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阵风吹过童年

一阵风吹过童年

作者:七荞 2016-02-18 11:00 来源:七荞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宫泽贤治的《水仙月四日》正讲到“雪童子一阵风似的爬上了大象头形状的山丘。雪被风刮成了贝壳的形状……”,对啊,童年时家乡的雪在刻刀一样的风中总

宫泽贤治的《水仙月 四日》正讲到“雪童子一阵风似的爬上了大象头形状的山丘。雪被风刮成了贝壳的形状……”,对啊,童年时家乡的雪在刻刀一样的风中总会成为不一样的风景。

而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奇并观察身边这一切的呢?

可能是端午前母亲牵着我的手去河边摘芦苇的那一刻。

或者是后来跟随婶婶去水库洗衣服发现巨大田螺的时候。

哦,是跟舅舅去采药摘到一大丛覆盆子的时候。

还是在山涧里洗从伯父果园里摘的杏子的时候呢?

那是一个春末的下午,我和表妹到山上去挖荠菜。走过山底的小土坡就看到了洼地,洼地的两头是两个土坡,几根水泥柱子架起一条宽宽的引水渠。因为在雨季,渠两头的坡上长满高大的芦苇。我们攀上土坡,穿过芦苇丛,从引水渠中间走到对面。站在那里看向远处,对面是个果园,杏花已经要落尽,每棵树下都铺满花瓣,远远看过去像一团团粉红的云雾。

我和表妹带了小铲子,在渠边找了一块不太湿的菜园,它没有什么菜,大人们也还没有除草,野菜散散的铺在土上,只需要蹲下来就可以铲到满满一袋子。

我们专心的挖野菜都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听到风掠过白杨树的声音,和洼地里传来的蛙鸣。

不知不觉到了尽头,站起身来,一阵风带来渠底的湿泥发出的清香,抬头看白白的云一团一团,阳光金灿灿的撒在棕褐色的园地上,但这一切,都只是那一片芦苇的背景,它们像水波一样的起~起~伏~伏~

那个瞬间我忘记了表妹,也忘记了荠菜。

我当时在想:等我长大了,我还会记得这个场景吗?

——我不确定,这个记忆是真的发生过?还是自己的想象,把一些记忆片段拼到了一起。

直到三年级,我才学到荡漾这个词,那个时候只知道它好看,却不知道怎么形容它。长大的确是件好事啊。

那天,我们走过引水渠往下看的时候,看到一条棕色的草蛇,它蜿蜒着顺利的在湿地上游动。我就在那里,想起更小时候第一次看到蛇的情景。

回去的路边,经过快要成熟的麦田,并且掐了两只麦穗搓掉了皮,放在嘴巴里嚼着吃了。

 

第一次见到蛇是在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

劳作的母亲经常带着我和农具去田里除草,那次田里是玉米,它们跟我一样高,嫩绿的叶子亮油油的。

我喜欢玩玉米里会长的那种虫子,母亲捉了四五只给我,才去除草。

它们有白色半透明的,还有叶子一样的绿色的,放在地上就慢慢的弓起身子往前爬,轻轻捏起来,软乎乎,放在手心痒痒的。

我玩了很久,它们都死气沉沉软趴趴的了。抬起头,母亲在不远处,我颤颠颠的向她跑去。

忽然一只虫子出现在我面前,跟我见过的所有虫子都不一样。它有我手臂那么长,像妈妈的大拇指那样粗,软软的白白的很好捏的样子。但是,我呆住的瞬间,它已经飞快的扭动着经过了我,钻进了旁边坡堰上的一个黑黑的小洞里。我走到洞口旁,等了一会,它没有再出来。

我继续跑到母亲身边,跟她说我见到一只好长的虫子跑进了洞里,母亲紧张的检查,看我有没有被咬伤。她说那是长虫,会咬人。

当然,母亲的版本,是玉米已经快要成熟,我看到那只绿蛇当场就吓哭了,她赶走它就带我回了家。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不知道的事

  

下一篇:毛线和她的朋友们

  

本文标题:一阵风吹过童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23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