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盛夏无欢(一)

盛夏无欢(一)

作者:dear木木 2016-02-16 15:16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乐欢母亲不说出身富庶之家,可是穷归穷,这样的套路却还是第一次看到,心里有多震惊自然是不用说了。

很多年以后,乐欢坐在云青镇唯一的一间茅草房上看着远处此起彼伏的高楼,总是想起老屋,可是她却记不起老屋里的那些人赋予自己的惨烈人生。

一、老屋后的柚子树

乐欢最先记起的是老屋后面的那一棵柚子树,那是母亲还未来到这边的时候便已经有了的。树是乐欢的爷爷栽种下来的,想起那棵柚子树便想起了父亲想起了爷爷,三伯父,二伯父,大伯父,以及他们的妻子们,模糊的记忆慢慢变得清晰。

秋天,满树的柚子已经成熟。

乐欢特意挑着柚子成熟的时候回来,可是这个秋天,一树柚子显然已经被人遗忘,它们完好无损地挂在那里,只有那树干中间一条凶猛惨烈的划痕昭示它的历史感。

柚子树前是一排用厚厚的泥巴砖搭成的老房子。房梁是用木头做的,进门抬头就能看见房顶蒙了一大块的透明塑料用来阻挡雨水和雪;再上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茅草,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屋顶的茅草已经所剩无几,只剩下底下的几根木头在支撑着这泥砖搭成的房子,摇摇欲坠随时面临着倒塌的危险。

乐欢最先想要回忆的是母亲。乐欢记得母亲说过,她的外公是个教书匠,在那个只要识字就算文化人的年代里,尚且读过几本书的母亲在别人看来那是名门闺秀,令人神往。

外公有几个女儿,但是在年轻一辈中学习最用功、最有天赋的莫过于乐欢的母亲,他也一直以这个小女儿为傲。

乐欢的母亲及笄之后,便有媒人上门提亲。一开始的时候,外公甚是开明,他对母亲说:“婚姻大事,乃是你一辈子的大事情,半点含糊不得。虽然大家都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你一直都是个有主见的孩子,爹爹希望你能擦亮眼睛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他也喜欢你的,这样爹爹也就安心了。”

外公之所以如此放心是因为当时敢前来求亲的人,莫不是家有良屋良田,他想便是女儿闭着眼睛挑一个都差不到哪里去的,却从未想过母亲会找到父亲那样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

那一日,乐欢的母亲在田埂上劳作时,被同村的一个无赖遇见调戏,是乐欢的父亲出手相助。一开始只是感激,之后,来往的次数多了,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二人情愫暗生,有了感情。

外公反对,坚决不同意,之前那个开明父亲的形象全然崩塌,连影子也都消失不见。

乐欢母亲的性子是前所未有的倔,那感情没有戳破的时候还好,如同一口被封印的古井,至少表面看上去是平静无波的。可真的掀开,便是滔天的巨浪,让人不敢回望。

乐欢的母亲与乐欢父亲私奔了,她罔顾礼教、不顾父母反对,也执意要与心爱的人在一起。

后来,乐欢的父亲带着乐欢的母亲回到自己的老家,和自己的父亲也就是乐欢的爷爷以及尚未分家的二哥住在一起。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石头的味道

  

下一篇:远行

  

本文标题:盛夏无欢(一)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60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