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采芹采桑

采芹采桑

作者:罗二青 2016-02-18 01:08 来源:罗二青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小县城里有一对姊妹,姊姊叫采芹,妹妹叫采桑,这家人又姓府,姊俩的名字念起来就颇有古意。名字是爹爹取的(此地把祖父叫成爹爹)。爹爹并不识得几个
小县城里有一对姊妹,姊姊叫采芹,妹妹叫采桑,这家人又姓府,姊俩的名字念起来就颇有古意。名字是爹爹取的(此地把祖父叫成爹爹)。爹爹并不识得几个字,按理说想不出这般古雅的名字。他也承认名字乃梦里所得,“射河娘娘”赐给府家将添的两个闺女的。爹爹做了这梦不多久,就得了大姊采芹。门口放了三千响的小鞭,又染了满满两木盆的红蛋分发亲友,一大家子还没忙活完,采芹妈就又开始贪酸、嗜睡地害起喜来了。十个月后,在家人殷殷切切的盼望里,娃儿出生了,果不其然又是个娇妹。爹爹大喜过望。

姊妹俩的父母是生意人,镇日里忙碌,她们就好似门角里的蘑菇,悄无声息地长着。有饭即吃,有衣就穿,从不伸手向父母讨要什么。姐姐采芹对妹妹采桑极为宠爱,凡好吃的、好玩的,一律留给她。妹妹因为早诞了一个月,幼时身子弱,受不得累。上学放学时要走长路,两个人沉重的书包就都由采芹拖掖着。

不上学的日子,姊俩上各处玩去。那会儿县城里商品楼还少,多数人家是独门独户,门前常以竹木篱笆圈一小片菜地,也种花果,篱笆上爬满了藤蔓。她们采了那藤蔓上盛开的大朵蓝紫的喇叭花,花瓣层叠芳香四溢的蔷薇,别在发辫或襟子上。要是能在篱笆上觅到一种结着芝麻样种子的植物,必然惊喜得欢呼起来——将那种子捋回去搓洗沉淀,可以制成最沁凉消暑的饮品。

姊妹的父母本是乡下人,爹爹奶奶也都还在乡下守着田地,虽然父亲有本事来县城里闯荡,也安了家,但落不了户。户口本子上,这一家子的性质仍旧是“非定量”。邻居们多是纯种城里人,平日里交接时心里少不了有些鄙薄。一次傍晚,邻里聚在巷口杂谈,人群中有人开玩笑,要将府家姊妹许一个给杨家的二小子。那老杨竟然板了脸,煞有介事地连连摆手:“不行!他家是农村户口!”采芹妈听了,心里很堵得慌。但府家的生意渐渐做得红火,以至于这些邻居们不得不带着嫉妒与失落,刮目相看。

偏偏采芹与采桑也争气,脸模子越长越体面,比城里姑娘不知道胜出多大一截。采芹是粉白秀气的瓜子脸,丰腴,水灵。采桑是圆脸,下巴颌微有些尖,不如姊姊白皙,个子却秀拔爽直,比姊姊高出一头。姊俩都遗传了父亲墨黑的眉毛,斜斜地飞入鬓角。

除却容貌,姊俩也各有为人称道处。采芹温柔静默,虽只比采桑早出世十个月,却要懂事稳重得多。大人们只顾去忙碌,她就俨然像个小母亲,对妹妹照顾得无微不至。采桑则聪慧无双。小县城里古风尚存,人都爱弈棋。她九岁时就敢和县里的“棋仙”对局,虽不能胜,但已令那老人啧啧称奇。家中长辈见她目有灵光,读书成绩又出众,自然对她寄了厚望。时代毕竟不同了吧,女子也是要干些事业的,相较之下,温良贤淑倒已不太为人所看重。因此两姊妹中,妹妹采桑受到的夸赞与羡慕自然更多一些。

寒暑假时,姊妹俩必去乡下的老家待一阵子。夏夜,她们攀上场前一棵大梨树的枝干,再跳到近边高高的草垛上。两人并排躺在柔软的草垛顶上。漫天的星光,满耳的虫声蛙声,地上插了些点燃用以驱蚊的干蒲棒,夜幕下只看到十来个红亮点绕着草垛四周。风徐徐地吹来蒲棒的淡香。采桑枕着自己的膀子,对采芹说:“大姊,我们班同学都很怪。”

“怎么了?”

“她们看到你对我很好,想不通,说你不过就大我十个月。”

“哦。”

“大的照顾小的,不是天经地义、自然而然的么?城里人才真奇怪!”由同学们的这种议论,采桑仿佛更生出一层骄傲来。渐渐地,她也合上了眼,将要睡着了。

采芹没有睡。风再大些,再凉些,就要把采桑叫回屋了。睁着大眼,听耳边采桑短长的呼吸声,采芹心上像是不经意地掠过她所听到的玩笑话:“她是你妹,又不是你生的,凭什么伺候她?她成绩好就能把你当佣人使啦?”还有母亲说的令采芹气闷的话:“采芹啊,采桑将来工作一定很忙,她又什么家务都不会做,不如你去帮她操持……”

这一年她们十六岁。十六岁的采桑,被父母训练得像只鹰。在学校里,她外向、倔强,好与人斗嘴,得理不饶人,母亲很满意于这种强势的表现。可在家里,难得与姊姊怄一回气,总是她落了下风,忍不住要流泪。母亲骂她:“她不理你,你也不理她,哭什么哭?一家人算你最没用!”

采桑哭得更凶了。母亲向来严厉得不像个妈,因此长姐如母,采桑自小就对采芹百般依赖。可采芹对采桑却不再像小时候那般温存。为件细事,就宣布不许采桑吃她烧的早饭,或是洗衣服时,独独将采桑的衣服丢在一边。采桑受不住落泪,一张俊脸涨得通红,像滚落了水珠的荷花瓣。她只是嘴皮子上比姊姊厉害些:“你有本事!有本事像我一样考第一啊,窝里横算个屁!”这些气头上的话,在采芹听来自然格外刺心。

落泪归落泪,只消采芹的情绪过去,采桑便又凑到采芹跟前说笑了。采桑有时也恨自己没有气性。

她们如今都读了大学了,同一个大城市,不同的学校。采芹身边没了一直相伴的妹妹,心里空落落的,可也觉得轻松自在。她不必总得有扛着一副姊姊的样儿了。采桑呢,还是那么爱笑,爱闹,爱说种种的痴话,一点儿也没变。一逢周末,她便忙不迭收拾衣裳书本,坐很长的地铁去采芹那里。晚上姊俩就挤在宿舍的小床上,东扯西拉。采桑的痴话一篇连一篇,待她说得倦了,采芹就会啭着喉咙,曼声唱起乡谣——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你在爱情里死过一次,但终究活着回来了

  

下一篇:亚洲美女艾米丽

  

本文标题:采芹采桑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85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