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七宗病之香味综合症

七宗病之香味综合症

作者:蔡要要 2016-02-16 11:12 来源:蔡要要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莫科得了一种古怪的病。他第一次发作,是在地铁上。他站在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旁边,那个姑娘穿着一件吊带裙子,被人群挤得紧紧的挨在他身边。莫科的
莫科得了一种古怪的病。他第一次发作,是在地铁上。

他站在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旁边,那个姑娘穿着一件吊带裙子,被人群挤得紧紧的挨在他身边。莫科的鼻子非常好使,他可以清晰的闻到那个姑娘身上一切味道。柠檬洗发水的气味,炎夏路上渗出的汗珠,她裙子上残留的洗衣液的味道。还有,她用了香水。那是一款木调香气的香水,檀香木、麝香、还有一点巧克力的味道。莫科不易察觉的吸着鼻子,想这是一个气味好闻的女人,而且漂亮。她还有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偶尔扫过莫科的脸,附着某种冷淡的诱惑。莫科几乎要为自己的好运气鼓掌,整个车厢里充斥着狐臭的气味、一股酸腐的中年人的气味,还有人似乎刚吃了韭菜盒子,那味道简直就令人作呕。只有这个姑娘,在隐秘的散发着芳香,像一朵沉默的花,静静的绽放。

大概三站地过后,莫科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的脚心,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瘙痒。就好像有一只羽毛,在轻柔又轻贱的扫过他的脚底板。他几乎要被这种又酥又麻突如其来的感觉刺激得呻吟出来。他别扭的挪动着身子,那个好闻的姑娘不禁看了他一眼,还抬起手拨弄了一下头发。她身上的香味,更浓烈的串进了莫科的鼻孔,真是香。不过莫科很快就没有功夫来欣赏了,他的脚底不但痒麻难耐,还开始隐隐刺痛,让他无法站立。莫科身上淌下滚滚的冷汗,他紧紧抓着扶杆,才能勉强不倒下去。

那姑娘下车了,那唯一好闻的气味也随之消失。车厢里所有恶性的气味重新包围了莫科,他在心里狠狠骂着粗话,脚底似有千军万马碾压,而唯一的享受也失去了。说来也是奇怪,过了一会儿,莫科的脚底不痒了,他又可以衣冠楚楚带着微笑站在那里。就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莫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虽然那天晚上回家他脱下鞋袜,看见脚底留下了一些类似水泡的痕迹。大概是新袜子过敏吧,莫科这么想。但是第二次,就更令人发慌。莫科那天想去超市买些东西回家。超市的人都像在不要钱一般往购物车里填着各种东西。排队付款的时候,排在他前面的是一个小白领,她用了一些拙劣的香水,气味浑浊却又浓烈,一直在骚扰着莫科的鼻子。莫科打了一个喷嚏,想来表达自己不满。就随着这个喷嚏,那种有些熟悉的痒又回来了,可恶的出现在脚底,弄得他酸软不堪。莫科实在无法抵抗,他丢下购物车落荒而逃,冲到厕所去检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惊奇的看见,自己的脚心,如同一块腐烂的肉,流出令人恶心的脓液。可是他穿的不是新袜子,在那个喷嚏之前,也没有发生任何使他不适的触感。莫科在厕所呆坐了很久,连厕所里刺鼻的尿骚味都没有能打扰他,过了一会儿,那块皮肤就以令人惊奇的速度愈合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以为是做了一个梦。

这样事情开始变得越来越频繁,电影院里的小女孩,公司里的女同事,偶尔路过的艳女,只要她们是香喷喷的,莫科的脚心就会发出抗议。甚至有一次,莫科站进电梯,他敏感的闻到里面残留的香水味,果香,有柑橘和龙诞香的气味,很性感的一款香水。可是他不及分辨更多,几乎也就在瞬间,莫科的脚心又开始以狂躁的态度痒了起来,不但痒,还非常的刺痛,他几乎不用看都能感觉到脚底皮肤在溃烂的过程。那天莫科不得不走出电梯,足足爬了十七层回家。

莫科最终去了医院,可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换了五家医院后,只能认定,自己大概是不能闻见任何的香水味了。医生给他开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药,他吃了一阵,可是病症反而越来越重。他几乎不能出门,因为整个街上,那些香水的味道都无处不在。莫科必须戴上厚厚的口罩,尽力的屏住呼吸,才能预防住那些诱人却又可怕的香味。他痛恨自己的鼻子是如此的敏锐,因为现在哪怕只是一点点香味的残留,都能要他生不如死。莫科只好开始在家工作,尽力减少出门的次数。偶尔出去一下,也是全副武装的保护起来。

他也不能和任何一个女性见面。因为他发现,哪怕是几天前用过的香水,他也能轻而易举闻出来。有次朋友非要给他介绍个女朋友,他忐忑的去了,约在一间咖啡屋。下午咖啡屋里没有什么人,加上充盈着咖啡香气,使莫科有点安心下来,也开始期待这个约会。那是一个大学老师,一头浓密的长直发看的莫科砰然心动。他们马不停蹄聊着天,从城里最好吃的煎饼果子聊到叔本华,安全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最后他们决定一起去吃晚饭,走出咖啡屋,站在刮着冷风的街上,莫科非常绅士的帮她穿上大衣。就在这位大学老师抬起手臂的一瞬间,莫科还是闻到了。那应该是一两天前她涂上的,是一款非常优雅的香水,其实和她的人很搭配,小苍兰和茉莉的气味,细腻温柔的残留在她的肌肤上,一点点散发出来,扑向莫科,席卷出一道冷酷的风暴。果不其然,莫科的脚心在瞬间给出了强烈的反应,他溃不成军,丢下那个美丽女老师,慌乱的逃回了家。

从那天之后,莫科拒绝约会,他已经害怕了。他不敢再去靠近任何一个女人,那些女人,都用过香水,而这些本该是充满诱惑的气息,对他而言,却已经是致命的毒气。莫科只能蜷缩起来,极力的避开那些不知道为什么会引起他脚底生疮的味道。莫科的生活越来越单调如一潭死水,有一个无形的罩子,如影随形般笼着他,把他与世隔绝起来。

更令他更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些原本令人厌恶的味道,现在反而可以相安无事了。垃圾箱,菜市场,又或者是公共厕所里的臭气,莫科不再反感,他平静的吸入那些气味,用来抵抗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那天莫科想吃鱼,他去了鱼档。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在卖鱼,她健壮而可爱,红扑扑的脸蛋像是一只俏丽的苹果,手脚麻利的帮莫科收拾好一尾活鱼。收钱的时候,她有点害羞的接过去,展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莫科已经绝望的心,就在那一刻,如同鱼池里蹦跶着的活鱼一般,激烈的复苏了。

莫科开始约会这个卖鱼的姑娘,他陶醉于她身上带着的一点儿鱼腥气,她也从来不用香水,她身上的味道是朴素又健康的,简直可以用纯洁来形容。莫科觉得自己终于开始走运了,上天还是有点眷顾之心,至少还安排了这样一个可人儿给他,让他的隐疾得以释放一些安心。莫科可以放心搂着她,亲吻她的脖颈,不用担心什么香水味,会让他脚底不安的瘙痒。这个姑娘,在莫科心里就好像是上天派下来的天使一样,那么特别,她和所有的冒着香气的女孩子都不一样,她是简单的,不用任何人工的气味来掩盖自己身上的特别。

莫科和她进展的非常顺利,她总是很羞涩,安静的听莫科说话,并不发表自己的意见。莫科不在乎这些,他只要能拥有她,就已经很满足了。在三个月之后,莫科终于邀请她在自己家里过夜。他想是时候了,也许下一步就是求婚了。他在家做了一顿丰富的晚餐,和她一起看了一部浪漫喜剧,还接了整整一个小时吻。最后她说,睡前,要去洗个澡。

莫科躺在自己的床上等她从浴室出来,她洗了很久,莫科有些偷笑,他很久没有和女人做爱,前面的时间,他都在隐忍自己的欲望,因为不想把这段特殊的关系搞得庸俗起来。但是今天,他就要得到这个上天赐给他的专属女孩儿,他想着这一切,露出满意的笑容。床单是早上新换的,干净又柔软,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好起来了,不会再出什么让他惊异的岔子。不过只是香水而已,这不会再影响到莫科的生活,他有些像喝醉了酒一样陶陶然起来,仿佛要陷入他柔软的床铺,做一个清醒却美好的梦,他还好像能看见他们已在举办婚礼,在一片草地上,有可爱的小孩子跑来跑去,天空是明媚的水蓝色,阳光璀璨的几乎要滴下来铺满整个世界。

她终于洗好了,莫科听见她关掉水龙头,拿起自己的大毛巾擦拭身体,悉悉索索的穿上衣服。这五分钟格外的漫长,莫科想她的身材是很好的,有着年轻女孩子特有的紧致和曲线,他安静的等待着。她从浴室里出来,穿了一件似乎是她新买的睡裙,料子有些廉价,颜色是有点艳丽的桃红色。不过这不会减少她本身的可爱,她的皮肤因为刚洗了热水澡而发出粉红色,头发湿哒哒的搭在肩膀上,她低着头,不敢看莫科。她就像一个小新娘,在等待被掀开盖头。

可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是气味,气味不对。莫科忽然坐了起来,他闻到了。她用了一点儿香水,而且显然,她的品味不太好,这款香水的气味可以说是糟糕透了,浓烈的玫瑰香,混杂着肉豆蔻令人晕眩的气闷,还有一点腐烂的苹果的味道,又甜又腻。莫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鼻子,他无奈的坐在床上,感受到他的脚底,那种久违了的酥痒和刺痛,正一点点的侵蚀上来,脓液在可耻的流动,皮肤也在激烈的爆开来。她站在原地,等着莫科对她的召唤,她还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气味,正在折磨着这个一分钟前还爱着她的男人。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那高高的塔尖

  

下一篇:

  

本文标题:七宗病之香味综合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60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