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艳遇的48小时贯穿伤

艳遇的48小时贯穿伤

作者:惊蛰小白 2016-02-15 21:12 来源:惊蛰小白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文/惊蛰小白今春某日,正值大伙儿在机场集合,准备飞厦门出差的当口儿,顾总手拖行李箱出现了,嘴角噙着抑制不住的弧度。那一瞬间,他印堂发
文/惊蛰小白

今春某日,正值大伙儿在机场集合,准备飞厦门出差的当口儿,顾总手拖行李箱出现了,嘴角噙着抑制不住的弧度。

那一瞬间,他印堂发出的光,随便掰块儿下来就是一坨彩虹糖。

我问同事大飞:“顾总怎么一大早脸上就写着‘人面桃花相映红’七个字?”

“顾总昨天被彻底击穿了——”大飞笑出了吃咸菜都要蘸糖的感觉,“艳遇连环杀!”

1、“哎哟,不错哦”姑娘

出差前一天,顾翰一本正经地和大飞去了隔壁那条街,给新开的咖啡馆出出陈设布置上的点子。

衬着BossaNova的曲调,一条黑色的纤细背影,在咖啡店的吧台后静立着。大飞熟络地打招呼:“菁姐,这是我们公司的顾总,设计上的事儿尽管问他。”

“你好,顾翰。”顾翰先了个打招呼。

随意散着的长发轻轻摆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她回转身,礼貌地朝顾翰扬起嘴角:“你好,顾菁菁,今天要麻烦你们了。”她说着,从吧台里走出来,手中端着两杯咖啡,“刚好煮了咖啡,不过不知道你们口味,奶和糖自己加吧。”

顾翰看着眼前的女人,心中微微一震。

三人坐定,一席谈话,甚欢。从装潢设计到咖啡文化,再到经营理念、事业规划,三人不知不觉便聊了个把小时。顾翰颇享受这自在随意的聊天氛围,话匣子打开后甚至带出些谈笑风生的味道来。

不觉,外面竟下起淅沥的雨。

后来,顾翰接到老总的电话,要他下午到城中的茶庄走一趟,把送给客户的茶叶取回来,大飞则被老总召回公司。幸而茶庄不远,顾翰起身准备步行前往。才走出十来步,他便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转身去看,是顾菁菁。

一把蓝色伞面白色塑胶柄的雨伞被塞进顾翰掌中,顾翰的小心脏被戳了一下,心里蓦然冒出句话:哎哟,不错哦。

四月江南,烟雨朦胧。顾翰撑着伞,看一眼顾菁菁提裙小跑进店里的背影,脑内魔性地响起一个旋律:哎~~~哎~~~西湖美景三月天勒~~~春雨如酒柳如烟勒~~~

2、“不得了的青花瓷”姑娘

从咖啡店出来,撑伞走了一刻钟,顾翰已走到离茶庄最近的车站。

“你好,稍微打扰一下——”有个清婉的声音在顾翰耳边响起,“请问三道茶茶庄怎么走?”

顾翰闻声而望,有个女子立在车站站牌旁,很年轻,着一身简易的唐装打扮,青花盘扣,素衫长裙,面容清丽俊雅,仿若一件精美的青花瓷器。只是她神色稍稍有些忙乱,发尾有被雨水微微打湿的痕迹。

他驻足看着那女子,思绪已神游天外:哦吼,今天这是天上掉馅儿饼了嘛?

“请问三道茶怎么走?”那女子微笑着,提高嗓音再问一遍。

“啊——三道茶啊!”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神,“我刚好也是去三道茶。不介意的话,我顺路撑你一段吧。”

“多谢,有劳了。”女子颔首浅笑,举手投足皆透出古典气韵。

顾翰深吸一口气,暗探:不得了,遇上这姑娘,我感觉自己都像是从画里飘下来的,心脏跳得不要不要的。

为了打破这二人世界的沉默,顾翰开始找词儿搭讪:“姑娘,这么问可能有点冒昧,但我看你中国风的打扮,想你应该是喜欢古典文化的吧?”

“嗯,自然。”女子扬起脸,将顾翰映入眼帘,“我是教小朋友国学的。”

她叫楚清,人如其名,楚楚动人,如清如澈。与这样的姑娘意外邂逅,分分钟击中了顾翰的心。蓝色伞面之下,他们浅浅地聊起汉服兴起、儒学经典、书法国画,却聊出了让顾翰相见恨晚的感觉。

此处该有背景乐: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到了三道茶门口,顾翰终于厚着脸皮与楚清交换微信。他收起伞,顾不得擦干湿漉漉的手便急着去掏手机,结果手指滑得连屏幕都没法儿解锁。

一方淡蓝色的手帕被送到他面前:“先擦干会好些。”

“谢谢。”

很快,茶庄的服务生适时走过来,将楚清领入茶庄。她走前,微笑着朝顾翰挥手,再次致谢那小小的一伞之恩。

顾翰捏紧手机,心尖发颤:不得了,青花瓷一般的姑娘。

3、“我是过儿”姑娘

拿茶叶前,顾翰被茶庄少东家带进雅间,按在茶海前:“最近我店里新来一位茶艺师,你留下来喝茶,看看她手艺。”

“也好。”顾翰飘忽的状态是需要喝口茶缓一缓。

“洛舒——”少东家朝门外唤一声,顷刻便有身穿水墨画一般过膝旗袍的女子缓步而入,青丝如黛,肤若凝脂,明眸善睐,身姿带过处,是流风回雪。

他想起杨过第一次见小龙女时的内心戏,瞬间对金庸老先生的描写有了更深层次的解读:这姑娘是水晶做的,还是个雪人儿?到底是人是鬼,还是神道仙女。

少东家饶有深意地问顾翰:“怎么样?”

顾翰扶额,跟少东家打起唇语:我靠,这也太仙了点。

“兄弟,我今儿有点忙,待会儿再来陪你啊。”少东家笑着拍拍顾翰的肩膀,颇有些得意地转身走开。

滚水沿着杯壁冲入盖碗杯,令普洱茶叶翻滚,随即盖上茶盖,逼出头道茶温杯。洛舒素手一提,用茶夹拎起一只温好的茶盅,那茶盅便如碧蝶栖洛在顾翰面前。

顾翰也不敢怠慢,赶紧端起茶盅放至鼻下细闻:“香。”

少顷,金橙的普洱茶汤通过茶漏注入透明的茶壶之中,又借洛舒一双妙手倒入顾翰眼前的茶盅。

品一口,舌尖溢满茶香。微涩中细品,又久久回甘。茶不醉人,人自醉。

顾翰放下茶杯,寻思说点什么,却只问了个最俗的:“你哪里人?”

“重庆。”洛舒朱唇轻启,音若淙流。

“啊,我祖籍是湖北的,离重庆很近。”顾翰努力刷存在感。

洛舒清淡的双眸抬起,随口言道:“嗯,一江之隔。”

瞬间,顾翰尝过万箭穿心的滋味,重大贯穿伤。他被那句“一江之隔”镇住,眼睛半点移不开洛舒,生怕少看一眼便少看了全世界。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反相亲大作战(2.15更新)

  

下一篇:我愿你最后娶到一个安稳的男孩子

  

本文标题:艳遇的48小时贯穿伤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55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