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掏耳屎

掏耳屎

作者:桂二哥 2016-02-15 16:14 来源:桂二哥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在这寒冷的阴雨绵绵的甚至还有些雾霾的秋日,我突然想起了一件温馨阳光的事情——掏耳屎。我好久都没有掏耳屎了,听力好像也下降了很多,不然为什么
 在这寒冷的阴雨绵绵的甚至还有些雾霾的秋日,我突然想起了一件温馨阳光的事情——掏耳屎。我好久都没有掏耳屎了,听力好像也下降了很多,不然为什么总是没有老朋友们的好消息传到我的耳里来?就像和老年人说话一样,你要大点声,提高一个八度,我才能听得到,我已经老了,不中用了。哦,不对,是耳屎多了。

 记得小时候,我和破罐经常互相给对方掏耳屎。毕竟自己给自己掏,没有别人给你掏舒服,别人给你掏耳屎,就像是澡堂里的大师傅给你搓背,就像是温柔似水的情人给你画眉毛,就像是上完厕所还有人给你擦屁股。我们俩并排着坐在家门口的小凳子上,坐在秋天温暖和煦的阳光下,我弯下身子,趴在破罐的大腿上,我把头侧着,耳朵向上对着太阳,然后把眼睛闭上,开始享受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私人服务。

 掏耳屎用的是火柴棍,而不是掏耳扒。掏耳扒是用钢做的,坚硬而又冰冷,没有温度,没有人性。用掏耳扒给自己掏耳屎,就如同用黄瓜自慰一般,没什么感觉,没什么意思。而火柴棍就不同了,火柴头是用黑色的火药做的,做成圆形,无棱无角,摸起来也不硌手,而且黑色还显得严肃庄重,火柴杆是用干燥的淡黄色的木头做的,做成方形长条,木头当然比钢铁要有灵性,且没有寒气,方形的火柴杆和圆形的火柴头简直就是完美的搭配,多么符合中国人的生存哲学呀,天圆地方,外圆内方,等等。吓,不扯远了,回到掏耳屎上。

 破罐挑了一根火柴头不是很大的火柴棍,火柴头太大就塞不进耳朵了,然后他就用手扶着我的头,开始认真仔细的工作起来。掏耳朵是需要极度小心的,不能插得太深,也不能掏得太用力,那样都会让被掏者疼痛。开始插进去的时候,你会有点害怕,担心他不够谨慎,会把你的耳膜捅破,等他插进去以后,你又担心他的第一扒会太用劲,总之你不能乱动,你要相信他,要把整个耳朵都完全献给他,你的耳朵不是你的了,是他的了。

 破罐从小就心灵手巧,是一个掏耳屎的小能手。他小时候就会缝裤子,会绣花,还会打毛线,能种地,能钓鱼,上房揭瓦爬树游泳样样精通,每天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所以我把耳朵交给他,还是比较放心的。他说了一声“我要掏了啊,痛就吱一声”,说完就开始掏起来。一开始他掏得很轻,火柴头碰到内侧的肉壁,慢慢的滑动着,用力恰到好处,就像有人给你的耳朵按摩一样,直到把耳屎都掏出来。

 如果是几个月都没有清理耳朵了,他就会掏出一大坨来,他左边掏一下,右边掏一下,掏出来的有片状的,有块状的,还有粉末状的,我喜欢片状的,像云片糕,像蛾子的翅膀,轻薄有形,块状的就不好看,像老鼠屎,像鼻屎。他把掏出来的耳屎递到我的眼前,让我近距离欣赏,他说,“快看,好大一坨啊!”我说,“是啊,好舒服,接着掏啊!”他就把耳屎弹到地上,继续掏,我接着享受着顶级服务。

 三番五次之后,耳朵就掏干净了,听力也恢复了,能听到地下的蚂蚁在聊天。用过的火柴棍当然不能要了,就像用过的黄瓜不能吃。就那么一会儿,因为掏得太舒服太惬意,我差点就要睡着了,不愿意起来。破罐说,“好了好了,掏干净了,现在该你给我掏了。”我就坐直了身子,让他趴在我的大腿上,开始给他掏。我从小手脚笨拙,马马虎虎,三心二意,所以好几次都把他弄痛了,他又不能动,只好轻轻的呻吟起来,“啊~啊~”,并且身体一颤一颤的,好像到了高潮。等我停了,他就用手指戳戳耳朵里,很不满地说,“你轻点啊,我都要被你掏聋了。”我就慢点掏,最终还是把他弄干净了。

 都掏完以后,我们就坐在太阳底下晒太阳,回味刚才的那般极度舒服。有时候你晃动一下脑袋,那些没掏出来的渣渣会自动滚出来,你能感觉到它要滚出来了,耳朵里一阵轻痒,你就嚷着,“啊,要滚出来了!”于是你侧着头,用手掌接着,就倒出来了一些淡黄色的粉末,你放到眼前,用嘴一吹,它们就散落到地上。

 现在长大了,再也没人给我掏耳屎了,真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啊。破罐有女朋友了,他的女朋友也可以给他掏,或者他给他女朋友掏,“君问归期在明天,回来给你掏耳朵”,多么幸福的一对啊。我也要找个女朋友,让她给我掏耳屎。对,就这样。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写字的人

  

下一篇:再见,重庆

  

本文标题:掏耳屎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35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