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曾许不负莺花愿丨更9

曾许不负莺花愿丨更9

作者:纪离容 2016-02-16 21:11 来源:纪离容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意外来到北宋徽宗的宫廷,却与他交换了身体。他成了赵姬。我成了赵佶。我逆转了历史的走向,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对东风,曾许不负莺花愿。然
我意外来到北宋徽宗的宫廷,却与他交换了身体。他成了赵姬。我成了赵佶。

我逆转了历史的走向,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对东风,曾许不负莺花愿。

然而我与他,我们生命中的一春又一春,终究是枉付了。

引子

二〇一五年三月。中国国家博物馆“宋代宫廷生活展”开展。

展厅中央的展柜里陈列着一枚宋代双龙金镯。金镯为开口式,镯身中间宽,渐次向开口两端收窄。近端以细丝缠绕打卷成龙首形以为收束。龙首处原应嵌有玉石,现已脱落。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展品一侧安置了放大镜,参观者可以极清晰地看到金镯两端的铭文“连枝”、“离容”。

展品说明上写道:“双龙纹金镯,2007年宋代楚国长公主墓出土。楚国长公主,《宋史》无传。据随葬墓志铭,乃知公主为徽宗第十二女。初封永庆帝姬。绍兴十五年,下降永兴军节度使卢延祚之子卢洎,徙陈国。乾道元年,薨。追封楚国。其夫卢洎官至太子少傅,封和国公。子粹卿宁江军节度使,端卿昭信军节度使,清卿容州观察使。此物疑当为公主随嫁之物。‘连枝’字铭应系夫妇好合之类的吉祥祝辞。‘离容’字铭,阙考,或云为公主名讳,或云为工匠姓名”。

二〇一五年四月。开封万岁山遗址公园。

时方仲春,柳媚花秾,开封晴空万里,骄阳似火,已炎热似盛夏。豆大的汗珠从额前滚滚滑落。背后的双肩包沉甸甸的,里头除了旅行随身衣物之外,还有两册《东京梦华录注》与《汴京遗迹志》。出门带着古籍以备查考,纯属多余。

屋漏偏逢连夜雨,今日值逢一年一度的万岁山遗址公园庙会。园内人山人海,寸步难行,直挤得人透不过气来。本就窒闷的空气,此刻更添一重心烦燥热。可是来都来了,又不甘就此折返旅馆。于是一心避开人流,只闷头择了僻静无人的上山小径。也不知走了多久,终至一处幽深阴凉地。桐荫委地,风摇花枝,极是清静宜人。索性择了一块干净石头坐下,悠闲掏出手机一看,“14:37”。坐到三点再下山也不迟。

“得得得”,震天动地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但见铁骑前导,后随象队。大象各各以纹锦被披身,上安金莲花座。复以金辔笼首。控象人跨坐其颈。象队行过,乃是一群奇装异服的侍卫,有的裹着交脚幞头,有的以锦为绳,绕系全身,有的执大斧,有的腰间跨剑,有的手执锐牌,有的捉持镫棒,有的数十人唱引高旗画戟。五色介胄之士或戴小帽锦绣抹额,或系黑漆圆顶幞头,如是千许人。旗扇之上皆绘龙或虎或云彩或山河。复有一面大旗,上画黄龙。前导过后,又见数百人,一律系真珠结络短顶头巾,或着锦袄,或着紫底杂色小花绣衫,束金带,或着红底团花褙子。间中乃是一辆缓缓而行的玉辂。队列最后又有数百人着小帽直褙子、紫色战袍护驾。千骑万乘,衮衮而来。

这是……皇帝出行驾行卤簿表演……?万万没想到,园方剧团的考据功力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简直与《东京梦华录》的记载若合符契。得赶快给闺蜜发条微信,告诉她们,开封万岁山遗址公园必须一游。待拿出手机一看,咦怎么没信号了?罢了,想来应该是在山里,信号不稳定。先看表演才是真。如是想着,一跃起身,适才的疲倦一扫而空,大步迎着队伍走去。心下一阵窃喜,那些挤在山脚下赶庙会的人呐,可不是错过了一场大型演出了么。可见,人多的地方,准没好事。我大概忘了,现在我眼前的人也不少。

铁骑中一人忽而勒马折身向我奔来,“…………”

哦,肯定是要打赏的。我懂的。摸出钱包,给多少呢?50元?10元?5元?1元?思来想去,最后抽了一张10元递给他。然而他没有接,只定定地看着我。我的手僵在半空中。难道嫌钱少?

“…………”,那人双眉紧蹙,拔高声音重复了一遍。他是在和我报价吗?但至于那么凶吗?

“你……你……你能不能讲普通话?”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那件曾经不懂的事

  

下一篇:南京南

  

本文标题:曾许不负莺花愿丨更9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63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