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大寒 | 风乎节气

大寒 | 风乎节气

作者:非禅 2016-02-19 08: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大寒节气,冷(lǎn)得不想写字。“长乐老人”冯道有诗赞曰:“朝披四袄专藏手,夜覆三衾怕露头。”确实就是这个情况。那如何应对呢?《碧岩录》载:有僧问洞山禅师:“寒暑到来如何回避?”山云:“何不向无寒暑处去?”僧云:“如何是无寒暑处?”山云:“寒时寒杀阇梨,热时热杀阇梨。”阇梨即指的是僧人你。大寒是十二月的中气,也是全年24节气的最后一个。时近岁末,《夏小正.十二月》记载物候是:鸣弋。弋也者,禽也。先言“鸣”而后言“弋”者,何也?鸣而后知其弋也。元驹贲。元驹也者,蚁也。贲者,何也?走于地中也。纳卵蒜。卵蒜也

大寒节气,冷(lǎn)得不想写字。

“长乐老人”冯道有诗赞曰:“朝披四袄专藏手,夜覆三衾怕露头。”

确实就是这个情况。那如何应对呢?

《碧岩录》载:

有僧问洞山禅师:“寒暑到来如何回避?”

山云:“何不向无寒暑处去?”

僧云:“如何是无寒暑处?”

山云:“寒时寒杀阇梨,热时热杀阇梨。”

阇梨即指的是僧人你。

大寒是十二月的中气,也是全年24节气的最后一个。时近岁末,《夏小正.十二月》记载物候是:

鸣弋。弋也者,禽也。先言“鸣”而后言“弋”者,何也?鸣而后知其弋也。

元驹贲。元驹也者,蚁也。贲者,何也?走于地中也。

纳卵蒜。卵蒜也者,本如卵者也。纳者,何也?纳之君也。

虞人入梁。虞人,官也。梁者,主设罔罟者也。

陨麋角。盖阳气旦睹也,故记之也。

所谓虞人入梁,可以参看《国语.鲁语》的一段话,说:

“古者大寒降,土蛰发,水虞于是乎讲罛罶,取名鱼,登川禽,而尝之寝庙,行诸国,助宣气也。”(古时候,大寒以后,冬眠的动物便开始活动,水虞这时才计划用鱼网、鱼笱,捕大鱼,捉龟鳖等,拿这些到寝庙里祭祀祖宗,同时这种办法也在百姓中间施行,这是为了帮助散发地下的阳气。)

看,这个理由找得多高尚。

如今北方也正是冬捕节,据说可以上溯到辽代、元代,头鱼卖出多少多少万元。其实大可说,三代便是如此。而且那时,头鱼只能献给国君。

《燕京岁时记》载:

每至十二月,于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四日之内,由钦天监选择吉期,照例封印,颁示天下,一体遵行。

也就是政府部门开始放假歇工了。

封印之日,各部院掌印司员必应邀请同僚欢聚畅饮,以酬一岁之劳。故每当封印已毕,万骑齐发,前门一带,拥挤非常,园馆居楼,均无隙地矣。

然后大家都搞年会,光明正大地吃吃喝喝。

印封之后,乞丐无赖攫货于市肆之间,毫无顾忌,盖谓官不办事也。亦恶俗也。

小偷看准不作为便猖獗,居民同志们只好看好你的钱包、关好你的门窗。

封印之后,梨园戏馆择日封台,八班合演,至来岁元旦则赐福开戏矣。亦所以歌咏升平也。

……戏剧之外,又有托偶(读作吼)、影戏、八角鼓、什不闲、子弟书、杂耍把式、像声、大鼓、评书之类。

……大鼓、评书最能坏人心术。盖大鼓多采兰赠芍之事,闺阁演唱,已为不宜;评书抵掌而谈,别无帮衬,而豪侠亡命,跃跃如生,市儿听之,适易启其作乱为非之念。有心世道者,其思有以禁之也!

最后这段,可见清代就有很多志愿加入广电总局的正义先生,对文艺作品的导向提出了深刻的批评。

儿童之读书者,于封印之后塾师解馆,谓之放年学。

不过别得意,有寒假作业的,要自觉。明朝开国大学士宋濂教育晚辈后学说: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罢了,听听也觉得不开心了。

二十三日祭灶,古用黄羊,近闻内廷尚用之,民间不见用也。民间祭灶惟用南糖、关东糖、糖饼及清水草豆而已。糖者所以祀神也,清水草豆者所以祀神马也。祭毕之后,将神像揭下,与千张、元宝等一并焚之。至除夕接神时,再行供奉。是日鞭炮极多,俗谓之小年下。

热闹是热闹了一回,鞭炮的PM2.5散了,人也坐定了,穷人家仍旧是一声叹息:

嗟我妇子,曰为改岁,入此室处。(《豳风.七月》)

可怜我老婆孩子,说是过了旧年换新年,可还在这蜗居陋室里住!

宋人汪莘有《行香子·腊八日与洪仲简溪行其夜雪作》,曰:

野店残冬。绿酒春浓。念如今、此意谁同。溪光不尽,山翠无穷。有几枝梅,几竿竹,几株松。

篮举乘兴,薄暮疏钟。望孤村、斜日匆匆。夜窗雪阵,晓枕云峰。便拥渔蓑,顶渔笠,作渔翁。

这是用诗化的眼光看待生活。记得丰子恺还是哪位前贤说的,风景只宜画中看,人若不知深浅,真入到画中,才发觉,湖水是臭的,柳树上掉下几条毛虫,亭子里一地瓜子壳……它满身的烦恼就都抖搂出来了。

还是说这天吧,可真是冷的,寒潮一波又一波:

白居易有村居苦寒诗为证:

八年十二月,五日雪纷纷。

竹柏皆冻死,况彼无衣民。

回观村闾间,十室八九贫。

北风利如剑,布絮不蔽身。

唯烧蒿棘火,愁坐夜待晨。

乃知大寒岁,农者尤苦辛。

顾我当此日,草堂深掩门。

褐裘覆紖被,坐卧有馀温。

幸免饥冻苦,又无垄亩勤。

念彼深可愧,自问是何人。

读书人惭愧,但也无可奈何。记得朋友欧南发过朋友圈引过一句傅青主的话,道是:

”处乱世无事可做,只一事可做,吃了独蔘汤,烧沉香,读古书。如此饿死,殊不怨尤也。”

这自然是入清后的愤激之语,不宜效仿,而且现在中年大叔吃了独蔘汤,烧了沉香,可以去找小萝莉,何必饿死。

据一些科学与历史学家研究,气候的波动其实和人类的文明与政权更替大有关系。越是反常气候,越多人饿着肚子,就有越多战乱要打。譬如三国,魏文帝要打东吴:

冬,十月,如广陵故城,临江观兵,戎卒十馀万,旌旗数百里,有渡江之志。吴人严兵固守。时大寒,冰,舟不得入江。帝见波涛汹涌,叹曰:“嗟乎,固天所以限南北也!

到了西晋,继续打东吴:

羊祜疾笃,……卒,帝哭之甚哀。是日,大寒,涕泪沾须鬓皆为冰。……南州民闻祜卒,为之罢市,巷哭声相接。吴守边将士亦为之泣。祜好游岘山,襄阳人建碑立庙于其地,岁时祭祀,望其碑者无不流涕,因谓之堕泪碑。

再有《水浒》里说“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这其实是不对的,乃是元人的悬想之词。宋代徽宗时期不幸正进入一次小型的冰河世纪,平均气温低了两度,于是连北方游牧民族也耐不住苦寒,只好向南拓展生存空间了。

从苏轼治理杭州,到周密追忆南宋岁月,都提到临安大寒的雪:

禁中赏雪,多御明远楼(禁中称楠木楼)。后苑进大小雪狮儿,并以金铃彩缕为饰,且作雪花、雪灯、雪山之类,及滴酥为花及诸事件,并以金盆盛进,以供赏玩。并造杂煎品味,如春盘、饾饤、羊羔儿酒以赐。

并于内藏库支拨官券数百万,以犒诸军,及令临安府分给贫民。或皇后殿别自支犒。而贵家富室亦各以钱米犒闾里之贫者。

有闾里贫,也有山家贫,山家贫转指禅僧的精神境界,一无所求,一锥不立。

宋洪觉范著《禅林僧宝传》,记有唐高僧号懒瓒的事迹,说他——

隐居衡山之顶石窟中。尝作歌,其略曰:“世事悠悠,不如山丘。卧藤萝下,块石枕头。”

唐德宗闻其名,遣使驰诏召之。使者即其窟,宣言:“天子有诏,尊者幸起谢恩。”瓒方拨牛粪火寻煨芋,食之,寒涕垂膺(鼻涕垂到了胸口),未尝答。使者笑之,且劝瓒拭涕。瓒曰:“我岂有工夫为俗人拭涕耶?”

我们不是世缘以外的高人,身为俗客,感冒了不仅要拭涕,年底事情多还要坚持上班。但在我心中默默喜欢的,依旧是懒瓒和尚烘的芋艿。

《碧岩录》四十二条记庞居士辞别药山老和尚,山命十个禅僧相送至门首。

居士指空中雪云:“好雪片片,不落别处。”

时有一位全禅僧接口说:“落在什么处?”庞居士便打他一掌。

全云:“居士也不得草草。”

居士云:“你这么着就自称习禅之人,阎王老子可不会放过你(意指其修行并未领悟)。”

全云:“居士作么生?”

士又打一掌,云:“眼见如盲,口说如哑。”

后来雪窦和尚对此则公案评论说:“初问处,就应该握雪团便打。”

这是很玄妙的对话,雪浑然一片,纷纷茫茫,正该是禅人悟入的现量境界。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天涯何处

  

下一篇:在魔都听周易课04 | 相逢藕

  

本文标题:大寒 | 风乎节气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75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