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待到美人长痘日

待到美人长痘日

作者:罗二青 2016-02-18 01:08 来源:罗二青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周羽佳忧心忡忡地踏上了出卖自己的征程。三小时的高铁,她足足照了两小时的镜子。一面照,一面想:人只知美人迟暮,殊不知美人长痘更绝望。强迫症一样
周羽佳忧心忡忡地踏上了出卖自己的征程。三小时的高铁,她足足照了两小时的镜子。一面照,一面想:人只知美人迟暮,殊不知美人长痘更绝望。强迫症一样一遍又一遍看着脸上三四颗新爆出的大红痘,七八处或红或褐的痘印,美人周羽佳克制住摔掉手中的限量版香奈儿黑色手柄化妆镜的冲动,强振精神,从化妆包里取出睫毛夹,细致地夹起睫毛来。总不过弄了几秒钟时间,终于还是一声长叹,放下了手中夹子,仰倒在座椅上。想痛快哭一场,又心头干干的,没有眼泪。

周羽佳是天生的佳丽,从小的明珠。老天对她的眷顾集中体现在皮肤上。她的皮肤不是常见那种白里透红的水润,而是如羊脂一般端凝,有一种特殊的高贵质感。而且从来不必多加呵护,仅需要冬天干燥时抹点面霜。再怎样熬夜赶论文都伤不了元气,洗个澡,皮肤仍旧光彩照人。

她的五官也是一派高贵形态,再加上鬈发、眉毛和眼眸的漆黑,唇不点而鲜红,综合起来,是一种脱俗的美法。因为这样脱俗的美,她于自己也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期许,觉得自己注定是个内外兼修的美女。

说是内外兼修,造成今天的局面倒也并未花费多大的力气。一副好皮囊是老天给的,且又经得起折腾,扛得住岁月。身姿修长婀娜,骨肉匀停,衣着也就不需过于花费心思。在大学模特队时老师扎扎实实地教过化妆,那算是她对自己外表的最大一次精力投入了。至于内涵,大学读了中文系,平素又很写过一些优雅感性的文字,QQ空间里就常有人留言拿她作比林徽因。前几年她学了古筝,这两年古琴喧哗起来,她又觉得那才是真正的雅器,于是弃筝而就琴,学会弹《阳关三叠》这样蕴藉深远但指法简单的几首曲子。一张松风下抚琴的照片就是她的微信头像。

长痘之前,周羽佳对自己十分满意,对生活不大满意。生活似乎总也没有精彩到与她匹配的程度。浑浑噩噩地读完了大学,模糊期待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因为被学校的模特队选中,在校园里小小地出过几次风头,略有些知名度。可是身高毕竟只有一米七,走不了专业模特的路子。再说了,模特无非就是穿了衣服冷脸在T台上走步而已,对于一个内外兼修的她来说,这职业似乎单薄了一些。那么什么样的职业适宜于她,不浪费于她呢?她也不太清楚。

连对于美女来说本应该充盈的爱情都乏善可陈。男人倒一直是前赴后继地来追求,但是能入眼的不多。百里挑一地选中了,展开一段关系,却又往往不如意。最长的一段感情也不过维持了两年。可是他们追求她的时候都是那么惊心动魄,足可写入传奇的啊;关系的最初,也是山盟海誓深情不悔的样子。每次都令周羽佳有些愤愤不平地想到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之说。前男友彭宇还不就是在她和一个叫君仪的女孩子之间游移来游移去。和她在一起的第三个月起就又开始联系君仪,微信上一叠声地唤她“小君君”。她气不过,横眉竖目地质问,他根本不解释,却揪着问:“你凭什么翻我手机?

想到这里,周羽佳的心上更添一层躁乱。又取出镜子来照,仍旧是三四个新爆出的大红痘,七八处或红或褐的痘印。也许因为生了气,发炎红肿处都似乎扩大了,右脸颊上已嚣张地连成一片,侵蚀着这片圣洁宁静从未起过狼烟的疆域。周羽佳眼珠不错地盯了两分钟,终于悲从中来,伏倒在桌板上,隐忍住嚎啕的冲动,小声地啜泣起来。

微信的鸟叫声响起,又是杨志渊的嘘寒问暖:“冷吗,让乘务员拿毛巾。”

羽佳回一句:“嗯。”聊天记录里十句里有五句都是这样的口吻。

这次羽佳去北京,本来杨志渊已经买好了飞机票,她一句最近体虚怕起飞降落时耳朵难受,杨志渊二话不说退了机票,又给买了高铁的商务座。她提了小巧的行李箱上了车,一排排走过去,发现商务车厢的显著特色是女人都戴着显眼的首饰。不等坐定,杨志渊的电话已经打来,此后每隔大约半小时就再关心一次。她有点不大喜欢这种殷勤。

也不是不大喜欢这种殷勤,说到底还是她很不喜欢这个人。除了有钱之外,简直毫没可取之处。长相、身高和谈吐都平平,内蒙的什么大学毕业,学的是土木工程,到北京后干的活和包工头并无二致。一次周羽佳看到他包里的合同,是某机关大楼十几个卫生间的翻修工程。他说有个本家叔叔担任着这一系统的肥差,因此手头类似的活很是不少。

周羽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服自己接受了理想和现实的落差。她理想的人生伴侣如果从事建筑行业,应该是这幅样子:名牌大学的建筑设计专业毕业,留学归来加入某知名团队,两人在CBD漫步时他会指着某大楼说这是他们团队的作品。除事业之外,他最好还有一项极致的爱好,比如攀登,为体验巅峰的感觉不惜投入大量的金钱和时间。

以上的一切并非来自幻想。这都是周羽佳以大半年前的男友彭宇为模脱出来的。当初彭宇向她表露好感,哪怕她周羽佳自小见惯了异性的殷勤献媚,也还是一夜辗转,心中惊喜万端。直到今天,初次约会的场景她还记忆犹新。

那天彭宇刚从欧洲出差回来,两人在一家印度餐厅里盘腿对坐,彭宇从包里摸出一件东西来,推到羽佳面前:“给你的礼物。”

羽佳一看,是巧克力,朴素的一块,出国常带回来送人的那种。

她心中正微微失落,彭宇失声叫起来:“啊呀呀,错了错了。这不是给你的礼物,我时差还没倒得过来,晕乎乎地拿错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那"吱哇吱哇"笑着的弟弟

  

下一篇:你在爱情里死过一次,但终究活着回来了

  

本文标题:待到美人长痘日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85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