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说说2016的猴年央视春晚

说说2016的猴年央视春晚

作者:匿蟒 2016-02-19 03: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歌舞曲艺从一开始的说唱,似乎就定下了一晚的基调。众多演员轮番上阵,从带数字的政策,到清风满怀,从申奥、到卫星、到大飞机、再到诺贝尔奖,虽然说得很提气,但总体不如前年黄渤一个人的一曲《我的要求不算高》。光说大成就,不说小遗憾,仿佛一片美好,却远离了实际生活,难以深入人心。本质上,我并不反感艺术作品迎合政治需要,强国之音总胜过亡国靡靡,只是不应该降低艺术效果,强行插播广告,还插播那么多。(说到靡靡之音,犹记当年语文课本上有一句“商女不知忘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当年为了“后庭花是什么花”而苦恼万分,语文女老师

歌舞曲艺

从一开始的说唱,似乎就定下了一晚的基调。

众多演员轮番上阵,从带数字的政策,到清风满怀,从申奥、到卫星、到大飞机、再到诺贝尔奖,虽然说得很提气,但总体不如前年黄渤一个人的一曲《我的要求不算高》。光说大成就,不说小遗憾,仿佛一片美好,却远离了实际生活,难以深入人心。

本质上,我并不反感艺术作品迎合政治需要,强国之音总胜过亡国靡靡,只是不应该降低艺术效果,强行插播广告,还插播那么多。

(说到靡靡之音,犹记当年语文课本上有一句“商女不知忘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当年为了“后庭花是什么花”而苦恼万分,语文女老师面对全班的疑问不愿多说,网络也不发达。后来明白了老师的囧处,不由感叹:编撰语文书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父子》那一曲,堪比前年的《时间都去哪儿了》。“我心里有满满的爱,可是说不出”——一句道尽父子情。最后两人一拐杖的画面,也画出了父子之情的归处。

——我差点就感动了,如果不是老爸在一旁咻咻咻的话。

不过也好吧,多了个咻一咻,虽然搅了看节目的兴致,但也在电视机外多了许多乐趣。就算没有当时的感动,也不影响这一个节目的品质。

我认为,歌曲最重要的是唱什么,而不是谁来唱。

2010年一曲《春天里》,虽然是由草根组合旭日阳刚来唱,也唱出了一种特别的味道,成为一时经典。而且,鲤鱼打挺、草根翻身的故事,往往更能打动我这辈人,毕竟我们正在打拼。今年似乎是在“谁来唱”这个问题上大做文章,反而少了真正的惊喜。

算了,还是看颜吧。

其实不仅90、00后的年轻人看颜,我父母那辈的老人也看颜。只不过年轻人想看到的是新颜,老人想看到的是旧颜。

相声小品

今年语言节目的硬伤是,不好笑。

《快乐老爸》主线是借找狗之故给一个小孩的妈妈赞助5000块手术费还被小孩找上门正气凛然地拒绝。

这是什么个逻辑,老师同学那是捐,社区大爷的就不是捐?我瞬间觉得颠覆了三观,本来以为自己还算够正,没想到角度还是这么偏!至于细节上,冯巩把去年没被禁的网络新语巡回了一遍。我只想借多年前的网络流行语总结一句:台下观众笑的不是乐子,是寂寞。

《放心吧》似乎是想说说,人与人之间,怎么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了呢?扶老人加诈骗电话,闹出误会然后解决。我只想问,第四个演员出场是想表现什么呢?剧情生硬,笑点不足,连这主题也充斥着反时代的正能量。

难道不是先杜绝诈骗,再提倡信任吗?现在,骗术推陈出新,骗子再刷下限。一些地方上的公安机关涎着脸、变着方地把各种防骗招数变成动画、漫画、小相声,好让辖区内的老百姓警觉、防骗。这种关头,春晚节目不教人防骗技法,却提倡陌生人之间的电话信任,不嫌太早?

《将军与士兵》从表现军人风骨、揭露阅兵内幕的角度看是成功的,但是最后升华部分,台词的瑕疵太严重。在这个超视距的战争年代,高级指挥官哪能带头冲啊?这不是身先士卒,而是不负责任。

口号喊得太生硬,太过时。老百姓都觉得怪异,哪能让军人真的热血沸腾?

《是谁呢》前面都还不错,郭冬临毕竟保持了水准。可是这最后投资不求回报是个什么梗?如果今年的投资人都学他,那么明年就没人投资了。其实要说官场官风,还得数去年2015的《投其所好》。

好贱的郝剑(沈腾),与马里的一幕对捧——“郝科长~~”“马处长~~”——演绎了范进中举式的现代官场丑态,讽得鞭辟入里,骂得大快人心!于是,呃不、我客观点,但是,他今年节目被毙了。

《我知道》说完,我倒还真想出去放炮去了!说一个相声,为了表现一个环保的主题,把幽默都丢了。真想用行为艺术来反讽一下语言艺术,可惜今年没买。两位新人的表演还行,就是内容太惨白。

要是拿雾霾出来说环保,让神秘的有关部门好好难堪一番,定能打动观众、换得满堂喝彩。

这些承载着奇奇怪怪的主题,不好好逗乐的相声小品,占据了太多时间,令猴年春晚失色不少。也难怪,敢在广大观众面前逗一句“武藤兰你认识吗”的郭德纲,上了春晚也只能说一段不好听的铺张浪费。审核的猫腻,也是越来越多。

能乐一乐的也只有弱主题的《快递小乔》和《网购奇遇》了。不过,放在压轴位置的蔡明和潘长江,明显功力不如赵本山,压不住阵脚。本山大叔的小品,往往与时代无关,没有当年的网络流行语(只有次年的),也没有什么尴尬的主题,每年看看都能乐呵乐呵。命题作文式的08年奥运,也能喊出个“奥运会——好!”的经典幽默。

今年的语言节目,让我感到内容生硬说教,演员青黄不接。哪怕是命题作文,也得写好吧?

魔术杂技

今年的魔术,其实也还不错。从一开始的小巧腾挪、晃眼变物,到最后的神来之笔,魔术师的表演和承接都很到位。小撒也在一旁捏币吃糖喝墨水,托得不亦乐乎。

遥想当年,主持人李勇出来用个最初级的入门纸牌魔术,都能骗得全国观众一愣一愣的。后来刘谦出来,带起了一阵魔术狂潮,让所有人一起“见证奇迹的时刻”,主持人董卿也陷入“托儿”风波。现在嘛,对魔术感兴趣的观众,也对魔术有了更高的期待。

我对魔术没有太多的兴趣,只想体验那种刹那惊艳。

《一个魔术爱好者眼中的YIF》,另有一种角度。

今年魔术只有一个,杂技也只有一个。我几乎都快忽略那个唯一的杂技节目了,以为是男子钢管舞。一个男人能练得如此柔若无骨,从小不知多少苦功。

这次的单人杂技,其实不如往年那样令人胆战心惊。但一个仿佛违反了物理学的画面,却成为了我2016年的记忆碎片,铭记久远。

说好的平衡呢?你右手还好吗?

四方分会场

四方分会场的设计,本身只是重拾传统,并无创新之奇。与其说是为了更好的艺术表现效果,或者展现更多民俗,不如说是为了政治需要。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Debian下Vim的编译

  

下一篇:谈谈那些毒害我多年的爱情观

  

本文标题:说说2016的猴年央视春晚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64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