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艾苦苦的山和海(一)

艾苦苦的山和海(一)

作者:班超 2016-02-18 11:25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艾老爷子看着窗外抽完了一根烟,外面雾越来越浓了,他必须出发了。

1

艾老爷子看着窗外抽完了一根烟,外面雾越来越浓了,他必须出发了。昨天他答应了下河村的老李头要给他家那头不听话的公猪做个绝育手术的,早晨起床看到窗外有雾便想等雾散了再出发,没想到这雾不但没散反倒越来越浓了。久晴大雾必雨。这点艾老爷子明白,这连续半个月艳阳高照确实有点反常,虽然地处西北,但哪一年九月不得下那么两场暴雨。

大雾里一老一少,一前一后的沿着铁路往下河村走,前面走着的是艾老爷子,后面跟着的是他的宝贝孙子艾苦苦。艾苦苦太小了,步子永远都跟不上前面的爷爷。艾苦苦走着走着就发现前面的爷爷消失在雾里了,于是他就小跑起来跑到爷爷前面,过不了一会爷爷就又会不紧不慢地超过他,他还得再次小跑起来。

艾苦苦喜欢跟着爷爷到处给猪呀驴呀的动物们看病,每次跟着爷爷出门他都像一只摇着尾巴的快乐的小狗,艾老爷子一路带上这个小孙子倒也不寂寞。艾老爷子是个兽医,也是这十里八乡唯一的兽医。这个老兽医相当有文化,年轻时在省城的大学里念过一年书,要不是家里那五亩地和无人照看的老娘恐怕现在境遇会完全不同。这是大家对此人人生际遇的理解。

下河村的老李早就等着艾老爷子来呢,院子里一只哼哼乱叫的猪被绳子绑得结结实实就等着艾老爷子下刀子呢。

艾老爷子一进院子老李头就嚷嚷:

“你个老怂呀,昨天给你交代了又交代让你今天早早来,你看看这日头都到哪了你才磨叽上来。”

艾苦苦知道这日头指的是太阳的意思抬头便看,天上只有白茫茫的一片雾,哪里来的日头。

艾老爷子笑了笑没有答话,看见猪已经绑好了二话不说放下自己背的箱子拿出工具准备干活。工具箱里的东西乱七八糟,常用的就是一把小刀和一把镊子。因为艾老爷子干的最多的活就是撬猪,十里八乡的人也一直把他当成撬猪的看,从没把他当成一个兽医。工具箱里其他东西虽然用不上但艾老爷子也总会带上它们,因为艾老爷子不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撬猪的。要知道兽医和撬猪的可是大不相同,兽医顾名思义就是动物们的大夫,而撬猪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手艺人。就像木匠和木雕艺术家一样。而乡下人根本不管这些它们只觉得兽医和撬猪的是可以直接画等号的。

撬猪其实就是给猪做个绝育手术,如果把猪换成人那撬猪的就等同于过去皇宫里敬事房的从业人员。村里大人和小孩都认为过去的太监都是鸡鸡被割掉的男人,但其实并非如此。太监们被割掉的不是鸡鸡而是蛋蛋。艾苦苦听着爷爷讲这些知识的时候总是不经意地去摸自己的鸡鸡,越摸越觉得爷爷说得有道理。那个年纪的艾苦苦想太监也是需要尿尿的,没了鸡鸡怎么尿?而没了蛋蛋就无所谓了,没又蛋蛋一样尿尿。

艾老爷子在猪的生殖器周围抹上了酒精,摸酒精的时候猪好像还很享受的样子哼哼唧唧的声音都变了。艾老爷子拿出小刀在那地方划了两刀,猪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哼哼唧唧的声音停止了但并没有感觉到疼。你可以看见它眼珠子左右转动似乎还在回味裤裆刚才那一阵冰凉,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告别雄性生涯。由此可见这把刀虽小却锋利无比,同时也体现出了艾老爷子手艺高超。

接着艾老爷子从旁边用力一挤两颗蛋蛋便从那两条小刀口里凸了出来,这个时候猪才感觉到疼痛发出一声惨叫。艾老爷子拿出镊子夹住蛋蛋往出一拉,连接着蛋蛋和猪身体的管状组织都显露出来了,之后手起刀落。这只小猪和他的蛋蛋永远告别了。

艾苦苦站在一旁看着爷爷亮出这一门手艺的时候总是伴随着动物的一声毛骨悚然般的惨叫。这叫声的内容无非两种,虽然艾苦苦不懂猪的语言但可以猜想猪最后大喊而出的要么是:“俺滴娘呀,疼死俺了。”要么就是某个母猪的名字比如花花,丽丽什么的我再也不能和你去高粱地里玩耍了。那个时候艾苦苦觉得猪要表达的意思是前者,后来长大一些后再回想起这些时觉得猪要表达的意思可能是后者。

艾老爷子每次亮出自己这一门好刀法后都能从猪的主人那里拿到几块钱的手术费,给多少艾兽医都“笑纳”。有时候对方囊中羞涩艾兽医也甘愿做义工,只是这猪的睾丸艾老爷子要带走,这一点猪的主人们从来都没有什么反对意见。

艾老爷子今天收成不错,老李头给了他五块钱。那个年月里五块钱不少了,一块五就可以买一包兰州牌的香烟了。外加两颗猪蛋回家拿大葱一炒又是一道下酒的好菜。于是一老一少,一前一后又沿着铁路往回走,浓雾已经渐渐散去,而天空并没有出现太阳,看来一场大雨在所难免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艾苦苦的山和海(二)

  

下一篇:有爸也是家

  

本文标题:艾苦苦的山和海(一)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29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