也对他司机说:‘我渴了,想喝水。’司机捧上清酒。郭君又说:‘ 我饿了,想吃东西。’司机送上肉干白饭。郭君吃就吃了吧,还不停地问:‘哎呀,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有准备呢!’司机回答:‘俺是平时储备的。’问:‘干嘛平时要储备这些个呀?’ 司机也实诚,就直说了:‘这不预备着你流亡时,半道儿口渴肚子饿嘛。’郭君听了,觉得不是一回事儿啊:‘敢情你知道我会流亡啊?’司机:‘对啊。’‘啊!知道咋不好好劝寡人啊?’司机:‘您呐,您就喜欢人家拍马屁,花好稻好的,人家说几句批评的话就板脸。我若是那时候脑子一热,劝您一回,那还当场不脑袋搬家,先走一步,挨到现在谁服侍您啊?’郭君听了,当下就登鼻子上脸了:‘嘟!大胆!我他妈的今儿就亡国了,那照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缘故?’司机一看画风不对,连忙换了口气:‘爷,俺觉得吧,您之所以亡国,是因为水平太高。’‘噫?水平高么只有好咯,怎么反倒亡国呢?不要瞎讲八讲!’司机不慌不忙,继续说:‘是因为天下人水平都太差,就您老人家一个人水平高,所以才玩不转啊。’郭君听了十分满意,趴在后座上语重心长地叹息了好久:‘天妒英啊才啊!朕非亡国之君,而当亡国之运啊!文武之臣人人可杀啊……’就这么说着说着从叹息变成梦话,头枕着司机的膝盖竟然睡着了。司机可真不打算跟他一般见识了,膝盖换成马鞍,撇下郭君一个,自个儿悄悄走了。郭君这种无野外生存能力的大蛀虫,便身死在莽莽大野中,为虎狼所食了。这说的是‘不生’的人——他爹妈不如不生他。”

孔小庄一听,哦哟,脑子蛮灵光的嘛,反应蛮活络的嘛,就说:“讲得好,视诸往以知来者,那么我刚才做啥要问你这个问题呢?”

韩小婴这时候已经门儿清了,于是乃曲终奏雅说:“启禀孔先生,您问我这个问题,当然是要我阐发《复卦》卦大义——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在魔都听周易课04 | 相逢藕

  

下一篇:在魔都听周易课02 | 悟彻反

  

本文标题:在魔都听周易课03 | 先生后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75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