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戴手铐的三姐妹

戴手铐的三姐妹

作者:袁凌 2016-02-15 16:19 来源:单读APP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起了一个奇异的念头:假如我把她们放走――现在只有我在这儿,她们的命运似乎就由我决定。可是我立刻也就知道这是个假象,我根本不可能对她们有什么影响,我的态度对她们而言没有意义,包括我们之间的谈话。

从县看守所提出三姐妹,押着她们进了毗连的法院后门,弯弯拐拐走向审判庭。三姐妹都戴着手铐,低着头。我们两个刚分来的学生穿着便装,另有一个正规的法警似乎是随随便便地陪着她们。有点不真实,却又明白不是开玩笑。

法庭设在办公大楼的一间会议室里,不公开,也没让我们做笔录。我坐了一小会儿,出来了。好在我的宿舍紧邻会议室门外,很容易听到审判进程。

出来之前,我已看到大会议桌上的证物:一堆撕坏和弄脏了的乳罩、内裤,还看得出是粉色的,它们正儿八经地待在干干净净的大会议桌上,就在正襟危坐的审判长面前。

公诉人语气严肃地做了案情陈述,很简单,强调了案子“性质严重,影响严重”。法官示意之下,桌子同一边的受害人、一个年轻姑娘开始说话,声音悲悲切切的:“我并不是真的在乎经济利益,但我一个姑娘家――要见人唦――”

她呜咽着说不下去,装束似乎透出特意的朴素。但我觉得她即使在悲切中,似乎也有某种气质,和对面三姐妹是根本不一样的。

她是桌子上那堆证物的主人。

案子很轰动,据说县领导过问了,法院院长亲自担任审判长。他平素庄重的脸这会儿显得更凝重,法院进门的那面照壁似乎也要堵住案子背后的各种流言。但桌子旁边的审判员、书记员和指定律师,神情似乎仍然有点微妙。

被告三姐妹低头并排坐在桌子另一头,听着检察员和那个年轻姑娘陈诉。前几天她们在“光天化日下”,在年轻姑娘上班的发廊门前扒光她的衣服,揪头发,又扯掉了阴毛。至于原因,三姐妹中的老二辩解是“她和我大姐夫相好,姐夫闹离婚”,但未被法官采信。

Michael Rougier 作品

我一边翻书,一边听到会议室里较为详细的双方质证,有“抓乳房”之类的情节。这时经济庭的一个年轻小伙子走来,倚在会议室门外聆听,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微笑。

三姐妹是相邻的湖北省蒋家堰的人,属越境犯案。由于我县地处三省交界,这种案件往往都会引起重视。三人都近于文盲,听说刚被拘留时不知道犯了法,一再说:“欺负我们外地人,啥时候放我们走,家里的猪还要喂下顿。”眼下的法庭上,最小的妹妹在倔强地和受害人争辩,她的湖北口音有一种稚嫩又急促的调子,每次都被审判员很严厉地打断。大姐却一直不说话。

审判长宣布合议庭休庭讨论,证物也收起来了。这时经济庭的小伙子很快地走开了,脸上带着一种像是满足又遗憾的表情。三姐妹暂且被押到我宿舍等候宣判,就由我看管。

她们进屋以后一直站着,我让她们坐。由于都戴着手铐,她们的坐姿显得很规矩。我手里拿的书是《契诃夫戏剧选》,正好翻到《三姐妹》。剧本里的三姐妹待在聚会的花园里,为到农村教书还是嫁人感到思想苦闷。但和眼前的三姐妹比起来,书里三姐妹一本正经的苦闷似乎显得不真实。

Théo van Rysselberghe 作品,1890

我问她们一两句,她们神情木木的,不出声。我有点不快——自己的好意她们不理情,但也感到自己的问话对她们而言并无意义。后来,最小的妹妹,也就是在法庭上一再跟当事人争辩的那个忽然轻声问我:“晓得要判几年啦?”

我回答不出,问:“你们干吗打人家?”她就愤然说:“她先打我的!”原来她听说了姐夫和发廊女相好的事,曾一个人去发廊找那女的,被她按在街上,也被剥过衣服,所以这次三姐妹一块来报复。她说法官堵她的嘴,叫她没法说出来。她又说:“那女人好凶哦,裤子还没提,就拿刀砍我们,我这儿就是她砍的,还没好。他们都不说!”她抬抬胳膊,却由于戴着手铐,无法掀起袖口为我示意。

忽然,我起了一个奇异的念头:假如我把她们放走――现在只有我在这儿,她们的命运似乎就由我决定。可是我立刻也就知道这是个假象,我根本不可能对她们有什么影响,我的态度对她们而言没有意义,包括我们之间的谈话。她们也确实有罪。

她又问我要了水,戴着铐的双手并拢,举起来喝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挣着钱了

  

下一篇:愿,阳光洒落你的肩膀(大结局):怦然心动,两情相悦

  

本文标题:戴手铐的三姐妹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36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