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们去南方

我们去南方

作者:班超 2016-02-18 11:25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们知道自己年少,生怕说的每一句话,在别人眼里都是年少无知。

1

高三是个季节。这句话是宝哥说的,宝哥经常说这种很有哲理的话。他说高三对于那些学霸来说就是秋天,收获即将来临。对于我们来说则是冬天,是四季中最难熬的一个季节。我和宝哥都喜欢冬天,因为它离春天最近,到了春天一切都是新的。

宝哥是我大哥,他不许我这么叫他,他说我们是兄弟没有大小。可我还是喜欢叫他宝哥。

认识宝哥是从一辆山地自行车开始的。高一快结束的时候,我买了辆二手的山地车。

那时学校里有一伙高三的痞子专偷这种自行车。我知道有这么一伙人,所以格外小心,除了自行车本身带的一个锁之外,我另买了两条链锁挂在上面。

由于我的保护措施比较完善,在学校里一辆接着一辆山地车丢失的情况下,我的山地车完好无损,一直到暑假来临的时候。

那天放学后,我一直和几个朋友在教室里斗地主,天快黑下来的时候才战斗完毕,准备回家。

走到车棚后,发现几个高三的痞子正在撬我自行车的锁,三道锁已经撬开了两道。我喊了一嗓子“这是我的自行车!”那几个痞子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搭理我继续撬锁。很明显这已经不是偷了,改明抢了。

我又喊了一句:“再撬我去门房喊保安了。”其实想想喊保安来又能怎么样,保安是个70多的老头,每天最重要的任务,是给校长养的那几盆夹竹桃浇水。

果然这几个痞子也觉得我说了句废话,其中两个向我走过来,抓着我的领子,给了我两耳光。挨了那两耳光,我的确老实了不少,一句话也不敢说,看着他们撬我的锁。

就在他们撬开第三把锁的时候,一个身影窜了出来,那个画面至今难忘,就像电影一样。宝哥一脚直接将其中一个痞子当场踹倒,之后从地上捡起一条被他们剪断的锁链,和剩下的厮打在了一起。

我一直是个胆小的人,从小到大,受了什么欺负,从来没有替自己出过头。但那天我鬼使神差地冲了过去,和那帮痞子打了起来。

我和宝哥鼻青脸肿地坐在南湖边抽着烟,那辆自行车完好无损停在旁边。我们俩被那帮高三的痞子揍得都不成人样了,幸好教导主任下班晚路过伸张了正义。但我们仍然觉得这辆自行车,是我们自己用拳头争取来的,尽管它本来就属于我。

我们推着自行车出了校门,走着走着就到了南湖,宝哥突然问我有烟没,我摇头,在那之前我从不抽烟。宝哥买了盒烟,和我坐在南湖边上抽烟。天一点点黑下来,这城市星星点点的灯火中,两个少年成了朋友,在此之前他们素不相识。

宝哥说其实他早就盯上那帮高三的痞子了,因为就在两个星期前,宝哥有辆山地自行车被偷了,也是这帮痞子们干的。宝哥为此很生气,因为那辆自行车是他远在南方打工的父母买给他的,他为了那辆山地车和父母央求了很长时间。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去去莫迟疑

  

下一篇:艾苦苦的山和海(七)

  

本文标题:我们去南方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28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