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自焚

自焚

作者:九天凉 2016-02-16 19:07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从此以后,哪怕长风十里吹,海浪千层起,都不可能带给我任何关于阿晚的只言片语。

 

我不是这剧中人,不知你当时情深如自焚。

——九天凉

古朴的砖瓦房里传出凄楚的晚祷歌声,偌大的堂屋里支着的灵堂显得孤零零。

墙边的板凳上坐着几个男人,三四个男人正吧嗒吧嗒地抽着烟,烟雾袅袅中,一个男人发黄的脸上是被岁月镂刻下的纹路,嘴周围冒出了青胡渣,他的嘴正一张一合,那沙哑的哀楚的声音就飘了出来。一点也不好听,却让闻者,那么那么想哭。

一卷烟抽完,他们便站起身来,打着已有些年月的锣,唱着阴阳怪调的歌,围着棺木转了起来。

供奉于香火间的遗照,明眸善睐的女孩笑得没心没肺,让人无法置信,此刻,她不动声色地,静静地躺在黑漆漆的棺木里。

我坐在院坝的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前,披头散发,双眼凹陷,毫无先前的神气。我已经熬了两夜了,这是陪你的最后一夜,想到这里,我转头望了一眼灵堂里的遗照,心里顿时翻江倒海般难受起来。

我撑着脑袋,万千呜咽哽于喉间,迷迷糊糊中,你从村口一步一步向我走来,还是一贯的张扬跋扈,你雷厉风行地奔驰到我对面,自顾自地坐了下来。我没抬头,问:“有烟吗?”

你不开腔,在身上摸索着,从衣服荷包里摸出了一包红双喜,递给我。我正伸手去接,可是,跟你一样张扬的红色外壳的红双喜,渐渐隐没淡化,然后,就是你夹过很多烟,瘦骨嶙峋的手,接着就是身体,已经退化到脖子了。

眼见着你笑得张扬的脸也快消失。我惊得一声惨叫,在身后人的推搡下,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双手一摸脸,一片潮湿。

“你做噩梦了?”虽是疑问句,却是毋庸置疑的口气,带着浓浓的沙哑,刺激到我耳膜。

我条件反射性地站起来,赤裸裸地盯着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依旧眉目清朗,但整个人看起来都单薄了好多,仿佛短短几夜便苍老了几十岁。

男人的手僵在空中,干冷地“呵呵”了两声。耷拉下眼皮,眼底的难过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

阿晚,是他让那个光芒万丈的你销声匿迹于这世间,我恨他不比你少,可是,他这一刻,看起来真的好孤独啊。我的心软了又硬,硬了又软,接着,就被沉闷压抑牢牢地堵塞住了。

我不能再看他,你出事的第一个夜晚,他就来了,我一直没跟他打过照面,因为我怕我忍不住,会拖起板凳就向他砸去。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谁拿往事暖杯酒

  

下一篇:小王子的玫瑰花

  

本文标题:自焚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62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