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有那么个村子

有那么个村子

作者:七荞 2016-02-18 11:00 来源:七荞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猫说今天山下卖老豆腐的桂花大爷过世了。“挣了一辈子的钱,一直到动不了。”猫说,“真是个有门道的人。”当然,这些都发生在太阳将要落山的秋日傍
猫说今天山下卖老豆腐的桂花大爷过世了。“挣了一辈子的钱,一直到动不了。”猫说,“真是个有门道的人。”

当然,这些都发生在太阳将要落山的秋日傍晚,一个五点半钟的村子。

据说,他坐在沙发上时沙发就是沙发。他睡在床上时床就是床。

我住在村子中央一幢高地豪宅,1454号。因为住得高已经一百年没有说过话了。

一百年前我还会偶尔去散散步。牵只狗。

路过一个叫墙皮镇的地方。非常潮湿,市民在斑驳的墙皮上作画,想象它是什么就画成什么。至今最为人称赞的是镇上老裁缝家,有68幅墙皮油画,其中23幅是老裁缝亲自绘制,和风印第安少女,堪比高更。年,五十二。

死讯传开,很快就到了三个村之隔的墙皮镇。

今天早晨,去钓鱼的刘老裁缝问去钓鱼的我村王老裁缝,说:“你们村周裁缝槐花大爷怎么死的?”

王老裁缝讶然:明明死的是卖豆腐的桂花大爷啊!周裁缝槐花大爷还好端端的活着呢!!

不得不说在二零一三年的春天,现在画着某座村子不为人知角落地图的地方,我曾经在砖和木头垛的很高的岸边,看到过一只最雄壮的猫。

大沙坡尾海滩猫。

“动不动就讨论生死,非我所长。”村口老王如是说。

村口老王的妯娌刘嫂是个体面人。抹粉,画眼线,常年穿十厘米的高跟鞋,肉色丝袜,连衣裙露长腿,扎个红围裙在门口炒菜。香。

穿过一片丝瓜花,拂过柳枝,老王的理发店就开在这里。早浇花儿,晚喝酒,二十年不变,潇洒的很。

我打老王理发店走过,连看,都不敢看一眼。萧条。这年头,谁,不是缩着手悄悄数着指头过呢。

老王崩溃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丝毫不为所动,光擦理发椅就擦了半个小时。“耽误换座率啊啧啧。”老王叹息。

这个世界太小了。刚刚遇到忽大忽小国的前任宰相。听说是因为吃苹果剩的核儿太大而被弹劾了。啧啧,宰相那挂在墙上的运气啊。

我村有一只瘸了腿的小猫,每天在同一个小茅屋旁边跟路过的所有人打招呼,大家都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今天早晨张三李四分别悄悄喂过了,中午刘五赵六也分别悄悄喂了。

大家纷纷猜测这是谁家遗弃的猫,觉得实在是惨绝人寰,所有人都爱它。

我刚回村,行李还没卸下,小外甥就带我去喂它,家里母猫生的一窝白白胖胖的小猫也不管了,村里纳凉的人都在编它的身世,带小孩的爷爷奶奶也坐不住了,一天去看它五次。

它实实在在的成了村里的话题人物,猫物。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吃火锅时如何调一碗最好吃的蘸酱

  

下一篇:小城的对话密码

  

本文标题:有那么个村子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21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