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的爱情死于厦门第五日

我的爱情死于厦门第五日

作者:罗二青 2016-02-18 01:08 来源:罗二青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厦门第一日福建山真多,傍山而居,稀疏平常。早起就听到各色鸟啼,窗外即后山,空气清新自不必说。清姐姐提到后山的土地庙香火极旺,可惜一早便走
厦门第一日

福建山真多,傍山而居,稀疏平常。早起就听到各色鸟啼,窗外即后山,空气清新自不必说。清姐姐提到后山的土地庙香火极旺,可惜一早便走了,也未能拜一拜。昨天刚下飞机时接到沐阳电话,匆匆地告诉他一切妥当。晚上到住处本该再打过去的,但是忘记了。

坐了一路公交,在城市中兜兜转转。大概厦门一向令人觉得十分小资,看到行人穿着土气,便微觉诧异。建筑市容之类,似乎也与别处无甚区别。只有当各种热带植物入眼,才明明白白告诉你已到了陌生地界。许多类似椰子树的高大植株,不知其名,据称是槟榔。又有紫荆在道路两旁,像北方的法国梧桐般常见。多亏了植物的顽强,不像人事那样易受改造,否则这所谓的旅行,也就要无趣死了。

到了离海不远的小旅馆,安置好行李。下午出去看海,那海也没什么特别。青灰色的海天相连,沙滩也是一样。大小的渔船泊着。远处是隐隐的连绵的山,与西湖阴天时的景致相类。我又一次遗憾自己对自然美的迟钝,即便恭逢良辰美景,也不甚感动。

工作后的几年,沐阳一直说:“莹莹,咱们去海边玩吧!”我总是提不起兴致。也就去过一趟北戴河,那浑浊的海和沙滩令我们大吃一惊,居处又潮湿,夜里身上痒到无法入眠。捱过了两个晚上,就匆匆回去空气虽不清新,然而干燥得可贵的北京了。

北戴河当然不缺豪华的酒店,只是价格非我们能承受。沐阳他事事俭省,我的性格里也十分不贪图奢华,有时候还会有一种道德上的克己,买了昂贵东西就要自责。只是身体却娇弱到可恨,对于凉热、干湿、声光种种都异常敏感,精力也不济,单是每天上下班乘坐公交,就好像已拼却了半条性命。

回北京的路上沐阳说:“北戴河的海太脏了,那么多泥沙。以后咱们去青岛或者厦门,那里的海才好看呢,蓝绿的,又干净。莹莹,到时候你也能下水去。”沐阳说起海时,总带着一种欣喜的、无比向往的神气,和他说起金庸小说里的爱情一样。他常常会陶醉在某种唯美的意境里,像个十几岁的少年。

其实相处越久,我越是发现,沐阳的心思非同一般的单纯。尽管已在北京生活近十年,他似乎仍然是那个西部小城里的少年,生活清苦而简单,在冗繁的学习之余做着五彩透明的梦。他对置身的大城市全然无感,完全不想触碰它的热闹繁华。就像眼前这堆黑色的礁石,任凭海浪翻涌,始终默然不动。

我在海滩边流连了很久,并没有觉得多么赏心悦目,但是也不甘心早走,就高高地爬到礁石堆上,找了个平坦处坐着。也幸好没走,才看到了海上的落日。印象中落日都是落到山后头的,但这里极目处虽然也有山,太阳却渐渐地落到山之上的层云后面了。夕阳起初并不太红,越到将尽时,越发瑰丽,在青灰天空的底子上晕染出动人的颜色。

美丽的风景总是令人忧伤,而非欢喜,心中浮浮沉沉着一股情绪,惘然若失。如今我身处沐阳最向往的海滩上,沐阳却孤身在北京。即使相隔数千里,他的寂寞仍然不停地渗入我的心。

沐阳说,下班回到租住的小屋,再也没有人走来走去,说说笑笑,

他常常就坐在床边,等待天色一点一点暗下去,直到腹中饥饿,起身去厨房做点吃的。两个月前,我忘记了他的生日,第二天他打电话来,说了以上的一番话。我这才意识到我辞了工作去上海,是将沐阳陷于怎样的孤绝境地。

然而,他一直盼望着我休年假回北京多呆几天,我终于还是一个人跑到了厦门来。沐阳和我就像两块磁石,前些年彼此吸附,可是一旦我挣脱了引力,掉转了方向,一股同样强大的排斥力,就推得我越走越远。

夕阳迅捷地落了下去,看看时间,差不多五点半钟。走回去,在住处附近的水果摊上买了两个释迦果,名字实在别致,虽然贵,也就不管了。这果子吃起来有荸荠的清香。

厦门第二日

昨天被海风吹了许久,今天果然犯了头疼。吃完药,到下午三点才渐渐止了痛。背包出门,走着走着觉得身子轻快起来,兴致来了,决定坐两站车去厦大逛逛。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榴莲和毛主席

  

下一篇:放弃规则,放纵去爱:我和L先生的那五年

  

本文标题:我的爱情死于厦门第五日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86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