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念想——一个人的爱情(下)

念想——一个人的爱情(下)

作者:朱珠 2016-02-15 20:2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赵晓清淡然了很多,像微风一样,让人很舒服,而紧张的依然是他。

好好活着就行

一切的变故来自诗人的一个电话。诗人毕业后留在了省城,进了报社,好歹算是个文人了。这么多年柳阳和以前的同学或多或少地都还有些联系,诗人在省城,人热情又念旧,老同学之间的联系多半以他为主。以前那些兄弟,偶尔大家也聚聚。柳阳结婚的时候没有办喜宴,想着孩子一周岁办个生日宴,也顺便和老同学见见面。

电话打给诗人后,两人东扯西拉了半天,说着以前同学的种种,有唏嘘有感叹,诗人突然说:

“对了,那天遇到赵晓清了。”

“啊?”突然听到这个名字,柳阳居然有些紧张,好像又回到了19岁,“她怎么样?过得还好吧?”

“唉,老柳啊,所以说这命啊,真是说不清。”诗人感叹半天,才说了赵晓清的近况,柳阳是越听心越往下沉。

诗人说,赵晓清结婚不久,就下岗了。她生了个儿子,估计比柳阳家的大一岁。没多久,她老公出轨,离婚了。她现在省城一个化肥厂,做销售。诗人说那天他去采访,路过这化肥厂的销售门市,看到赵晓清在那儿,就随便聊了几句,看上去,她还好,精神状态挺不错,就是瘦了好多,脸色也不太好,估计过得挺难。

柳阳的心随着诗人的话一点点地下坠,怎么会是这样?才七年不见,怎么会这样?一直以为她过得好,不去打搅她,她怎么可以这么过?销售?柳阳在商场上滚打将近十年,他知道在这个圈子里销售有多辛苦,多油滑,她哪是做销售的料啊。

柳阳赶紧问那个化肥门市的地址,诗人有些犹豫,在柳阳的一再要求下,诗人还是告诉了他,不过最后还是嘱咐了一句:“哥们儿,现在不是当年,你有家有室的,好多事你要自己把握好。”

放下诗人的电话,柳阳一刻也坐不住了,就像有只大手拉着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马上见到赵晓清。柳阳这儿离省城将近120公里,还好,只有120公里。柳阳三步两步跑下车库,管理员告诉他,他的车被他小弟开走了。小弟毕业后一直在他公司上班,车库里就只有小弟的摩托车,柳阳管不了那么多,找管理员拿过钥匙,骑上摩托车就往省城去了。

一路上,他心里只有诗人的话,一年多前赵晓清离婚了,那时他刚刚结婚,为什么要这样?柳阳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打听一下赵晓清的消息?如果早点知道,这婚他可能就不会结了,为什么命运总是这样?阴差阳错,错过的却是一生!做销售,还是化肥!简直开玩笑啊,赵晓清,那个只能坐在窗前看书的女孩怎么可以去做这个?

一路疾驰,直接停在了那个化肥销售门市的门口,里面正在来货吧,柳阳看见了赵晓清,正指挥着搬运工扛货,有时还帮着一起抬,赵晓清穿了一身职业装,头发束了个马尾,虽然笑着,脸色却苍白得不像话,7年没见了,她好像苍老了些,也成熟了些,学校时候的那种青涩都不见了,就是一个普通的30岁的女人,柳阳要命地发现,看到她,自己依然紧张,依然心动,最关键的是,竟然会心疼得无法自拔!这种感觉,此生只有赵晓清给过他。他呆呆地看着忙碌的赵晓清,直到赵晓清搬完货,出来给货车司机打招呼时才看了他。

赵晓清看到他,明显地愣了一下,就转过头去,似乎以为看错了,再转头看了一下,惊喜地说:“柳阳?你怎么在这里?”

从她嘴里喊出柳阳这个名字的时候,柳阳差点掉下泪来,在梦里听过千遍万遍,这次是实实在在地听到了,柳阳笑笑,挥了挥手。

“等下啊。”赵晓清告诉他,然后转头和货车司机说着什么,货车开走后,赵晓清终于来到了他面前。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念想——一个人的爱情(中)

  

下一篇:念想——一个人的爱情(上)

  

本文标题:念想——一个人的爱情(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54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