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人间散,天上见。

人间散,天上见。

作者:十四娘 2016-02-19 03: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今天是寒衣节,早上周哥就短信提醒我别忘了给父亲烧纸,父亲走了近十年,晚上烧完纸,倒也觉得冬天没那么冷了。说起周哥,要从他的父亲老周说起,我们两家算世交,大人们的事情我不清楚,不过自打懂事开始,就认得老周和小周。我很少回家乡扬州,父亲在世的时候,倒是有时间就回去看看,老房子在扬州宝应的小弄堂里,老周家也在这个弄堂里,每次回家我们都会大包小包的带着北方的特产,也会给老周家带东西,这是人情往来的基本礼貌,老周会笑着说“瓦住了!瓦住了!”这是宝应话,意思是赚了个大便宜,当然是开玩笑。周哥比我大5岁,我和他倒没什么

今天是寒衣节,早上周哥就短信提醒我别忘了给父亲烧纸,父亲走了近十年,晚上烧完纸,倒也觉得冬天没那么冷了。

说起周哥,要从他的父亲老周说起,我们两家算世交,大人们的事情我不清楚,不过自打懂事开始,就认得老周和小周。我很少回家乡扬州,父亲在世的时候,倒是有时间就回去看看,老房子在扬州宝应的小弄堂里,老周家也在这个弄堂里,每次回家我们都会大包小包的带着北方的特产,也会给老周家带东西,这是人情往来的基本礼貌,老周会笑着说“瓦住了!瓦住了!”这是宝应话,意思是赚了个大便宜,当然是开玩笑。周哥比我大5岁,我和他倒没什么接触,印象里老周总是骂他二五郎鸡的,大概是愣头青吧。我虽然没在扬州生活过,但那的方言好像与生俱来就能听懂,可是我不会说,他们也不太会说普通话。

老周在冷冻肉食厂工作,我们每次回家,他都会送来猪肉、排骨、鸡腿、鸭架等等冷冻肉食,有时是姑姑熬成汤有时是老周在家炖好了再盛过来。餐桌总是丰盛的,又是团圆的时候,大人们说说笑笑喝酒谈天,哥哥姐姐以及周哥会带我在江南的小城里转悠,他们基本不会来北方,他们印象中的北方就是寒冷和粗鲁,会教我宝应话,周哥和哥哥更玩的来,属于娘胎里就会追女孩的人,说着说着就会问有没有男孩子追你啊之类的。我不习惯南方的开放,更多的时候是坐在一边吃着桂花藕和文思豆腐。因为回家的机会不多,相聚的时光就更为难得,所以很快我就了解大家都有着什么样的小心思,每次分别就更惦记下次的见面。

是的,我们都以为这次会有下一次,下次会有下下次。

父亲好像突然就得了脑瘤,放疗、化疗、吃药、手术、疼的时候十分钟打一次吗啡。我正值升学,考试读书去医院一样不落地忙的焦头烂额,不到两年两年能做的不能做的都不能有任何奏效,然后父亲走了。接下来是忙着丧事,试图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当我忘了文思豆腐的味道时,当我们一步一步从离人的情绪中走出来时,母亲接到扬州的电话,老周快不行了,肝癌。那时我高二,已有了手机,第一时间给周哥打电话,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面对死亡如何安慰别人。男孩子虽然悲伤但不会像女生那么矫情,他又比我大,事实上他根本不需要我的安慰,他说妹妹我还一堆事儿呢,忙完了我去天津看你们。老周走的很快,从我们知道生病到离世不到半年时间,也许老周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体,只不过隐忍不发,肝癌是多么疼,没有去医院,没有告诉任何人,当大家都晓得的时候,人生的剧本已写到了结尾。两家人更快的接受了老周离开的事实,宽慰着说父亲和老周泉下继续做好哥俩,有个伴不孤单。

周哥没有继续读书,事实上他也不爱读书,南方人脑子活络,更愿意下海经商,利用老周的人脉做起了倒卖冷肉的生意,供给菜市场等肉铺,倒也忙了起来。没过多久,他来北方看我们,第一站去看天安门毛主席,然后来看我们,带来扬州的酱菜鸭蛋等等,我长高了不少,他也交了女朋友,还嘱咐我考大学去江苏吧,江南好,养人。我说才不,冬天没暖气,我有风湿病。

等我高考的时候,周哥结了婚,娶了个外贸工厂里的小妹。大学我回南方也见了周哥周嫂,这会儿他们开始做着烤肉的生意,租了间小店铺,经营着烤羊肉鸡肉以及一些速食,周哥会了一口流利的北方话,我年龄最小,在一群哥哥姐姐嫂子中自然最受照顾,饭桌上一直给我夹菜,透过鸡汤的氲气看周哥在案板上当当剁肉,我就会想到老周的样子。这么多年人事都有变,老邻里的温暖还在。我在南方没有朋友,那几天周哥周嫂特意休息几天陪我到处去转,瘦西湖、个园、何园、大明寺……临走之前,我买了一对情侣娃娃送给周哥周嫂,周嫂待我也好,也同样送了我礼物。

我计划着大学毕业再回家的时候,一定要送他们个更体面的礼物,可是大学还没毕业,周哥就和周嫂离了婚。周哥打电话给我嬉皮笑脸地说“妹妹,你有那么多同学,给哥哥介绍介绍嘛!”天大的事他好像都能扛过去,但我不得不问为什么离呢,肯定是你对人家不好。周哥苦笑,我买不起房,她想找大款,跟人家跑了。我知道烤肉店的生意时好时坏,也就维持生计,但离买房还差得远。我骂了句,操。然后说,等我毕业回去,咱们喝酒。周哥不能喝酒,在他的印象里,北方人无论男女都是很能喝的。又开朗起来,继续问在学校有没有人追你啊,要是有得让哥哥过过眼之类的。我说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说了几句有的没的,我突然问,我有点想我爸了,你想你爸吗?

他说,嗨,人间散,天上见,早晚的事!

我一听就笑了,书没念过几年,还挺会整词!笑完也明白了,这么多年,他能百折不挠,遇到什么事都没颓过,全靠想得开。

后来周哥又谈了几个女朋友,靠谱的不靠谱的,岁数小的岁数大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被人伤过也伤过别人,换了又换,倒也没再结婚。他说我第一次结婚太早,二婚得慎重;又说哥哥我三十一枝花,想往哪插就哪插。我们都骂他小伙子不学好,越来越下流。他一会露出好女人太少痛心疾首寂寞空虚冷的样子,一会又露出多玩一天是一天婚姻坟墓绝不沾的样子。烤肉店的生意好了起来,房子没买,却从一辆现代换了路虎,南方人好面子,递烟必须小苏中华,学着人家带手表带珠子,真是缺哪补哪,自己的行头好了,身边的女人倒也不缺。我隐约看出点报复的意味,旁敲侧击地问和前妻的关系,他说没联系。可我总觉得他心里没过去。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遇到真心的,每次劝他好好过日子,他的口头禅便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起来换个睡。

他的日子好了起来,但是心里好不好谁也不知道,而且现在离婚也不叫个事。或许怎么高兴怎么来倒是最明智的活法。周哥也会反过来说我,你先管好你自己吧,你看看你那小对象,一个比一个不靠谱!我也无言以对。

在我接触到江浙沪的人中,不在少数的人认为名利场和事业心更重要,有钱比有学问重要,玩得开比找个靠谱的人重要,他说得对,我与其劝别人不如管好我自己。

时不时地我脑袋里就会蹦出“人间散,天上见”这句话。这是警醒也是希望。

我原来是不信轮回的,现在却也觉得,也许每一个遇到的人都是缘分,所以万事好商量,凡事退一步。也许不管今天是敌是友,日后天上或会再见。而自己的所作所为,天上都有人看着。这么想着,便告诉自己要向善,对人善,对自己善。不辜负别人,不亏待自己,也算是警醒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2015.12.31不完全空瓶记

  

下一篇:故梦难续,风雪难归

  

本文标题:人间散,天上见。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64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