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01

01

作者:路西 2016-02-18 01:08 来源:路西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屋外叽叽喳喳的声音再一次吵醒了她,她从床上随便捞了个东西从窗口扔了出去,叽叽喳喳的声音消失了,他再次闭上眼,醒来以后发现闹钟并没有响,在床上
屋外叽叽喳喳的声音再一次吵醒了她,她从床上随便捞了个东西从窗口扔了出去,叽叽喳喳的声音消失了,她再次闭上眼,醒来以后发现闹钟并没有响,在床上翻翻找找也未果。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走到窗边,看着楼下被摔得稀烂的闹钟,深吸一口气,又重新瘫回了床上。她在想:她定闹钟是要干什么?上班?不不,她的工作一般都在晚上。那她是要干什么?她看了看镜子中头发像稻草一样堆积,双眼凹陷带着浓重黑眼圈的女人,突然觉得整个屋子都散发着一股酸臭味,她决定去洗个澡。这个远离市区的老式小院,住在这里的只有又老又丑的的房东,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还有一个年轻男人。

她敲响了房东的门,门吱呀一声开了,屋里并没有人,据她所知,房东是一个行事谨慎的人,出门应该不会不锁门。但,这关她什么事儿呢。她很快找到了水阀并给自己的房间送上了热水,她不能洗凉水澡,尽管天气不冷,但是她的例假突然造访。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锁上门,随手拉上摇摇欲坠的门帘开始冲洗自己,其实做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必要性,可是她并没有什么喜欢被人偷窥的癖好,况且她还有那么点尊严不能舍弃。

她的身材很好,水顺着头发流进锁骨,双峰,腰和屁股,大腿,脚踝,混着汩汩的血水流入了脚边的下水道口。门’咔嚓’一声响,她停下手上的动作,门外响起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可能是隔壁的那个寡妇去找她在外面疯玩的儿子了。这栋小院的隔音就是这么差,所有声响都能被轻易听见。

在房间走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将自己晾干,她决定出去走走,好像很久没有看看外面的阳光了,除了那个通风用的窗口,几乎所有看见外面或者可以被外面看见的地方都被她从房东那拿来的旧报纸糊了起来。

就连那个通风用的窗口都鲜少打开。

她拉开门,看见隔壁寡妇的门上着锁,好像冥冥中证实着她的猜测。她走下楼看见房东已经回去了,走向院子,他回头看看这个住了一段时间的小院,扫视一圈准备离开的时候,看见三楼的一个男人正趴在窗台上看她,她也回看他。这是个长得不错的男人,但她好像从来没见过他,可能是新搬来的房客吧,毕竟她这么久没出门了。

“让让”住在她楼上的男人鄙夷的走过去,他一向这样她已经习惯了,再抬头看向三楼时,窗台上已经没人了。

她低着头走着,风很大,但是不冷。她抬头看着头顶的太阳,有些不适的闭上眼,笑了。“很好看”旁边一个低沉的男声说道。

她侧头看到了桂姨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说话的应该就是这个男人吧。她上下打量着他,一身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西装,整齐的熨帖在身上,身后还有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她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牌子,因为这儿从来没有开车来的人,更别说是这样的高级车。一切都是那么格格不入,她想快点离开这儿。

“小笙,你这是要去干嘛,我们不是约好今天见面谈事的吗”约好?她突然想起了那个闹钟,“她就住在那栋楼上”桂姨转头对男人说,“对不起,桂姨,我最近不太方便”她当然知道这个男人是来干嘛的。对她来说,桂姨的存在就像是古代青楼的老鸨,常年给她带来各种不一样的男人。但她真的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要来这儿,不管从哪看,他都不像是一个会缺女人的男人,尤其是她这样的女人。帅气(、多金、她觉得这一切都不对劲,可又实在说不上来,但确实她很不方便。

“这是我的电话”男人打断了她的沉思,递给他一张纸。她并没有手机,所以这也是没用的东西,他随手揣进兜里,转身走回自己的小破楼,她只想赶紧离开那里。

回去的时候,隔壁的门依旧是锁的,但是里面传来一阵阵孩子的哭闹声。她有些诧异,但是还是回到自己房间门口掏钥匙,一张纸被手带了出来,是那个男人给的,她发现上面不只有电话还有名字和工作单位--赵子凌,锐锋房地产。

房地产?也许那个男人并不是来找她的,她一直知道桂姨和房东之间有私交,但是这关她什么事呢。她拧开门进了屋。正当她躺在床上发呆的时候,敲门声响起来,她打开门,是房东。他是上来告诉她,这栋小院马上就要被拆了,有个房地产商要在这儿修建一个新楼盘,他们将会补贴给他两套市区的楼房,住在这儿的所有人都要搬出去,他来提醒她赶紧找个住处。

搬出去?她能去哪呢,或许,她又得去找桂姨了,毕竟她这儿就是桂姨给找的。

陆续的几天又过去了,离拆迁定下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隔壁的寡妇已经自己搬走了,一个憨厚老实的中年男人来接她,还接过了她儿子背上的书包。她看着她走远,走前寡妇对她说:“那天,我把儿子锁在房间里出去见他,正好看见房东从你房间走出来,看见我还很惊慌的样子,反正我也要走了,告诉你也没什么。”她记不清寡妇说的是哪天,但脑海里“咔嚓”一声响过。

住在她楼上的那个那个男人也搬走了,一个人静悄悄的走了,房东说他匆忙的连大院钥匙都没来得及还他,反正也快被拆了,算了。

桂姨告诉她,房子找好了,但要过一天才可以住,要等另一个人搬出来。这是她在这儿的最后一个晚上了。整个房子只剩下她,房东和三楼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她想着明天将要离开这儿,一个人一个人都走了,慢慢的就进入了睡眠。夜里她忽然觉得呼吸不畅,身上还痒痒的,开始翻身的时候才发现双手被绑在头上房,她惊恐的睁开眼,发现身上的黑影,她的嘴被一只手堵住,那个男人没有任何前戏的进入了她开始卖力起来,手不断地在她身上大力的拍打,床板吱呀吱呀的声音飘荡在耳边。到底是谁?她虽然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女人,但是还没有受过这种屈辱?难道是房东?她想起白天寡妇告诫她的话,但那个老头不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她渐渐神志不清,晕了过去。半梦半醒中她感觉有人给她仔细的清理了身体然后一会儿又覆了上来。

救护车和警车聚集在小楼门口,这是这里第一次聚集了这么多车和人,警察拉起了警戒线,医护人员从烧焦的楼里抬出了三具尸体,两具在同一间房间发现,另一具在另一个楼层。这场火烧了一夜之久,第二天早上施工队发现尸体以后立刻报了警。赤裸的女尸身边是赤裸的男尸,可以明显看出皮肤的松弛。警察找来曾经住在这里的人来辨认尸体和核查情况,那寡妇说了曾经看见房东进入这个女人的房间。

警察问另一个男人对死去的女人的印象,他说:“她?也就那样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一脸鄙夷。而对于死去的另一个男人,他们均说不了解。

她的尸体并没有人来认领,在知道她的工作性质以后,警察并没有继续深入调查,把尸体带了回去。警戒线外面,那个男人身边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他实在与这儿格格不入,但听说是新楼盘的地产商。

“那套房真不错,比这儿强多了”男人看着废墟说。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单身狗不配死

  

下一篇:你喜欢现在的自己吗

  

本文标题:01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86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