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碎碎念}我的眼睛里装着计量器

{碎碎念}我的眼睛里装着计量器

作者:巫其格 2016-02-17 21:18 来源:简书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闹钟里有两个闹铃,一个是起床时间,一个是出门时间。我会比我要坐的那班公交车早到五分钟,然后就站在站牌那看着其他公交车载着其他人呼啸远去。隔着一层车窗都能看见他们疲惫的面容,拥挤不堪的公交车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的英雄梦被淹没掉。和我同样时间段出门的很多,坐同一班公交车的人也很多。至今我可以记住三个形象,但他们的脸确实模糊的。没有记住脸的原因,是因为我有重度的脸盲症,至今我都没记清过那些教过我读书的老师到底长着怎样的脸。一位是喜欢看电子书的大叔,我站着的时候刚好能够看见他白发间的头穴,总有后面的头发不自然却又服帖

闹钟里有两个闹铃,一个是起床时间,一个是出门时间。

我会比我要坐的那班公交车早到五分钟,然后就站在站牌那看着其他公交车载着其他人呼啸远去。隔着一层车窗都能看见他们疲惫的面容,拥挤不堪的公交车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的英雄梦被淹没掉。

和我同样时间段出门的很多,坐同一班公交车的人也很多。至今我可以记住三个形象,但他们的脸确实模糊的。没有记住脸的原因,是因为我有重度的脸盲症,至今我都没记清过那些教过我读书的老师到底长着怎样的脸。

一位是喜欢看电子书的大叔,我站着的时候刚好能够看见他白发间的头穴,总有后面的头发不自然却又服帖的跑到他刘海的部分,总有一点想帮他扒拉过来的冲动。他看书速度一点都不快,手指总是略显缓慢的在屏幕上游走,有时候我会想帮他翻页,他比我提前三站下车。

一位是总是挎着砖红色斜挎包再拎着包裹着便当盒的小包的阿姨,颜色我一时间居然忘记了,她和我在同一站下车,基本上我都走在她的身后,当我拐进单位大厦的那条路的时候,她还是一直向前走,我猜她应该是家政工作者。

另外就是一位连续几天都穿着红色外套的男生,个子不高,走路极快,并且喜欢走近路,通常同时下车,他总能快速地走在我的前面,当然,他也是直走路线。但今天我比他更快,因为手机里新存了一集#奶酪陷阱#的韩剧,迫不及待想在办公室的WiFi环境下看完。

没有看到晨练的大爷,也没有看到遛狗的大妈,负责停车场的三个叔叔每天都分布在三个地点随意指挥着一堆秩序全无的车辆,空气太冷,楼下的流浪猫也不出来晒太阳了,这样总觉得稍显遗憾。

拥挤的电梯里会碰到一些应该面熟却不记得脸的人,比如在同一楼层工作的人。一位竖向比我高一头加脖子在加上两公分肩膀,横向比我宽半圈的全身黑的男人,站在本来视线光明却不能再光明的我的面前。随着电梯送走了一个又一个人的时候,我想绕过他出电梯,终于绕过去也出了电梯,尴尬的是他在我身后也出了电梯。

这让我觉得刚刚的绕过他是多么愚蠢的行为,毕竟当你辛苦的绕过一座山的时候,你发现那座山是假山还可移动,一定也笑不出来。

想起昨天和周灿断断续续地聊了很久,作为同样理想主义的崇尚者,她的悲观程度比我高了很多。其实社会上的悲观主义者很多,他们都被各种各样的烦恼缠身,一个不小心就落进了难过的陷阱里,我不止一次掉进去过。

一个认识十多年的朋友教过我简单的快乐法,就是把目光放到外界,寻找笑点。你会看到走路玩手机的人突然被栏杆绊个大跟头,还会听到别人打喷嚏的声音好像拉长音的“q”,还会看到本该气宇非凡豪放不羁的男生在吃饭的时候只坐椅子的三分之一。很多很多,反正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在这些的不一样里,自己的那些痛苦就被无限缩小,快乐被无限放大。

至少  我不能悲伤地活着。


图源网络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是想住在你隔壁的姑娘

  

下一篇:没有人像我一样爱你

  

本文标题:{碎碎念}我的眼睛里装着计量器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82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