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张先生和许先生(新年第一更)

张先生和许先生(新年第一更)

作者:可以叫我S 2016-02-19 01:37 来源:可以叫我S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大四下学期,学校开始不上课。大家找工作的找工作,考研的考研。我直接坐火车一路南下,去了一直想去的A市。在找了几天工作之后,我懵懵懂懂地进

大四下学期,学校开始不上课。大家找工作的找工作,考研的考研。我直接坐火车一路南下,去了一直想去的A市。

在找了几天工作之后,我懵懵懂懂地进了一家台企。完全不知道台企有多抠门,活生生被老板面试时表现出的nice模样给欺骗了。

那时候,羞于问爸妈要钱的我,口袋已经空空。一顿八块钱的快餐,要掰成两半来吃。一半当晚餐,另一半第二天带到公司当午饭。

公司有个阿姨,是专门负责打扫卫生和热午饭的。每天她会把冰箱里所有饭盒拿出来,轮流放进微波炉叮好,再放到一边的纸箱里。

中午,我去找我的饭,发现饭盒不见了!不在冰箱里也不在盒子里,四处找了也没有。我惊恐地跑去找前台(面试是她接待,所以只认识她)。

“我的饭不见了!”

她很奇怪,“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

站在旁边的一个男生也很好笑地说“怎么可能会不见?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啊!”

前台说“你再去看看,是不是在微波炉里。”

我跑回去一看,哦~果然在微波炉里呢!

我拿着饭回到座位,那个男生路过,又笑眯眯地说道“S,你的饭找到啦?”

我当时尴尬得很,脸红红的一言不发,好想找条缝钻进去啊。

那个男生,就是张先生,大家叫他V。只比我大一岁,是台湾代表也是国内部的主管。

这种格局有个缺点:不隔音。尤其是当操作部经理骂人的时候,整个公司都回荡着她尖细的大嗓门声。然后呢,行动不便。坐里面的人要出来,必定会惊动外边的人把椅子挪进去一点让出一条路来。

也正因为这样,距离近说话方便,同事之间感情也和谐。中午的时候,我就经常吱地一下转过去,跟国内部的哥哥们聊聊天,蹭点菜吃。

V正好处于走出来所有人都要挪椅子的位置。而我,在最靠近走道的一边。

面对这样一个帅气开朗的少年,怀春少女怎能不动心?不到一星期,我对他的好感度就噌噌噌地往上涨了几倍。

但这时我和他也只是偶尔说两句话的程度。

圣诞节的时候,他回台湾了。一直到元旦后,迟迟不见他来上班,感觉怪想他的。

我去一个楼盘兼职,大冷天不准穿外套,于是就感冒了。

终于等到V回来了,他过来找我说话。我鼻子红通通的,病怏怏的,不想被他看见,不想说话只想逃走。

那时V貌似对我也好,已经记不太真切了。发过这样一条状态“真正爱你的人会让你觉得:就算你是一坨屎,也有能让你昂首挺胸理直气壮的骄傲!”谈不上爱,却真真给过我勇气。大概写的就是他吧。

两个人真正开始有交集,是因为“尾牙”。台湾说的“尾牙”,就是所谓的年会。

公司要求表演节目,我们主管就把我和另一位新同事Stevenson贡献了出来。节目初步订为舞蹈。

我一听,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会跳舞啊!我不会!我不会……”

不是骗人,我天生就身体不协调且记性差。让我去跳舞,就是委婉地叫我去shi !

说到这种跳舞跳操的事情,我就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吐!

以前无意间看了《舞林大会》,发现从来没跳过舞的阿姨大妈都跳起来了,而且跳得非常好!我顿时觉得看到了人生的曙光。咦!大妈的筋那么硬,骨头那么脆,连大妈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所以大一的时候我就兴冲冲地去报了街舞协会。一去,傻了!其他所有会员都有舞蹈基础,就我没有!我以为还要从弯腰拉筋开始,谁知道上来就跳!我一个人天天在最后一排打酱油,笨拙地在那跟着,完全不知道是在干些啥。领舞的人大概也知道我是块朽木,无药可救,从来都不理我。去了几次之后,我自己也觉得没意思,就灰溜溜地退会了。

然后呢,大二的时候开始要做早操了!做早操我还是会的,毕竟做了七八年。可是为什么和我会的那套不一样呢?难道是新的一套?哟,那不错,赶紧学学。

心里很诚实,身体却说着不要。一套操我又很费劲地花了整整了一星期才学会。

这都不是最痛苦的。

真正的噩梦从是我took好朋友“练健美操可以练气质”的建议,体育课很作死地选了健美操开始的。

下台才看到我的V。

一身西装,打着红色领结,简直帅呆!

又主持又抽奖,看他在台上忙来忙去,连饭都没空吃。我倒是吃得挺开心,没有像之前他们说的“吃不饱。”

终于等到年会结束,主管问他有吃饭吗,他说吃了一点点,不用主持的空儿就下台扒了几口。我心疼得要命,想着早预备着一两个面包都是好的,不至于让他饿着呀。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买菜做饭

  

下一篇:剑圣喵之决意

  

本文标题:张先生和许先生(新年第一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57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