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再见,重庆

再见,重庆

作者:桂二哥 2016-02-15 16:14 来源:桂二哥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和她坐在她家的沙发上聊天。  她家布置得很精致,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干净整齐宽敞明亮,各种生活用品和设施也一应俱全,摆放得有条不紊。比如
  我和她坐在她家的沙发上聊天。

  她家布置得很精致,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干净整齐宽敞明亮,各种生活用品和设施也一应俱全,摆放得有条不紊。比如说,现在是夏天了,她自己买了一个立式的摇头风扇,立在沙发边上,这会儿正来回吹着风,相当舒服,既怀旧又凉爽,比空调要有情调得多。沙发也很舒服,上面铺着毛毛的毯子,毯子上放着两个大大的正方形的抱枕,人一坐上去就陷了进去,被柔软包裹起来,心情立刻变得轻松了。

  来她家之前,我们一起在外面的餐厅吃饭。我请她吃饭。

  我已经请她吃过好几次饭了,每次都很随意,有一次还是吃黄焖鸡。为什么要请她吃饭呢?没别的原因,我就是想见见她,我想看到她,想和她说会儿话,听听她的声音,看看她的笑容。

  不过这一次还算正式,因为我跟她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谈一谈。

  我在点评网站上团购了一个情侣套餐,当然,我没有告诉她那是情侣套餐。我只是提前告诉她,有一家云南菜馆的东西还蛮好吃,我们可以去试一试。

  她不是我女朋友,我也不是她男朋友。我单身,她也单身,我喜欢她。仅此而已。

  下了班,等她回来,我在地铁站接了她,我们就一起去了那家餐厅。

  两个人的套餐其实很简单,两种不一样的套饭,两杯不一样的饮料,另外还多点了一个素菜。反正我们主要不是为了吃饭,而是聊天,谈大事。

  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她了,虽然在网上经常和她聊天。她今天穿了一件很漂亮很轻薄的连衣裙,深蓝色的,上面有些白色的碎花,袖子很短,露出圆润的手臂,下摆刚过膝盖一点,小腿不粗也不细,刚刚好。她整个人看起来很清爽,也很飘逸,加上她的长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把头发披下来,又长又直,好像拉过的一样,非常柔顺。她总是朝你笑着,笑得很甜很真诚,可靠,毫不虚伪。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是事先预订好的,我们各吃各的。相互询问了一下对方最近的工作状况,然后就聊到正经事上面来了。

  我跟她说:我可能会辞职,我觉得工作一点意义也没有,完全找不到乐趣。

  她抬头看看我说:你想好了吗?

  我说:差不多了吧,要不换份工作,要不就辞职去旅行。

  她说:歇一歇也挺好,有时候工作是挺没意义的,我现在的工作也没什么意义。

  我说:那你会换工作吗?

  她说:到年底再看吧,不过我现在的工作确实没什么意义,太简单了。

  我说:你要是换工作,你会去哪里?

  她说:在重庆找找看,如果重庆没有好的,就去成都,成都那边有关系。

  我说:哦,那挺好的啊,我觉得成都比重庆好多了。

  她说:但是重庆离家近,去成都的话,回家还要经过重庆。

  我说:那倒也是,你到时候再看咯。哪里有好的就去哪里。

  她问我:你呢,你想去哪里?

  我说:我去哪里都无所谓了。在重庆也是外地,去北京上海也是外地,只有回武汉才算回老家。

  她说:你可以回武汉啊。我很久以前去过武汉,在那里玩了好多天,去过户部巷,里面有好多好吃的。

  我说:你怎么会去武汉呢?

  她说:单位组织的,公款吃喝,哈哈!

  我说:不过我不喜欢武汉,我对武汉没啥感情,现在还不想回去。

  她说:嗯,那你就出去闯闯吧,工作久了都会厌倦的,换个环境试试。

  吃饭的时候大概就是吐槽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都有不如意的,都无可奈何。后来我先吃完了,就一边喝饮料,一边等她慢慢吃着。我知道她上班的地方离住的地方很远,我问她为什么不搬到近一点的地方去,她说在这边住习惯了,不想搬,东西又多,一个人搬太麻烦了,等年底换工作的时候再看。我说,如果你要找人搬家,可以找我。她说好的,如果有困难,一定会找我。

  虽然我知道她住在哪栋楼,但是从来没有去过。我知道她住的公寓比我的大,租金也贵,但是我不知道里面的布置是什么样子的。她也没有邀请我去过她家。

  吃完饭我们又坐在那里聊了很久,我只要能看到她,能听到她说话,我就很开心了,我不想一个人回家去,屋里面什么也没有,太冷清,太孤单了。

  我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圆脸,我喜欢她的脸型,圆圆的,有些肉,显得很可爱,没有那种尖脸给人一种拒人千里尖酸刻薄的冷傲,我不喜欢瓜子脸和锥子脸。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前几任女朋友都是圆脸的缘故,我喜欢那种类型的女生。而我对面的这个女生正是我喜欢的类型。今天她的头发也很好看,披下来,散下来,非常自然,诱人极了。她抬起手臂的时候,我瞄到她的腋下没有毛发,很光滑。

  我们互相看着对方,都希望听对方说,所以出现了短暂的无语。是该买单了。

  我鼓起勇气说:我家里有些东西不用了,你可能用得上,给你你要吗?

  她问:什么东西啊?

  我说:我之前不是搬过一次家吗,这边没有燃气了,我又天天在学校吃,所以有些餐具啊,油盐酱醋啊,一直放着没用,我想还不如给你呢,你在家还做饭吃。

  她想了想,没有拒绝我,她说:可以啊,我去看看!

  我内心一阵激动,心想,她要去我家了,她要去我家了。但是我表面上装作很镇定,什么也没有表露出来,我结了账,我们走出了餐厅。

  我住的地方很小,是一个单间配套的小居室,二十七八平米的样子,不过设施还是很齐全,有卫生间,有小厨房,还有一个阳台,阳台的视线也很好。虽然那些地方都挤在一起,但是对于我这样一个大龄单身男青年来说,已经足够了。除非我有女朋友,我会找一个大一点的房子。

  我跟她住在同一个小区里,只是我们不住在同一栋楼里,她住在3栋,我住在5栋,她住在31楼,我住在8楼。之前我们都没有去过对方的家。

  我把她带到了我家里,我让她先进去,我在后面关上了门。里面确实有些狭小,一旦有了其他人进来,我才感觉到屋内有些拥挤。可是以前我从来没有带谁来过我家。

  我们俩好像都有些紧张,都站着,没有坐下。她打量了一番我的房间,然后看着我的书架说,你这么多书啊!我说,是啊,也没什么其他爱好,就买书玩,其实好多也没看。她走近书架,仔细看了一会儿。我看着她,不知道要干什么。

  因为是单间的房子,里面放了一个大床,一个书桌,只有很小的一块空地方了,我们俩站在那里,离得很近,稍不注意就会碰到对方。空气有些沉闷,我便开了空调。

  她说:你要把什么东西给我啊?

  我赶紧走到小厨房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台子,台子上下有些柜子,我把餐具都放在柜子里。我打开柜子给她看。

  我指着里面的东西说:这个锅你要吗,还有这个盆。

  她看了看说:这些我都有,你就不要给我了。

  我只好指了指上面,一瓶金龙鱼花生油:这个你可以拿去用,还有一袋盐,哦,还有一包糖,白酒就不给你了,你也不喝酒。

  我把那些东西拿出来,放在台子上,然后又去找了一个布袋子,把它们小心翼翼地装起来,免得打翻了。我拎了拎,保证是安全的。我还想找些东西给她。

  她说:行了,你不要给我太多东西,你自己也留着,说不定用得上。

  我说:我用不上了,我懒得做饭。

  她说:一个人做饭是挺麻烦的,我也做得少了,能在外面吃就在外面吃。

  她走近来,准备接过我手上的东西。我连忙拎紧了,说:东西有点晃,我帮你拿下去吧。她笑了笑,没说行,也没说不行。我们就出去了。

  我一直拎着那包东西没放手,一直走到她住的那栋楼下。她也没有叫我回去。

  我便问她:你家在几楼?

  她说:31楼。

  我说:好高啊,我从来没有住过那么高的地方。

  她说:那你要上去看看吗?

  我一阵兴奋,说:好啊!

  她家确实很大,有我的家两个大,一走进去就自惭形秽,不仅收拾得井井有条,而且好像很有品位的样子。厨房、卫生间都在单独的位置,而不是像我家,挤在一起,用玻璃隔开。房间里放了一个大沙发,沙发前面还有一个茶几,正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台大显示屏电视。靠窗户那边还有一个小书房,她把电脑和书桌放在那里。她的床上是红白条纹的床单,被子也是,床单很平整,被子也叠得很好。床头柜上放着一盏小台灯和几本厚厚的书,从书的封面看好像是文学类的书。

  这里看起来真像一个温馨的家啊!

  我四处瞧了瞧,觉得这里真好,她把家收拾得真好。女人真好。

  她说:我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不能住那种小房子,不然放不下。两个衣柜都是衣服和鞋子,这个电风扇也是我在网上买的,还有这面镜子,都是我自己买的。

  说着,她把那个电风扇打开了,风扇摇摇晃晃地吹起来,吹出来的风就像小时候夏天在乡下住,在乡下的那种老房子里,打开前后的屋门,那种流动的清凉的穿堂风。

  欣赏了一会儿她的家,我就坐下来,坐在沙发上,因为实在太舒服了,我都不想起来,想一直坐下去,直到睡着。我觉得这里才应该是我的家,我自己的那个家都不叫家,那是猪窝,是囚笼。

  我吹着风儿,由衷地赞叹:你这里真是太好了!

  她也坐在沙发上,坐在我旁边,说:是啊,所以我都不愿意搬了。

  我说:嗯,你那么多东西,确实不方便搬,你要是觉得这里舒服,就住在这里吧。我觉得这里挺好的。

  她说:是啊,就是上班麻烦,那边太远了,每天挤公交挤得难受,特别是夏天。

  我说:你要是实在受不了,那就搬,到时候我帮你搬。

  我们都靠着沙发上,沙发很柔软,我都想睡在这里了,一睡不醒。她抱着一个枕头,靠在另外一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灯光很柔和,我觉得她真是太可爱太好看了。如果能和这个女人居家过日子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我有一股冲动,想扑过去,把她压在下面,亲吻她。我注视着她的脸庞。

  她突然站起来,说:我买了哈蜜瓜,你要吃吗?

  我说:好啊!

  她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盘切好的哈蜜瓜,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我从沙发的温柔陷阱里直起身子,弯腰去拿哈蜜瓜吃。哈蜜瓜冰冰凉凉的,很甜,很好吃。

  我想,我的嘴也应该是甜的吧,如果去亲吻一个姑娘,她该不会嫌弃我吧。

  她又坐回了沙发上,抱着那个枕头,样子很可爱。我吃了几块,也坐了回去。

  我问她:你一直一个人吗?

  她说:是啊!

  我说:多久了?

  她说:有好几年了。

  我说:你怎么不找个男朋友呢?

  她说:这个事情还是要看缘份的,我觉得可能缘份没到吧。

  我说:那什么是缘份呢?

  她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缘份。

  我也不知道什么缘份,我不在乎什么是缘份,我现在只想亲她。我盯着她嚅动的嘴唇,她薄薄的嘴唇一开一合,灵动极了,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我的眼里只有她的嘴唇,我的脑子里有个小人在催促我,亲她,亲她……

  我好像失去了理智,头脑一片空白,我凑了过去。

  可是她却滑开了,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扑了个空。

  她警觉起来,说:你要干什么?

  我也站了起来,又靠近她,我两只手抓住她的肩膀,迷迷糊糊地说:让我亲一下你。

  她把右手挡在胸前,左手扶住了我,她说:你不要这样啊!

  我仍然低头去亲她,可她还是别开了,我没有亲到,结果我的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我知道我失败了,她不同意我亲她。她不是我想的那样。小说都是骗人的。

  我说:那我抱一下你。

  我顺势抱住了她,可她右手还挡在胸前,隔着我。我不管,我抱住了她。我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嘴唇靠着她的脖子,我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很成熟的味道。

  过了一会儿,她说:可以了啊!

  她向后退了退,推了推我。我只好识相地放开了她。

  我觉得很不好意思,看着她傻傻地笑,假装镇定。她也朝我笑着,不是在嘲笑我,也不是假装镇定,倒是一副很理解的样子。我有些惊奇她的反应,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过,至少她没有甩我耳光,还让我抱了一会儿,说明她不反感我。

  我又说:你一个人不觉得孤单吗?

  她说:我早就习惯了。

  我说:那以后呢,你以后是怎么打算的?

  她说:以后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不想考虑太多。

  我说:我也是,我只想现在,当前。

  她说:现在就是你要早点回家,明天还要上班呢。

  我说:我不想上班,我只想亲你一下。

  说完,我又凑了过去,我低下头去亲她。我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怎么了。

  然而,她还是挡住了我,别开了我,一只手扶着我的肩膀,一只手横在胸前。我只好再一次抱住了她,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我双手抱着她的腰,不让她推开我。她也只好让我抱着。我的嘴唇仍然靠着她的脖子,闻着她脖子的味道。

  我说:我太累了!

  她说:我理解你现在的情绪,你就是上班上烦了,不想呆下去了。

  我说:是的,太没意义了,我不知道做什么才有意义。

  她说:其实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你换了一份工作,干不了多久也会烦的,就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说: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她说:我也觉得工作没意义,可能人生就是这样吧。

  我冷静了一会儿,觉得这样抱着她不是办法,她又不让我亲她。我放开了她。

  她还是朝我笑着。我也笑着,看着她。我们沉默了一会儿。

  我说:你真的不让我亲你?

  她说:还是不要这样吧。

  我说:好吧,对不起,是我不对,你不要不把我当朋友啊。

  她说:我一直都把你当朋友的。

  我说:那我最后再抱一下你,我就走了。

  我没等她说可以,也没等她说不可以,我又抱住了她。可她依然像先前一样,一只手扶着我的手臂,一只手隔在胸前。她的确是不希望我那样做。

  我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嘴唇靠着她的脖子,说:你能不能好好抱我一下?

  她说:这样就可以了啊,我明天还要上班呢,你该回去了。

  我放开她,说:不好意思,那我走了。

  她说:我送你下去吧。

  我说:不用。

  她还是送我下去了。我自己一个人回到了家。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觉得我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太可笑了,太丢人了,同时我又觉得,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会爱我吧。我感到很沮丧。人生大概真的没有什么意义吧。

  过了没多久,我终于辞了职,我终于离开了重庆。再见。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掏耳屎

  

下一篇:生儿子的秘诀

  

本文标题:再见,重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35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