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个北漂少女的日记

一个北漂少女的日记

作者:李敏 2016-02-17 08:04 来源:单读APP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旦你有过被束缚的不自由,自由就显得可贵——一端是自我不断压抑,另一端则一定是获得释放的尽情快乐。

0708

没卸妆就睡了,甚至也没有洗脸。晚上好几次我醒过来揉眼睛,摸到的是刷了两层睫毛膏的坚硬。很晚的时候我在半梦半醒间听着隔壁房间男人讲话的声音,隔音效果真坏,他好像就在门口,让人以为没有门。可我只是又睡了过去,因为我没有选择。不能选择一个有窗的酒店房间,也不能选择一个不在我对着镜子化妆的时候天花板漏水的洗手间。好几次天花板的水滴在我的手臂和脸上,我只是看了一眼我的腮红和睫毛膏,嗯,没有水份在渗入,这就足够。

我有什么资格难过。我想象的是一群像我这样的毕业生,挣得和我差不多,甚至比我更差,比我更没有选择,但我们同在这一片土地上,面对一样的困境。这让诉苦失去意义。我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扎入困境,感受一点一滴的艰难,如果这一切只是体验的话。那日大概 T 处在悲观的境地,突然说,挨过去,会好的,也可能不会好。句子后面是“哈哈”。我喜欢用“哈哈哈”,我用它来戏谑、表达快乐,或者消解悲观和无奈。

但我却比任何时候都倔。开视频跟 S 聊天,他说我给你找了这样那样的房间,网址发过来,我说这个小区生活不好,那个小区离地铁站太远。他突然生气,说你听我的话好不好,像往常我生病又不吃他让我吃的药,他会这么生气。我没有办法考虑他的立场了,也顾及不了他的感受,生硬地说:不要。刚刚我在酒店洗手间头脑混沌地刷牙,猛然觉得我的选择也即我意志最后的阵地。只要我还能说不,说要,我的意志就还是存在的,这样就不会太难过了。至少我还有这么点选择不是吗?

有天晚上我和是同学也是同事的 L 吃完特别难吃的火锅,走过一条铺满碎石的小路,回去找中介。他的工资比我高,住得却非常便宜,一直跟我说你要是租多少多少价位的房子,你的生活会很紧张。我听了也只是笑。然而到了昨天晚上,在因为放弃了房租不低,中介费也不肯减的我特别喜欢的房子,说句“走了”然后离座,打开门,走到公交站,再听他替我算算何谓紧张之后,我感觉到生活的碎屑扑面而来:那是我不得不去面对的因经济拮据而即将下降的生活水平。

“操,我要回去。”风从很远的地方吹过来,我的头发在风中飘。

“你不能一遇到什么挫折就说回去回去,来了就要试着去适应啊。” L 在两个小时前把家里的钥匙给了我,接下来的五天在广州。

我低头踩着仍然铺满碎石的公交站,又抬头看着汽车从我眼前飞驰而过,不说话了。

0710

把房子租好,我没有急着搬进去,过分贪恋和放大这种知道自己可以回到哪儿的感觉。当然是自欺欺人的乐观,没去是因为从广州寄过来的我的棉被,枕头和被单,还在物流公司那儿呆着。没有人愿意回到一间仍然没有自己气息的空房间。

仿佛有新生活在前头,但我压根儿深深感到疲惫。社交和人群似乎不再令我恐惧,我也很好地掌握了通向外向的伪装的途径,因而也深刻认同 W 的话:“没有谁可以做自己。”可这有什么关系呢?一旦你有过被束缚的不自由,自由就显得可贵——一端是自我不断压抑,另一端则一定是获得释放的尽情快乐。能量守恒大概是这个道理。

我尝试在地铁上面无表情地看书,不能看书的时候看人。看到了疲惫的表情,会不自觉感到胜利。这种感觉胜利微乎其微,甚至是幻觉,但足够动人:它提醒你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年轻,且是无价的。于是像有了无形资产,按不下去一种暴发户的膨胀心情。

再就是极其极其意外地发现,从地铁口走到公司的路上,竟然有一小段特别特别像我的家乡,甚至还是我的家门口。这让我在清晨湿润的空气和蜂拥上班的人群中不动声色地欢快起来,南方和北方的距离仿佛顿时消弭,一颗心立马有了依傍。

不断被问起缘何没有留在南方那个地方,用尽深情以后,再提起来时我终于认同没有了回头路。望着大碗里枚红色的姜丝,我不晓得从那儿说起,演戏一样说了句:“我回不去了。”如果你以为我来这儿真是因为理想的召唤,我告诉你亲爱的,不是这样。就是讲也讲不明白是怎样的感情,哪怕只是沾了边儿,都挺开心。虽然天底下也没有人再拉着你谈理想。

这真遗憾,我是一个暂时不再做梦的人。

0713

回家要经过一条马路,一个小区边上的树林,另一条马路,一个水果摊,一条难以界定的路,然后是我住的小区。半个小时,但有绿树和花。下午从超市里出来,手里提的尽是可以在小区隔壁超市里买的白糖,番薯,可乐,泡面。并不轻,可是就提了回去,我家有一张桌子和一扇灯在等我,这样的力气活就不值一提。

和任何人说我在用一种实验的态度在“漂”,玩笑似的,看看它能延展到那儿。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是崭新的,而在我没产生厌倦之前,一切都是可以容忍的(尽管我也没什么立场讲容忍)。

最糟糕不过被房屋中介吓到坐在地铁月台上大哭。那晚大概是地铁安全员的男人,听到哭声走过来,探身看一眼,可能觉得我不会跳轨,又将信将疑离开了。我泪眼朦胧看他,知道他只是在做自己的工作,要谢谢他成全了我的脆弱。忍住泪坐一站地铁回去,应该一脸丧气,对座男人目不转睛。到站后又哭,一个女生俯视我,递纸巾过来。我摆摆手向她挤出一个笑,结果眼泪又涌出来,一点办法都没有。

后来这样走进夜里,在马路上迷了路。去找朋友带我走过的马路,却一直走过去,走到觉得远超正常距离的地方,知道走错路,又走回去搭车。上车忘了到站该下的地方,又坐着公车回到原点。回到住的地方,能吃的饭馆都关了。

还有一个切实的恐惧。昨晚听完讲座走到马路对面搭地铁,只有函洞尽头有一点光。踏进去,脚底下就是河,明知要走的路不会有破洞,恐惧却一点点从心里升起来,每下一脚都胆战。直到路过的摩托车把车灯打进来,路被照亮,终于如释重负。白天还在那儿走过一条桥,像家乡我小时候住的老房子门口流淌的那条。夏天河边木棉花落光,棉絮就抽出来。放学路上这些棉絮被风吹得滚动起来,圆圆地积在街角。故乡真是个温柔的地方。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

  

下一篇:后刘海砍樵

  

本文标题:一个北漂少女的日记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65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