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去去莫迟疑

去去莫迟疑

作者:班超 2016-02-18 11:25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两个醉鬼口袋里钢镚儿在响。凌晨3点走在南环路上东倒西歪却试图走出一条直线。

“我是我,我不是我。”我嘴里反复念道着这句话。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当时我在凌晨3点走在南环路的路灯下,我醉得不省人事。

那个时候我每天都醉的不省人事。那个时候中卫那个鸟鸡巴地方还在到处搞建设,四处尘土纷扬、鸡飞狗跳。政府忙着把小水坑挖成大水坑,把没水坑的地方挖成小水坑,最后连成一片,美名曰:“湿地公园”。当时我不爱理会这些事,我只爱喝酒。我醉得不省人事,走路东倒西歪却要求自己踩在南环路的白线上走出一条直线。

“我是我,我不是我”我身后的耗子踩在另一条白线上,一样的东倒西歪不省人事,却试图走出另一条直线。大半夜小屁孩不睡觉跟在我后面干什么呢。我仔细想了想,我刚才跟这个小屁孩在商城的啤酒摊傻瓜似的干掉了16瓶西夏。我不喜欢耗子这个小孩,太聪明,又太自作聪明。看见这些小孩我总能看见以前的我。

我既然讨厌这样的小孩干嘛要和他干掉16瓶西夏呢,我把我那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大脑又拿出来把时间往前倒推。四个小时前我一个人干掉了一箱西夏,结账时竟然差10块钱。

对这种情况有两条路可选:第一是跑;第二是把多余喝的啤酒吐出来。

一般情况我会果断选择第一种,偏偏那天夏风吹得惹人醉。刚从酒桌站起来就有一种天玄地转的感觉,我想如果我跑可能跑不过酒吧老板,如果被抓住后果实在不好。至于第二种选择基本不用考虑了,除非吐出来的啤酒可以装回瓶子盖上瓶盖,并且不包含韭菜叶子等杂质。很显然我做不到,即使做到了以上两点也无法保证啤酒再次被打开时泡沫丰富、口感清凉。

我正准备打感情牌,跟酒吧老板唠唠家常套套关系的时候耗子出现了。耗子是一位我们并不常走动的邻居家的孩子,在以前我组织的无数酒局中来过那么一两次的小朋友。在那个酒吧门口再次相遇热情地和我打招呼,于是被我生拉硬拽地扯进了酒吧。我的原计划是再来3瓶西夏,我喝一瓶他喝两瓶之后喊老板结账。到时候AA一下我不光酒钱够了还能打车回去。

凌晨两点我们又干掉了16瓶西夏,我觉得我的计划可能泡汤了,几日不见狗日的酒量见长。

最后结账我出三分之二,口袋空空。耗子豪迈无比地说:“这顿算我请。”

老子当时就想打他。

两个醉鬼口袋里钢镚儿在响。凌晨3点走在南环路上东倒西歪却试图走出一条直线。

“我是我,我不是我。”我还在纠结这个事情,这是个哲学问题。

“我是我,我不也是我。”我身后的耗子也在嘴里念道着,我冷笑一声。小屁孩知道什么叫“我是我”么?

我思考这个问题很长时间了,从我喜欢的姑娘不许我摸她的手开始,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我的钥匙串丢了,我坐在教室里忽然看见外面草坪上银光一闪。我猜想那一定是我丢的钥匙串,可我却不能走出去,走到草坪上看个清楚。我距离那草坪只有不到20米,因为是上课时间,所以我不能堂堂正正地走出去,到草坪上去。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被吃掉的原野

  

下一篇:我们去南方

  

本文标题:去去莫迟疑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28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