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想把小记忆都抠出来

想把小记忆都抠出来

作者:李春银桑 2016-02-16 06:14 来源:李春银桑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要知道我们班很多女生,都是要妈妈给扎好辫子才上得了学的,可我从来都是自己扎。镇上能买到的各种头绳,花饰,发卡都在我头上出现过,可以一周扎得不

要知道我们班很多女生,都是要妈妈给扎好辫子才上得了学的,可我从来都是自己扎。镇上能买到的各种头绳,花饰,发卡都在我头上出现过,可以一周扎得不重样。粮站的大人都夸我真会扎。

喜欢穿裙子,最喜欢妈妈带回来的,充满了花纹和褶子,摸起来手感滑溜溜像缎子的那一条,裙摆到腿肚子,以自身为轴,飞快打转转的时候,裙子里鼓足了风,像一个大灯笼,和别条裙子转起来都不一样,短而薄的波点裙像伞,会露内裤,但把松紧搂到胸上面就成了抹胸,蛮飘逸。

第一个喜欢的人是我嵩嵩哥哥。因为他有一对扑闪的大眼睛,和一对随便挪动下表情就跑出来的大酒窝,他还是两道杠,每周有一天会站在小学门口值日:拦下没戴红领巾的同学,记下班级,然后扣这个班级的分。每次每次,我都挤在嵩嵩哥哥二道杠的下面,庄严地监督着大家的进出,这是我嵩嵩哥哥哼。小心我让我嵩嵩哥哥不让你进校门噢。在嵩嵩哥哥的光环下,我也显得小巧而神气。

想我小学时,也是品学兼优,当过副班长,语文科代表,文艺委员,元旦主持人,鼓号队大鼓鼓手。下巴和两手扣住好不容易收齐的满一摞作业本进办公室放好位置啊,老师把作文拿去念更过分抄在黑板上讲解啊,每周五下午第三节课主持思想品评课啊,纪律乱成一锅粥时把书往桌上一拍大喊别吵了啊,包揽节庆日黑板报更新啊。这些事嘛,我自己是觉得很有风头的。难怪常常对着现在这样一个自卑,胆怯,怕事,保留意见的自己,会一点也想不出是怎么得来的。

小时候每次接妈妈电话啊,先郑婆婆站在她家后门朝我家喊,银银!电话呦!我听见了就应,好!然后放下作业或动画片,穿过郑婆婆家有一排猪圈的后院,穿过堂前,开一道纱窗门,进到卧室,急忙地拿起五斗橱上肚面儿外翻的听筒。都是站着接,都不坐。也有出去野去了,没有接到的时候。

有一天,易怀莹不知从哪得到了一瓶涂改液,转给了我。那也是改正纸在我心里黯然失色的一天。那些摇一摇,按一按,挤一挤,就冒出来的白色汁液,可是很金贵的,两块钱一瓶呢!我握着她,小心谨慎涂了好几次,才基本做到覆盖均匀,并能把握好挤按力度与流量之间的平衡。等完全干透可是需要耐心才行的,之后用手摸一摸,凉津津一小块,比周围的纸都分外白一些。我认定这是一个伟大的发明,觉得该用它做一件像样的大事。结果在最显眼的主卧的门上,郑重写下,“这是李兰君的家,知道吗?”后面一句“不准来偷我家”省掉了,因为我相信我的名号已经对小偷有震慑作用。

初二时,妈妈把两个绿色胶皮本子交给我保管,那是她16岁前后用的日记本和歌词本,两本都是满当当。啊,光是1984年7月5 晴之类,都让我心神脱轨,更别提出现爸爸名字的某一页,大舅舅小舅舅名字的某一页了。想着日期然后推算那时爸爸和舅舅们才是多少多少岁的毛孩子---小舅舅小到可以喊我姐姐啦。妈妈的字也没变---是我平生都再也没见过的一种独到和隽秀。和妈妈比起来,我的字缺乏辨识度,了无生趣,有信心一辈子都赢不过16岁的妈妈啦。歌词本里只记得《大约在冬季》和《迪斯科》两首了。

小舅舅教我的,邮票上的邮戳印可以用手指沾口水搓掉,然后投入二次利用。一开始半信半疑,成功实践一次后很久,我都狂热于“用口水把邮戳印搓掉”这件事。现在家里有一堆失去了邮票的旧信。

两个人霸住一个火盆烤火的一天,姚婕第一次唱歌给我听,蔡依林的《爱情三十六计》。姚婕教说,sorry get out 要唱成sorry get 哇噢。便第一次感受到音乐的魅力,哇噢,很酷嘛。后来第一次听MP3,是陪姚婕去剪头发时,她给我保管了一下(也是借别的同学的MP3)。两只耳塞放进耳朵里,音乐不像来自耳塞---明明是从很远的地方包围过来的,一下子周身都是听觉,酥酥麻麻。这让我太惊讶了,那里面奏的,唱的,都是为我一个人,啊哈,全世界都是我的。理发师傅正在给姚婕吹头发,几个学徒蹲在门口抽烟,马路上也没有变化。我第一次拥有全世界,他们都不知道。

最近一个人看《家有妙招》看到乐不可支,什么纸巾盒自制抽屉储物盒啦,饮料瓶底巧做装饰花啦,完全是《论屌丝如何机智居家の终极奥义》 。忽而想起,初二我还给《家有妙招》投过稿呢!是用大雪碧瓶做灯笼吧,还很贴心地仿造 《家有妙招》的编排版式,给自己的妙招取了很顺滑响亮的名字,以及胡拆如何拆招,最后我的妙招完胜的相关情节构想等。信寄出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我对《家有妙招》的关注更密切了,生怕错过我的妙招在电视上的播送。

其实《家有妙招》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每集都会以一个小魔术的表演或揭秘做收尾。因为都是小道具类魔术,非常好上手。我每回看完都迫不及待蹦跶哒跑去演给阿婆看。现在想来,第一个会想变给阿婆看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只有阿婆总都在家里吧,而且看得呵呵呵,笑出一脸崎岖发亮的褶子,也看不出破绽,所以我每次都很成功。最擅长的三个魔术,两个扑克牌魔术,一个吸管魔术,其中两个都是《家有妙招》里黄薇教的。再后来,感觉我的妙招大概被扔进垃圾桶了,伤了心,就不看了,对魔术的求索随之戛然而止。

不记得第一个可以一下单手支开扇子的同学是谁了(不是甩开),反正后来每个人都开始练。扇蔑和布的那种扇面才会有最佳效果,纯木片扇或糊纸扇都做不到。那种“吃呜啊”的声音,是递进的,层次的,一字排开的,真的酷毙了。等我掌握这门技能后,转笔又流行起来。

转笔,动作幅度小,无噪音,上课时间可以利用起来,花式多,探索永无止境。有的时候在考场里,看到别班的同学的转笔,活叫个漂亮,叫个精巧,看的都呆了,忘了做题,满心想拜师问人家怎么练的。而且转笔是一旦学会了,就会成为相伴终身的小习惯,除非不碰笔。以至后来我都很难想象,那些听老师讲课但没有做笔记的时刻,还有那些在思索解题思路但还没有下笔的时刻,若不转笔的话,手该干什么?所以,在我的世界观里,折花篮,编手串,转书什么的,都不过是流行一时的小把戏,而转笔不一样,是高阶的,恒久的。

初中食堂里的藕丁大馅煎饺,三角钱一个,勾过芡的藕碎,除了调味,别的什么也见不着,但就是好吃到不行。买藕丁饺子的菜票,我花了一个早读的时间画过一张,用红色批卷笔画的食堂的章,还用油手揉搓做旧,非常仿真。后来花出去了,心安理得,因为我有在背面写:这张菜票是画的。你自己没注意怪谁呢。同学们啧啧称赞,说李斓珺以后都可以自己画菜票了,我只是憨厚而自豪地呵呵呵呵呵。我们过把瘾就死星人会把三毛钱放在眼里吗?又不是一块。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零零碎碎黑白稿

  

下一篇:原来我也是段子手

  

本文标题:想把小记忆都抠出来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58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