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恶火

恶火

作者:醋带饭团 2016-02-18 11:00 来源:醋带饭团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恶火石冬第一次见到赵朗是在少年犯拘留所里,赵朗在铁栅栏的那端的安静的坐着,他不像其他少年犯一样的焦虑,石东坐了下来,开始翻看手头的资料,虽
恶火

石冬第一次见到赵朗是在少年犯拘留所里,赵朗在铁栅栏的那端的安静的坐着,他不像其他少年犯一样的焦虑,石东坐了下来,开始翻看手头的资料,虽然其实他在前一天已经把这些资料看的相当透彻了,但他只是想缓解一下沉默的尴尬,他偷偷的抬起头想打量一下铁栅栏对面的那位少年,刚一抬头却发现他那双如同枯井般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那双平静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慌乱,也没有一丝恐惧,然而石冬却知道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年仅12岁的少年。

“你还是个新手对么?”石冬还在想该用哪句开场白来打开场面是,对么却传来这样一个疑问,石冬下意识的点点头,但随即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石冬觉得有些尴尬好像有种被人轻视的感觉,石冬抬起头开始与少年的眼睛对视,“你很紧张。”少年的眼睛还是那样的波澜不惊,“你是第一次接案子对么?”少年反问道。

石冬直了身子斜靠在椅背上,再一次的开始打量铁栅栏对面的青年他如同一尊石像,顺便用手擦了擦鼻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这是他紧张的标志。

“你觉得我紧张了?”石冬反问道,“而且你怎么就觉得我是一个新手了。

” “你从一进来就在看你那些应该早就应该熟悉的资料,而且你的眼睛东张西望显得你很慌张,慌张透露出你的紧张,会这么紧张的律师当然肯定是一个新手,而且你连开场白都要临时准备说明你没有接过案子不知道它的过程所以你才临时准备,所以你是一个第一次接案子的律师。”

当石冬看着少年一脸平静的说出那番话的时候他觉得很惊讶,应该说是震惊,一时间他不知道怎么说话,“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厉害的律师都是一进来一甩资料,然后就开始各种盘问当事人,里面那些不厉害的才要看资料呢。”少年又突然说道,石冬看到少年脸上不再那么平静,他笑了起来眯着眼,“你们这些小鬼,现在都看些什么东西。”石冬顺着少年的话下了台阶,“来谈谈你的案子吧。

“你被怀疑纵火点燃一个杂物棚,烧伤了你的五个同学?”石冬问道。少年没有回答笑脸又恢复平静脸转向一侧,石冬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是站在一旁的狱警,石冬朝狱警笑了笑,“同志麻烦回避一下,有些事我得和我的当事人单独谈。”

狱警扫了他们一眼识趣的走了出去。“那么现在可以回答我了吧。

”石冬看着少年问道。

“我没有纵火。”少年回答道。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石冬望着他的眼睛,说谎的人眼神总会有一丝闪烁,石冬是这样想的,但是少年的眼睛却依然平静如水,石冬还看到了少年手背上轻微的烧伤;“那些伤口·····”石冬问道,“哦这些伤?”少年撇了撇自己的手背“救火的时候不小心弄的。

“哦,忘了,在你被怀疑之前还是第一个发现火势并去救火的见义勇为小标兵嘛。”石冬略带调侃的说道。

“是的,我并没有纵火,而相反我还去救火了。”少年平静的说道。

“孩子,我是替你来辩护的,你最好告诉我真相,如果你不说,证据被原告他们掌握了,对你会很不利。”石冬对少年说道。

“我没有纵火。”少年说道,音调有些上扬。

不知道为什么石冬似乎觉得占了什么便宜。

“有人看到在着火之前你在着火在那个杂物棚附近。”石冬翻起一张资料说道。“消防队的人在杂物棚里发现汽油的成分,那里不应该有汽油。

“那证明不了什么,杂物间在学校操场的角落里,午休的时候我在操场上散步的时候在那附近路过一会儿应该没什么吧,而且我散步的时候是空手的何况我有什么动机呢。”少年解释道。

“被烧伤的五个人有一个人醒了,他说是你约他们去那间杂物棚的。”石冬放下了那些资料说道“我想帮你,但是你得和我说实话。

“而且事实上是他们约我去那间杂物棚,而不是我约他们。”少年说道。

“你有动机,原告有证据你的母亲曾经起诉过他们罪名是故意伤害但最后因为缺乏证据你们败诉了所以你点火纵火伤害他们。”石冬说道,“原告一定会扩大这一点。

少年沉默了,石冬静静的坐着他等待少年给他答复。

“我没有纵火。”少年依然这样说道。

“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否则我帮不到你。

”石冬说道“我们其实并没有多少时间,你也知道的法院希望这种被媒体案子判的越快越好,而且现在原告所掌握的证据对我们也很不利。”

少年又陷入了沉默。沉默了很久,直到狱警从门外开始敲门。

“我希望下次来的时候你很和我好好谈。

”石冬随着狱警走出了出去临走的时候丢下一句话。

石冬离开拘留所,拘留所的大门在他身后重重的关上了,他来到附近的一家小茶馆,茶馆里头一个老先生正在等他,“怎么样了?”老先生问道,“您的孙子真难说话。”石冬一口喝干小茶碗里已经微凉的茶说道,“他可不是我孙子哦。”老先生呵呵笑着,拿起手边的茶壶给石冬又满上了,“他是我儿子的学生。

”老先生说这话怔了怔,但随即又笑容满面,“我本来是让你师父接收这个案子的,他去过见了那小鬼一次后来就把案子转给你了说是让你见见世面。”

“那小鬼真难说话,不知道我师父是怎么治他的。”石冬悻悻的说道“不过您老对您儿子的学生挺上心啊。”

老先生听到石冬提到他儿子又怔了怔,“这小鬼,其实挺惨的,他小的时候父亲出车祸走了,他母亲是他们那一带顶漂亮的女人,不久传出了和别人有暧昧的传闻,于是他和他的母亲被他奶奶他们赶了出来,他也因为他母亲的流言所以在学校里被同学欺负,我的儿子毕业参加工作没几年当了这小鬼的班主任,有一次我儿子看到这小鬼被同学推到学校边的小河里,大冬天的,好在水浅不然这小鬼老早淹死了,不过被冻得浑身通紫的,当时我儿子说这哪行,这样放任那些孩子欺负着这小鬼不早晚要出事,我儿子年轻血气方刚,见不得这种事儿,于是他去找到这小鬼的母亲向她说明了她儿子的遭遇,然而她似乎也是才知道她儿子在学校被人欺凌的事情,后来我的儿子在学校里开始关注起这个小鬼,从那些欺负他的孩子手中保护他,听我儿子说那小鬼那时候就像一只谁都可以蹂躏的小土狗,只会在被欺负以后默默的舔着自己的伤口的小土狗,直到有一次被烧伤的那五个人把这小鬼抬着从楼梯上扔了下来,这一次闯祸了那小鬼的母亲把那五个孩子告上了法庭但是证据不足,没人看到或者指证那五个孩子,那五个孩子又坚持一口咬定是不小心碰到那小鬼才导致他摔落楼梯的,我的儿子去指证那五个孩子,但是因为他并没有亲眼看到那五个孩子的行为,而且法院认为我儿子的主观意识太强,所以指证不成立,最后无罪释放;那次事情以后,我儿子因为指证那五个孩子,被人谣传说是我儿子和那小鬼的母亲有暧昧被她勾引了,所以到处帮着她的儿子护着她的儿子,我儿子谈了五年的女朋友也因为这些流言和他分手了。

”老先生说到这里怔了怔,拿起面前凉了的茶,一饮而尽,“流言可畏我儿子年轻,又耿直,脑子转不过弯来有一天,他吃了很多安眠药,自杀了;不久以后,那小鬼的母亲好像碰到什么不好事情,也自杀了,烧炭的;这小鬼本来是读了这个学期就要被他姥姥接回他姥姥家的,结果出了这事儿,我想吧,他和我儿子算是有缘,就像帮帮他吧。”

“老伯,这忙不好帮啊。”石冬悻悻的说道。老先生呵呵的笑着,“看天色不早了先回去吧,我知道不好帮,不过请你多担待。

”说着老人便起身准备离去。

接下来几天,石冬东奔西走的处理着一些琐碎的事情,然后又去了拘留所。

少年又坐在了石冬对面的栅栏。

“原告似乎已经找到了可以指证你着火之前在那间杂物棚的人了,现在对我们很不利。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你不知道的是我曾经喜欢你

  

下一篇:这是我第一次在犀牛上写东西

  

本文标题:恶火

原文链接:http://i.she.vc/2720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