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送饭侠【10.21】

送饭侠【10.21】

作者:死悸的番茄 2016-02-16 01:11 来源:死悸的番茄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丁一点曾对我和刘果果说过,送外卖是个技术活。在C市师范大学男生宿舍三栋,和女生宿舍七栋,没有人不知道丁一点的电话号码的人。所有人对丁一

丁一点曾对我和刘果果说过,送外卖是个技术活。

在C市师范大学男生宿舍三栋,和女生宿舍七栋,没有人不知道丁一点的电话号码的人。所有人对丁一点的送饭速度有目共睹。

“别看他长得憨憨的,他跑得可快了!上次从学校西门跑到东门,他只花了五分钟不到呐!”在街道上被随机采访的人,对丁一点,大多都是这样一套说辞。对他的印象也只有【三十出头】、【爱穿白色T恤】【黑矮胖跑得快】【言语幽默】这样的简单元素。没有人知道丁一点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记得他何时开始送外卖,丁一点就像某片凭空出现的像素,横亘在现实中,神秘莫测。丁一点几乎送任何除了螺蛳粉和在学校后街买不到的东西之外的饭菜,他驾轻就熟,后街上所有饭店的老板都认识他。而他所隶属的外卖平台,在这一条后街,也只需要他一名员工。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丁一点只是一个跑得稍快的外卖员,只有一个人不这么认为,那就是新闻系的刘果果。就在刚才,她像一阵狂风一般冲进男生宿舍将穿着恐龙睡衣的我从睡梦中扯醒,在门房秦大爷玩味的酣睡中把我拖行过整个篮球场,指着将近两层楼高的学校围墙一边摇着我的肩膀一边喊道:“我发现啦!我发现啦!”

“你发现什么啦!你是阿基米德吗?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来这里是要给我表演一下浮力定律吗?”一连串的莫名其妙让我又怒又惊,不由得展开了吐槽之魂。

“我跟你说!我发现了丁一点的秘密!我觉得我已经可以拿本学期传媒部【朴丽策最佳小记者奖】了!”

“你是猪吗!这种事情白天说也可以吧!为什么要大半夜把我扯到这里来啊!你是变…”说到这里我突然下意识地住了嘴,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刘果果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她的好奇心令人发指,为了摸清闺蜜的渣男前男友的动态,她甚至可以跟踪那男人一整天,最后在网吧将一边愉快地打英雄联盟一边卿卿我我的狗男女抓了个正着。她的观察力也不容小觑,每次看见我嘴角残留的辣椒片或者身上的油气,她就能大体猜出我跟谁去吃了饭吃的是什么。就是这样一个神经质的女人,在北京时间23:42的现在,把我从男生宿舍拉出来,指着一面围墙告诉我她发现了一个外卖员的秘密,让我瞬间作废了她【神经质】的评级,从此以后她在我眼里只能是【神经病】了。

刘果果倒是完全不理会我对她的不敬:“你听我说张晓路!这绝对是学院本年度最劲爆新闻!我刚刚看见丁一点送完夜宵以后,从这里跳出去了!”

“卧槽。”听到这句话我也吃了一惊,因为我知道,这面围墙的后面是学校紧邻着的一座名为青石的小山,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下,那座山几乎就是校园怪谈生产机,各色妖魔鬼怪,都市传说都在此有一席之地。

“我已经打听过了,丁一点平时都住在后街的孙老板那里,所以他翻围墙绝对不是为了回家!”

“废话,你家难道住山里吗?还有,你是不是看错了,大晚上的会不会是猫猫狗狗之类的?”

“绝对不会,你看这个。”刘果果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表,手表是银色的,在刘果果的小手电的照射下反射着灿烂的光。作为经常坐办公室,从丁一点的手里接过无数次午饭的我,一下就愣住了。

那确实是丁一点的手表。

【未完】

2015年的那个秋天的夜晚,本来跟二十年来的所有夜晚一样平静,但我从未想过在刘果果把我从宿舍里拖出来之后,我的世界观居然会在那之后的九十分钟内瞬间崩塌。

“张晓路,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需要这条新闻!”刘果果神色激动地说,“你知道这是丁一点的手表吧,我们应该去找……”

“我怎么觉得我们应该报警……或者把他的手表收拾好明天等他来送饭的时候还给他?现在大半夜的,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快回去吧。”我一边说着一边怂恿着刘果果回宿舍,然而她却一直站在原地,用一种千反田爱瑠的目光注视着我。我知道那种眼神,她根本不可能动摇我。

两秒之后,我接过她的微型手电和小包,看着她爬上围墙。

学校的围墙是08年新修的,一开始所做的那些玻璃片防范措施早已经被磨平,刘果果虽然个子不高,但胜在灵巧,她只犹豫了一会就跳了起来,双手攀住围墙,努力向上爬去,并且以眨眼的速度掉下来。

“放弃吧刘果果同学,你这样子是毫无意义的。”

“张晓路我草泥马,你敢不敢来搭把手?”刘果果烦躁地上下拍动着双掌,然而我还没回话,她忽然又换了另一副面孔,用一种诡异的语气问道:“你是不是怕鬼?”

卧槽,我张晓路好歹也是个新时代的大好青年,热爱祖国崇尚科学团结友爱阅片无数,怎么可能被牛鬼蛇神给吓住,就算真有牛鬼蛇神,作为港日泰三个地区的恐怖片几乎都看了个遍的人称阴阳先生张晓路的我,就算直接让我无限恐怖我都不怕,我会怕这区区一座青石山吗?想到这里,我不由分说的揽住刘果果的腰,使出全身力气把她抱了上去。

“现在总行了吧。”

“可以,加分。不过强行占本姑娘便宜,扣分,功过相抵了。”

“哦行,那我走了啊。”

“唉?你等会!”刘果果焦急地伸出手。

“干嘛?”

“那边太高我下不去,你也给我上来!”

大仇得报,我露出一个满口白牙的微笑:“你是不是恐高?”

“张晓路你大爷!”

过了大概五分钟,刘果果才敢从围墙上跳下来,此时已经是23:55分了,月光下的青石山冷峻而诡谲,一条用砖头铺出来的上山的路夹在两片幽静的樟树林间,像一条静默的长蛇,它的头顶可能就藏着一张血盆大口,等着我和传媒战士刘果果葬身蛇腹,英勇就义。想到这里,一股出于本能的恐惧涌上我的后背,我下意识地朝身后望了望,发现刘果果也在看着我,手里的手电开着,指向地面。

“你真的确定他上山了?”

“我百分之百确定。”

“为什么?女人的直觉?传媒人的果断?超能力者的技能?”

“你看嘛,现在都秋天了,这些树叶早该掉下来铺满这条小路了,可是这路上的砖头都像我们班那个交际花的穿着一样暴露,路上一片叶子都没有,两边树林倒是掉了不少,很明显有人清理过嘛。”刘果果说着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你妹啊敢不敢比喻的稍微尊重语文老师一点啊!像交际花的穿着一样暴露是什么鬼修辞啊喂!还有你说有人清扫过,难道丁一点一边上山一边还要扫地吗?”

“嘘!别吵!你吐槽这么大声音,会被他发现的!”

“我特么吐槽是我自己的错吗?”

刘果果不再理会我,她已经提起手电先一步踏上了砖头路,我没有办法只好慢慢地跟了上去。上山的路很清静,偶尔还能听到蟋蟀之类的虫子发出的窸窸窣窣声,然而越是这种安静的环境,却越容易吓到人。尽管我已经跟在刘果果身后很紧了,她却仍然每隔几秒钟就回头看一眼,生怕我下一秒就从她背后消失,把她一个人丢在充满校园怪谈的山上。

“喂,是不是该回去了?”我轻声问道。

“不行,我们今天必须得找到他。”

“可能丁一点根本就没来过这里,这都是偶然,地是护林员扫的,表是他偶然遗失的,我们只是两个莫名其妙的逗比而已!”我几乎把我在当时的场合所有能用的劝诫之词都说完了,然而刘果果却不为所动,甚至一句话都不说,仍然面不改色地向前走去。我想起她曾经在拿到校园记者证的那一天她说过的话

“永远不要质疑一个媒体人对新闻的嗅觉!”

现在我在思考刘果果究竟有多大的嗅觉,能在一座偌大的青石山里闻见关于外卖员的新闻味道,莫非她是看见味道的少女吗?

“咻——”一道冷风吹过,一股煞气扑面。

“来了,好像不是丁一点”刘果果咽了一口口水,她跟我也感受到了来者的不善。

“走,赶紧下山。”我扯了一把刘果果的臂弯,就要带她往山下走去,然而一道突然出现的不可能的石墙突然出现在了我身后——我们来时走过的路上。一股肾上腺素从我体内飙升出来,刘果果很显然也愣住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大爷的,这他妈也太玄了。”

“你他妈才玄呢,这会儿还能学京腔说标普,我真敬你是条汉子……不过你说这个是不是叫鬼打墙?”我一边说着一边回头看向刘果果。

刘果果还在那,但与平时不同的是两只穿着长袖的枯槁的手从她腰际的黑暗中伸了出来,交叉在腹前。那手臂呈青灰色,袖子是海蓝的,蓝的扎眼。

“卧槽,僵尸。”我和刘果果同时喊出声。

“错了,我是小僵尸小木木,你们是谁?”刘果果身后的僵尸口吐人言。

【未完】

“夜幕下的青石山,不是特别好。”——尼古拉斯·张晓路

我觉得多年以后,我一定会在某本自己的书里写下这样的一句话,以表达我对今晚的惊惧。一只如同港片里标准僵尸形象的清朝僵尸就那么直愣愣的站在刘果果身后并环抱着她。它青面獠牙面无表情,还有又黑又长的指甲和没法弯曲的关节。刘果果惊恐地望着我,大气都不敢出,因为看起来被僵尸搂住绝对不是什么浪漫的事,僵尸可不会厮磨她的耳鬓,对她柔声柔气地说you jump,I jump这样的话。

“我是小僵尸小木木,你们是谁?”僵尸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很显然没有上一次那么有耐心。

“卧槽大新闻,丧尸居然是会说话的。”刘果果小声咕哝着,尽管声音很小,还是被我和自称小木木的僵尸给听到了。

“我不是丧尸!我是小僵尸小木木!你太过分了!你都不跟我打招呼!我生气了!”小木木一句话用了五个感叹号,然后气急败坏地从刘果果身后跳了出来。

“刘果果!”我刚想上去把刘果果救回来,没想到僵尸小木木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直接横在了我俩中间,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一口大黑牙,目露凶光,双手前平举,眼看就要吃人。

随后,小木木往地上一躺,哭闹起来。

“你们这群坏人……呜呜呜欺负人……”

刘果果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跑回了我身边,我们两人看着地上穿着清朝官服的小僵尸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突然,从另一边的树林里又传来一些奇怪的脚步声。

“不会是还有吧?咱们这以前是坟山?”刘果果惊诧莫名,不过有了小木木的前车之鉴,估计她现在对这些妖魔鬼怪已经完全有了抵抗力。

“嘘!”我示意她不要说话,随后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我知道这对于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并没有什么卵用,但手里握着武器,总会让人心里好过一点。

“怎么啦小木木,谁欺负你了?”树林里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随后一大群稀奇古怪的生物和非生物就从林子里钻了出来。只看得我和刘果果两个目瞪口呆。

这群稀奇古怪的家伙有的浑身长毛,有的四肢着地,有的狮头人身,还有的连皮肤都没有,只有一副骨架,手上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总之几乎所有能在书里看见的怪物,似乎都出现在了这里。那群“人”很快就发现了小木木身边不知所措的我们,它们领头的那个骷髅很快就作出了反应,提着那把透亮的长刀,走了过来,道:

“你好,我是小骷髅王李二瑞,你们是送饭大侠的朋友吗?”

“送…送饭大侠?”我满脸黑线,这特么算个什么称呼,难道丁一点平时都这么称呼自己的吗?想到这里,我看向刘果果,她倒是没什么惊讶的,仿佛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

“对呀,我们就是来找送饭大侠的,他现在在哪儿?”

骷髅王李二瑞听了这话,他面无表情的头盖骨上浮现出一丝微笑,虽然我也不知道头盖骨是怎么做到可以微笑的,可是那就是微笑,淡然地让人深信不疑。随后他转过头去,对着不远处的其他“人”喊道:“没事了各位!是大侠的朋友!”原本骚动的怪物群一下子安静下来,随后,它们就像是看到了神迹一样冲了过来。

“你好!大侠的朋友!我是小毛怪毛毛!”

“啊…毛毛你好你好……”尽管浑身都是冷汗,但我还是和小毛怪握了一个毛茸茸的手,这群怪物似乎都没怎么见过人类,感觉上特别友好。

“大侠的朋友!我是小恐龙霍霍,你们给我签个名吧!”

“啊霍霍是吧,签在你的尾巴上可以吗?”刘果果从包里掏出记号笔。

“我…我是小大脚怪皮皮……我可以做你们的朋友吗?”

“当然可以呀皮皮。”我抽回快被大脚怪握断的手。

“我是小机器人布里……”

“尼玛怎么会有这种科学的设定出现在这里啊喂!”我左顾右盼,希望能看到一些稍微正常一点的怪物,然后我就看到了一个大概两三岁的人类小朋友,怯生生地躲在李二瑞背后,眼里似乎充满了惊恐。

“他刚来没多久,有些认生。”李二瑞说道,随后怜爱地将他拎了出来,扔到了我和刘果果面前地上。别问我为什么说是怜爱地,反正头盖骨上就是这么写的。

看到如此可爱的小幼童,刘果果也不知道是母性泛滥还是怎样,蹲下来看着他,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等等!你不能这么问,他的名字叫小赛……”骷髅王李二瑞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想要提醒刘果果,然而话音未落,异变突生。那小幼童突然眼冒金光,不怒自威,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从他身上飚射而出,直刮得周围的树叶哗哗作响,他的身体开始慢慢向空中漂浮,一抹金色裹上了他所有的皮肤和头发,好似天神下凡。刘果果被这股气势吓得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只得用一种无奈而又悲催的眼神看着我。

“亚人……”李二瑞说完了。

“这里特么怎么会出现赛亚人的啊喂?!这究竟是什么奇葩的设定啊喂!”

……

经过一番交谈,尽管热情的小怪兽们不是特别配合,但我跟刘果果还是大体了解了一些关于这里的秘密,青石山似乎曾经是一座怪兽监狱,而某天突然发生的一次震动破坏了这里的封印,所以这些小怪兽都一窝蜂逃了出来,由于山里缺少食物,它们不得不来到学校里偷窃一些人类的食物来充饥。

“说起来,送饭大侠可真是一位好人啊。”李二瑞闭上他黑洞洞的眼睛,开始回忆起来。别问我为什么骷髅可以闭上眼睛,反正头盖骨上就是这么表现的。

“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一只死了没多久的小骷髅,还不是骷髅王,我太弱了,骨骼经常会【啪咔】一声断掉。”李二瑞抓起旁边一只路过的小骷髅,掰断了他的腿骨,“喏,就像这样。”

“卧槽这样子不会死的吗!”

“后来大侠来了,每天都给我送牛奶,自从每天喝牛奶之后,我这腿身骨头就健壮多了,再也不会像这样【啪咔】一声断掉了。”说着李二瑞又把小骷髅的另一只腿骨也掰断了。

“啊啊啊泥垢了快点把他的腿给安回去!”

“那么,送饭大侠他现在在哪里呢,我们有事想问问他。”刘果果完全不为所动,经过刚才的阵仗她现在已经对这些看似可怖的怪物彻底免疫了。

“我就在这里,张晓路,刘果果,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丁一点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们惊诧而又期待地朝身后看去……

【未完】

丁一点跟以往送外卖时一样,一点儿也没变,一头卷曲的黑发,矮矮胖胖,穿一件旧得发黄的白色T恤,牛仔裤,棕色跑鞋,骑着一只黑红色的大蜘……

“为什么会骑着一只蜘蛛啊混蛋!你真的是来送饭的吗!”丁一点这套奇异的【蜘蛛骑士套装】让我理解不能。

“没关系的,小蜘蛛很乖不会咬人的。”丁一点从被叫做小蜘蛛的巨型蜘蛛上下来,走到我们身边,那蜘蛛停顿了一会儿,忽然转身转了一圈,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家碧玉型少女。

“坑爹呢这是,一般蜘蛛精不是都会变成手执皮鞭皮衣皮裤的女王吗!”

“张晓路,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既然你们来到这里,我就跟你们说说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吧。”丁一点在草地上坐下,一旁的小恐龙霍霍燃起了一堆火,周围的小怪物们都围拢了过来,开始听他们的送饭侠讲述过去……

(注:以下【】符号内为张晓路的吐槽,[]符号内为刘果果的吐槽)

“我二十五岁时就开始在后街送外卖,那时候网上订餐还没有兴起,叫外卖都是打电话。后来某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是要送二十份卤肉饭到青石山顶。我当时就懵逼了。”

【尼玛这群怪兽居然还会打电话的吗?电话是谁打的?小机器人吗?!李二瑞那样的骷髅真的能进食吗!还有二十份饭送到山顶真的不会把人累死吗!】

“但是不管怎么样,整个后街就我一个外卖员,我听口气也不像恶作剧,就开摩托把二十份饭送到了山脚下,然后我就看到了小蜘蛛,当然,是人形的小蜘蛛,我和她一块把二十份饭送到了山顶,然后就看到了李二瑞,一开始我也吓了一跳,不过那之后,我就释然了。”

[接受的太快了吧喂!]

“这里曾是一座监狱,而李二瑞、小蜘蛛他们都是被关在这里的囚犯。而管理这座监狱的人,来自9527局。”

【突然出现了不得了的设定了啊喂!还有9527号真的没问题吗!你随便写个749之类的三个数字不行吗!】

“你们人类很少见到我们,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9527局的存在,这个部门从你们中国明朝的时候就有了,就像神盾局一样,不过那个年代更加久远。”骷髅王李二瑞解释道,“这座监狱原本是关押着一些私自爱上人类或者是与人类有密切关系的的妖魔怪兽,只是后来出了一点变故……”骷髅王说到这里,不经意地瞟了一眼丁一点,发现丁一点也在看着他,又把目光收了回去。

“那场变故之后,这座监狱就毁灭了,而我们因为失去了食物来源,只好找山下的人类帮忙,我们就是这时候联系到了丁一点,因为我们曾亲眼见识过,他跑得很快。”小蜘蛛款款走过来,接过了话茬,“接下来就是你们看到的了,这些孩子他们都还很小,都是不小心被人类发现之后被9527局关在这里的。他们很信任人类,但这是不被9527局允许的。”

“恕我冒昧,那场变故究竟是什么?”刘果果一边快速做着笔记,一边抬头望向骷髅王李二瑞和小蜘蛛。两只怪物相互看了一眼,道:

“我们都已经忘记了。”

……

下山的途中,刘果果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活力,一直低着头想事情。而旁边的丁一点倒是有说有笑,不停地跟我说着山上怪物们的轶事。我一边嗯嗯啊啊地应付着,一边偷看着刘果果的表情,她很严肃,我认识她以来从未见她有过的那种严肃。

到了山脚,丁一点便收敛了笑容,道:“今天你们所见到的一切,如果被外界知道,一定会造成恐慌,所以我希望……”

“我们懂的,丁哥。”刘果果淡然一笑,当着他的面把刚刚的笔记给撕碎了。丁一点有些诧异,但还是微笑着和我们道了别,消失在了夜色里。

“他们刚才说的都不是真的,青石山的事情另有隐情。”刘果果看着丁一点走出视野能及之处,淡然地说。

“啥?我怎么没看出来?”

“因为你蠢啊,你想,如果这里曾是一座监狱,为什么骷髅王会拿着那么大一把刀不被发现?还有那个小赛亚人,那样强横的力量难道还掰不开监狱的囚笼吗?”

“喂,超自然现象当然要用超自然现象来解释啦,你想想,那个什么什么局,难道就不会有封印之类的东西来限制怪物的能力吗?”

“这我当然知道,可是既然有封印,就一定有开关,正如有监狱,就一定会有狱卒,那么,狱卒在哪?还有,五年前曾毁灭一个监狱的变故,居然会被忘记,不觉得可疑吗?”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啊…你想怎么办?”我看着刘果果的眼睛,里边似乎有传媒英雄之火在熊熊燃烧,那一刻的刘果果好似约瑟夫普利策埃德加斯诺范长江灵魂附体,全身上下闪烁着新闻工作者的光辉。

“我想知道真相。”

“可是人家是怪物,如果造成什么后果,比如他们又被9527局关起来,你付得起责任吗?”

说实话,我被刘果果打动了,其实我也很好奇,但我不能让她去冒险。9527局毕竟是一个部门,刘果果作为学生参与进去,只怕会吃很大的亏。

“喂,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你们是哪个班的!半夜在篮球场搞对象!成何体统!”一声暴喝传来,一名体型魁梧,提着手电筒的保安从不远处的楼梯上正急匆匆地走下来。

“快跑,被抓到就惨了!”我拉起刘果果就往围墙跑去,不想还没跑到墙边,只听耳边一阵呼啸,我就忽然感觉自己被一只爪子勾住,双脚飞离了地面。

“你们好啊,送饭大侠的朋友们,我是小石像鬼石头。”

【未完】

多年以后,面对9527局的工作人员,送饭侠丁一点将会回想起他见到雨花亭的那个下午。那时候C市还没有这么多需要翻修的路面和需要建设的地铁,街道很宽,人潮来去,脸上都挂着微笑。丁一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在一个普通的下午,见到的雨花亭。

雨花亭不是一座古老的亭式建筑,而是一个姑娘的名字。她很漂亮,至少在丁一点心中,没有人可以取代她的位置。那天下午天气晴朗,候鸟准备南飞,街道上的车流比以往都要少,一切都在为一次邂逅做最充分的准备。还是青年的丁一点踩着单车,从非机动车道上一路呼啸而过,耳畔传来的都是年轻有力的风声和老态龙钟的叫骂声。他一路骑到江边,大江沉默着,在青年丁一点的眼前,在路过的路人的视而不见中,历史的洪流不断向前翻涌。丁一点忽然想起赫拉克利特说过,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他从车上下来,放下脚蹬,脱去鞋袜,向江水靠去。沙色的江水舔舐着他疲惫的双脚,那种舒适让他打了一个冷颤,同时也让他闭上了眼睛。当他再张开眼的时候,旁边多出了一个人,准确地说,一位少女。

那是怎样的一位少女呢,丁一点忘记了所有的形容词,只记得她有一头黑发,如宇宙,如流星雨,如黑瀑,有一双明眸,如水晶,如星球,如海,有白嫩的皮肤和温润的唇,如奶油蛋糕当中一颗树莓。她一袭白裙,笑望着丁一点,与他做着相同的自然SPA。

“你好哇,我是雨花亭。”少女说。

这就是丁一点和雨花亭的初见,偶然,荒诞,像从某本童话故事中单独抠出来的谎言。那之后,他们频繁地出双入对,在街道,在烈士公园,在青石山脚下,在江边,他们就像情侣一样依偎着。然而被陌生却美好的少女拥着,丁一点常常不知道该怎么办。丁一点问过雨花亭很多很多问题,比如“你在哪上学?”、“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之类。面对这些问题,雨花亭总是一笑置之,她没有行踪,仿佛每次分别,她就要回到另一颗星球,去做那里的公主、皇后或者妃子。丁一点很珍惜这样来之不易的感情,因此他没有做更多的过问。对丁一点来说,每天能够听到雨花亭的声音,看到雨花亭的样貌,他就很知足了。

雨花亭同时也是睿智的,她为丁一点解决了几乎所有碰到的所有精神上的难题。这也使得丁一点对她无比依赖,也更加好奇。

“雨花亭,你是不是来自另外一个星球啊。”

“你是在说,我很像你的郑晓燕吗?”

“……你真幽默。”丁一点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没说出口,因为雨花亭的那颗树莓,悄然无息地按上了他的嘴唇。

“我活了几千岁,终于等到你了,你就是我想要的。”

“哎?你这是什么梗?”

“你就当是芒果台的穿越剧好了。”

“怎么这样……”

如果到这为止,之前发生的事可以概括为邂逅、青春和爱有关的话,后来发生的事,就和血、鬼魂和爱有关了。

当小混混把刀从倒在血泊里的丁一点的腹部拔出来的时候,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从流氓头子的嘴里说出来的。

“不是你哥我不是人,实在弟妹太诱人。”

……

血。

血,影子。

血,影子,惨叫声。

血,影子,惨叫声,一句“9527”。

……

白色,医院。

白色,医院,孙老板。

“丁一点,你可算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出车祸我们大家有多着急。”孙老板指着身边的饭店员工们说,“你还好吗,记得我是谁吗?”

“你…你是孙老板。”丁一点犹豫了一下,说。

“很好,很好,你安心养病,病好了我再来接你去上班。”

孙老板带领员工们走出病房,一轮明月从窗口洒下柔和的月光,窗外的青石山安静而肃穆。丁一点忽然觉得好疲倦,他拍了拍医院充满消毒水味的枕头,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远处,青石山一声巨响。

【未完】

我和刘果果都是城市长大的孩子,对乡村总有一种向往和好奇。我们坐过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飞机、火车还有轮船。小时候的我总在想,山村里的猎人们是不是都可以骑着各种各样拉风的动物去打猎。然而事实证明,骑石像鬼并不是什么拉风的体验,在萧瑟的秋风里,在石像鬼的背上,我的鼻涕不争气的淌了下来。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还要多久啊!”我一边惨嚎一边抓紧石像鬼的鬃毛,底下就是安静的青石山,我可不想摔死在这种连尸体都很难找的地方。

“就快到了,你轻点儿!抓疼我了!”小石像鬼石头抱怨着,继续向前飞行,“你就不能学学你旁边那个母人类?她可是一句话都没说……”

小石像鬼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发现刘果果的十指紧扣在我已经被抠出十个洞的睡衣上,眼睛睁得跟桂圆一样之后,再也没有提过之前的话,这让我感到十分欣慰。

绕过几片树林,石像鬼的速度慢了下来,眼前出现了一片开阔的平地,想来应该是青石山中要被拿来开发的地段。随着石像鬼慢慢地降落,一旁的挖掘机和砂石更加印证了我的推断。我跳到地面,然后把死命抱着石像鬼脖子的刘果果从石像鬼背上拔了下来,她脸色苍白,双唇发紫,如果有人告诉我她就是小幽灵少女我肯定深信不疑。

“不好意思,用这种办法喊你们过来。”一个浑厚的女声响起,我循着声音找过去,一个高达两米,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的女人从砂石后面走了出来,随后跟出来的两个怪物也都属于高大壮类型。

“自我介绍一下,吾乃夜雯婕,是龙女。”

“这名字我怎么感觉那么熟悉呢。”瘫在我身上的刘果果仍然不失吐槽功力。

“这是食人魔埃文斯,他旁边这一位是科学怪人三三。”

“你们以为起个从三体里面抄过来的名字就能上了天了是么……”

“什么三体,我们听不懂你们的修辞手法,母人类。”夜雯婕轻轻地对刘果果说,“我今天找两位过来,实际上是有事相求。”

“你说吧,但先说好了,我们绝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我看着龙女夜雯婕,总感觉她的体内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威压,让人不得不答应她的请求。

“帮我们阻止送饭侠丁一点对骷髅王李二瑞的援助,并让他保证以后不再插手青石山小怪物保护协会的事宜。”

“卧槽合着你们不是一伙的啊,怪物之间也有派系斗争啊喂?还有青石山小怪物保护协会是什么鬼名字啦!一群骷髅妖魔鬼怪为什么要起这种萌萌哒的名字啊喂!”

“对不起,雄性人类,我不懂你的修辞手法,不过如果你不帮我这个忙的话,吾将可能采取一些不必要的手段。”龙女夜雯婕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卧槽!这是要干什么!我他妈还是个处男啊喂!我不想第一次就交给了一个两米高的龙女啊喂!我一边想着一边看向旁边的刘果果,发现她也在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我

夜雯婕脱了衣服,将衣服交给科学怪人三三,露出镶满光滑鳞片的身体。不得不说虽然身高两米,但她的身材真的很好,前凸后翘,蜂腰长腿。尽管她是个有着龙族血统的女人,但这并不妨碍我欣赏美的眼睛——直到她忽然怒吼一声,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浑身发烫,口吐火球的火龙。她身上的鳞片全都变成了一个个疣突,看上去就好像快递送来的保护货品的泡泡膜。

“看来人家脱衣服只是怕烧坏而已,失望了吧小处男。”刘果果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开始大肆嘲笑我。不过面对另一边的夜雯婕,她就显得正经多了:

“如果我们帮你,我们会有什么好处?”

“吾会让你们活下来。”

“这算是妖怪向人类的示威吗?”

“吾只要一张嘴就可以把你烧成焦炭,母人类。”夜雯婕没有开玩笑,她每次说话,血盆大口一张一合的时候,总会有燃着火星的唾液从她嘴角流出,但是……

“你特么不是不会修辞么!”尽管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作为吐槽狂魔张晓路的我,该吐得槽还是得吐。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刘果果完全无视我对夜雯婕的吐槽,并又一次掏出了她的小本本,开始在上面涂涂画画起来。

“可怜的人类,你们对这个世界的掌握已经太久,是时候由吾等来毁灭这一切了。”

“恕我冒昧,您今年多大了?”

“吾虽是雏龙,但也已经活了十四年之久。”

“张晓路?”刘果果喊我的名字,“你是十四岁上的初中二年级吧?”

“啊?对啊,怎么啦?”

“我没问题了。”

刘果果合上她的小本本,夜雯婕平静地注视着她,等待着她的答案,生存还是焦炭,这是个问题。

“好吧,你放我们走,我们答应你的要求。”刘果果答道。

“呼,算你识相,母人类。”夜雯婕说着变回了人类形态,旁边的两个壮汉也都解除了武装。身后早已变成石像的石像鬼石头在这一刻也突然苏醒,扑打着翅膀匍匐下来,把宽阔的脊背露给我和刘果果。

“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妖精!”夜雯婕振臂一呼,在夜色中,这声音似乎传播得很远……

【未完】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世界末日那天,我绑架了她女儿

  

下一篇:追【8月21日】

  

本文标题:送饭侠【10.21】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57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