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这是我第一次在犀牛上写东西

这是我第一次在犀牛上写东西

作者:醋带饭团 2016-02-18 11:00 来源:醋带饭团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想写的是小白,小白是一只狗,一只从里到外连名字都很俗的狗,他不会像那些名贵的宠物狗一样拥有华丽又或者可爱的名字,小白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狗,这
我想写的是小白,小白是一只狗,一只从里到外连名字都很俗的狗,他不会像那些名贵的宠物狗一样拥有华丽又或者可爱的名字,小白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狗,这也是他名字的由来,我第一次见到小狗,是在浙江的一个沿海小县城,当时我的邻居家的母狗生了一窝狗崽子,喜欢狗狗的我每天都会去逗逗这些可爱的小生命,渐渐的那些活泼的小狗崽被各种各样的人抱养了,最后剩下的那只就是小白,狗主人看着小白说“这只狗崽,不活络,没人要,体质又弱老是抢不到奶,估计养不活了。

” 当时我并未在意。

然后的几天后,我在附近小菜场的附近发现了被遗弃的小白,他趴在铺了旧衣服纸板箱里,傻头傻脑的连叫唤都不会,更别说装可爱求包养了。我本来只是打算买点早餐就走了,但那天我却在那破纸箱边上走了好几个来回,最终我还是去了学校(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初中),然而一个上午我脑袋里都在想纸箱里那只傻头傻脑随时药丸的傻狗。中午午休时间,我从班主任那里请了病假,一路狂奔来到早上发现小白的地方,却发现纸箱已经不见了,也许已经被抱养了,但我还是问了问边上卖菜的阿嬷,阿嬷说“那只死狗啊?被他们放到垃圾箱边上去了。

”我当时懵了一下,然后到了垃圾箱边上,果然有一个纸箱被丢在那边,我打开纸箱想要确认下,果然见到小白趴在那堆破衣服中,难道真的丸了?,正想着,却见到小白的肚子有所起伏,原来这傻狗单蠢的睡着了,别人却当他丸了。

我把他连着箱子带回了我寄住的大伯家,但是我是直到大伯家是不足养狗的。

最后我只好央求我大伯收容小白几天,等到礼拜日,我就把他带回我的老家,浙江沿海的小渔村。

礼拜日,我带着小白回了家,那只傻狗,还是在一路昏睡,给他的牛奶也没喝几口,不过这样也好,中巴车上没人知道我带了一条狗,我没有恶狠狠的大妈赶我们下车。

其实小白最早我不管他叫小白,我给他取得名字叫诺夫斯克,一个充满俄国风情的名字。但是在带回家后,在后来的日子里被我爹妈小白小白的叫唤惯了,他就变成了小白。

把他带回家后随即又回到县城上学,在假期的时候我回了老家,一条白色的身影飞窜出来,在我身边又窜又跳的摇着尾巴,我仔细一看,居然是小白这傻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活络了。后来听我妈说,打我抱着这狗进家门的时候,他们就觉得这狗有问题,后来他们带他去了宠物医院,又是打针又是吃药折腾了千把块钱,算是把他治好了。

其实我很少陪小白,但只要我回家了,小白就会疯跑出来迎接我,而我也会和他疯玩。

小白长不大,体型不大像只哈巴狗,但是皮毛却油光发亮,小短腿又短又粗,哦不,是又短又健硕。

小白是我们那一代凶猛的狗,虽然附近的大黄狗都被他教训过,还有勇夺两次追捕小偷的英勇佳绩。

后来我上高中,回家的时间更少了,每次打电话回家,总会听见不停的叫唤,我说小白好吵啊,老妈说,小白这是想和你讲电话,我又听不懂我笑着说,老妈也呵呵笑笑。

后来我回家,我看见只要我老妈老爸打电话,小白就在一边不停的叫唤,原来小白只是喜欢打电话啊,我略带调侃的说。那是因为他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在和你打电话,但是只要他每次都叫唤,总能在你打电话的时候听见吧。老妈摸着小白的头说道。 这傻狗,我说着心里却有点发酸。

小白却歪着头,嘴里叼着一只脏的不成样子玩具布偶,那是我把他带回家的时候在街边地摊买的,小白最喜欢的玩具,没有之一,他喜欢我把玩具布偶抛出去,然后他疯跑着捡回来,乐此不疲,永远玩不腻,要说那个娃娃质量也真心好,虽然已经脏的辨认不出原来是啥了。

再后来我上大学了,从小县城去了省城,回家的次数更是少了,老妈会在打电话时和我说,小白又去哪里撒野了,又把谁睡家的狗咬咬伤了,又怎么怎么滴了,哎呀可难管了和你小时候一样淘,边上还是熟悉的叫唤声。我总是随意的应付几句,甚至于有的时候我为了玩电脑游戏应付的态度语气还不好,放假多回回家,我和你爸,还有小白都挺想你的。老妈每次最后都会这样说。

而我则很欣喜老妈这样说,因为意味着她要挂电话了,意味着我可以好好的要有我可以继续我的游戏了。

大学放假回家,在家中依然在游戏的世界里面酣战,小白歪着头,咬着布偶,看着我,我却没有回头,陪小白玩一会儿吧,老爸说道。

等等,这是我的口头禅,其实我并不打算陪小白玩我扔他捡的游戏。

最后老爸从小白嘴里接过脏兮兮的布偶,领着小白去了院子。

小白呜呜呜的跟了出去。那时候我荒废了太多时光。

直到毕业了,我在附近的城市找了工作租了房子,回家的日子更是屈指可数了。 老妈老爸还是会在电话里提起小白,小白依然再叫唤,只不过老妈的结尾变成了,多回回家,外面照顾好自己。

其实我离家也不远,坐大巴四十几分钟的路程。

有一天,老妈打了电话来,在我上班的时候,老妈很少会在我上班的时候打我电话,“回家来看看小白吧。”老妈说着,我听的出老妈的语气略带着哽咽,小白的叫唤声也没了。

我跟老板请假。

啥事那么急,老板慢悠悠的说着。

“我弟弟病重。”我脱口而出。老板马上批准了。

而我立马买好车票往家里赶,大巴飞驰,四十几分钟,我却觉得很漫长。

到家了,我见到小白,趴在一个大纸箱里,下面垫着厚厚的旧衣服,这让我想起我抱他回家的时候,他也是这要的趴着,小白的毛不再油亮,杂乱又干枯,他的嘴边有一碗牛奶,却没见他喝过,他的身边,还是那个玩具布偶,老妈把它洗干净了,看得出了,是一只白色的傻狗。

我把布偶拿在手里,轻轻的往小白嘴边一放放,小白呜呜呜叼了起来,抬着头暗淡的眼睛看着我,他呜呜呜的,我却哭了,最后他的嘴松开了,他低着头,趴在那纸箱里。

傻狗你这样睡着,别人当你已经丸了呀。

傻狗再玩一次我抛你接。

傻狗,我突然好想你啊。

PS.其实每个每条狗狗都是傻狗,因为他把你们当做了他的整个世界。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恶火

  

下一篇:爱可以简简单单,但不能随随便便!

  

本文标题:这是我第一次在犀牛上写东西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20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