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与父沉默

与父沉默

作者:俗家方丈 2016-02-19 02:12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情人节,父亲来看我。父亲进门没有说话,只是把拎来的大麻袋放在地上,然后兀自坐在沙发上。我喊了一声“爸”,他也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我与父亲已经近1年没有见面,上次见面大约也是这个时候,同样因为春节没有回家,于是父亲今年又奔波千里来到我这里。我打量了一眼父亲,发现他比以前更黑、更瘦。父亲170mm的个头,体重从来没有超过120斤。这次看,恐怕也就100斤出头。我想是因为我的无能和不孝,让父亲如此憔悴。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关切,于是打开父亲带来的麻袋整理。这只麻袋起码超过50斤,里面是一个个的小包装。我一件件

情人节,父亲来看我。

父亲进门没有说话,只是把拎来的大麻袋放在地上,然后兀自坐在沙发上。我喊了一声“爸”,他也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

我与父亲已经近1年没有见面,上次见面大约也是这个时候,同样因为春节没有回家,于是父亲今年又奔波千里来到我这里。我打量了一眼父亲,发现他比以前更黑、更瘦。父亲170mm的个头,体重从来没有超过120斤。这次看,恐怕也就100斤出头。我想是因为我的无能和不孝,让父亲如此憔悴。

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关切,于是打开父亲带来的麻袋整理。这只麻袋起码超过50斤,里面是一个个的小包装。我一件件向外拿,有核桃、花生、小米、甚者还有两个大萝卜,全是我爱吃的东西,真是知子莫如父,也许这就是父亲表达爱的方式。

我与父亲之间已经习惯了沉默,从来没有敞开心扉的谈过什么。也许是他的成长经历决定了他的少言寡语,连同影响了我。

爷爷兄妹四人,父母早早就离开了人世,大爷爷一手拉扯大弟弟妹妹。由于没有受到祖上的余荫,所以及至父亲出生,家境过的并不好,勉强挣扎在温饱线上。父亲1962年出生,到了该念书的年纪正好赶上十年动乱,所以书并没有好好读。爷爷也没有读过什么书,正儿八经泥腿子一个,收拾庄稼是把好手,于是父亲的家庭教育就是些“棍棒之下出孝子”、“少言多做”之类。父亲就这样在乡下的田野上野蛮生长着,终于长到16岁辍学劳动。

父亲的第一份工作,看护集体林场。连绵起伏的群山、郁郁葱葱的树木以及林间小屋,成了父亲生活的全部。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想见到一个人是那么难的一个事情,于是父亲学会了与山野为伴。白天,一个人漫山遍野游荡。累了,寻点野味;渴了,喝点山泉。晚上,连电都没有的地方,只能喝点白酒让自己酩酊大醉,以打发无聊的时光。父亲直到现在仍然喜欢饮酒,也许是那时候养成的习惯。父亲的这份工作,也让他认识了各种各样的动植物。现在,我每年都会收到父亲寄来的蘑菇。我知道这是父亲翻山越岭亲手为我采摘,因为他对各种各样的蘑菇了如指掌。

看护集体林场的工作做了一年,然后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父亲做了电影放映员。以前的乡下是没有电影院的,乡下人自然也不会奢侈到去城里看一场电影。乡下的娱乐生活是如此匮乏,人们白天劳作,晚上天黑就睡觉,人活成了木头。面对如此情况该怎么办呢?于是政府成立了流动电影放映队,一个村一个村轮流播放电影,父亲就是这流动放映队中的一员。那个时候机动车辆很少,父亲就骑着一辆大“金鹿”走村串巷。我们那里是山区,路难走并且村子与村子之间的距离并不近,所以每次出去工作父亲都带着自己的铺盖卷,十天半月才回家一次。

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与陌生人在一起又无话可说,于是父亲的沉默也就成为自然。打谷场一般是村子放映电影的地方,放电影的时候那里就成了噪杂的大会场。大爷大妈聊着庄稼收成的闲话,少男少女说着初开的情话,而父亲忙着拉幕、架设设备。早些年,很多村子没有电,甚者需要人力发电。当别人在欣赏电影剧情的时候,父亲在角落里默默踩着人力发电机。当电影结束、人潮退去,父亲还要忙着收拾设备。无论冬夏,日日如此。

后来父亲结婚生子,电影放映员的工作也一直干着,只是住在外面的日子越来越少,无论多晚,都要往家赶。夏天,野草和庄稼疯长,高度往往超过人,父亲就像海洋中的一叶扁舟,骑行在乡间的小路上;冬天,万物静默,路上碰到野兽的机率远远大于碰到人,甚者有几次碰到下山觅食的孤狼,曾经还捡到过被汽车撞死的獾。这样踽踽独行的日子,父亲一过就是十几年。

父亲在家的日子很少,晚上回家我已基本入睡,所以小时候的我与他感情并不深厚。也许是几十年饮酒习惯的影响,我见到他烂醉如泥的日子往往多于清醒的时间。对此,我很是讨厌。母亲也因为这些,经常与父亲争吵。而我,就在目睹一次次烂醉如泥、一次次争吵中长大。10岁那年,我甚至离家出走过一次,我不想继续这样的生活。最终,我还是被奶奶找回了家,只是我与父亲之间更没有话说。

人有时候一天就会长大,父亲应该是在40岁那年真正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那一年,父亲下岗,我正念高中,生活一下子陷入困顿。以前父亲除了饮酒以为,也偶尔吸烟,那一年他一下子就戒掉了。农村的土地并不能收成多少金钱,于是父亲加入了外出打工的大军。这一干就是十年,做的还是最脏、最累的活。他去过贵州的山区修高速公路,在内蒙的严寒下挖过铁矿,在陕西、河北采过石头……这十年,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

我的这十年,高中、大学毕业,然后工作,靠着父亲的坚韧完成,可是我见父亲的日子更少了。我渐渐成人、懂事,也越来越明白父亲的不易。可是,那么多年养成的互相沉默,并没有那么容易消除。我们之间十天半月通一次电话,结果往往无言,简单的问候几句就匆匆结束。我想更多的表达我的情感或者加深我与父亲之间的理解,但是我找不到方法。也许是因为几十年养成的习惯使然,我对父亲任何的关心,他从来不多说一个字,只是简单的应着。但是他对我的关心已是越来越多,从任何一个地方回家,都会带当地的特产给我;家里产的水果,到了季节就会给我送来;甚至学会了电脑,以便我不回家也可以见面。父爱无言,说的就是这种吧。

这次父亲来,我与父亲之间仍然很少话说。也许我该把父亲接到身边朝夕相处,慢慢融化两个人之间的隔阂。但是也有些许变化,比如烫一壶好酒喝至微醺,父亲也会询问一些我的生活、以后的打算,这或许是个好的开端。

每个人都有些美好的愿望,而我,惟愿父亲健康,与我能够谈笑自如。每当看到别人父子如同朋友,我都羡慕不已。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岁月神偷》,岁月不知不觉就偷走了青春,唯有感情能够一直维系。我已经偷走了父亲的青春,不想连互相之间的感情也偷走。不知道我与父亲之间,哪天才能不再互相无言。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豪杰三结义

  

下一篇:那些年,欺骗过我们的三个人生道理

  

本文标题:与父沉默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60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