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鬼宴

鬼宴

作者:木青雨 2016-02-14 19:07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每逢下雨天,老刘的腿就跑得特别勤,吆喝的声音也特别大。

很多年前,山东枣庄有个泥瓦工,每天骑着二八自行车,带着吃饭家伙,往来于各个城镇和村社。

很怀念小时候,商贩们的叫卖声,最忘不掉的就是我家门外一两周出现一次的“麸酒”(就是米酒)叫卖声。既忘不掉那个慵懒绵长的声音,也忘不掉麸酒酸甜软绵的口感。

这个刘姓的泥瓦工,也是骑在自行车上,路过每家的门口就用高亢嘹亮的声音喊一句,“修房子啦啊,谁家的房子需要修。”抑扬顿挫,很有味道。

刘大叔这个人平时就是爱喝点小酒,没别的不良嗜好了。爱喝酒也是事出有因,他老婆得病死得早,留下两个孩子,他父母身体也不好,他在家中又是排行老大。肩膀上的担子重啊,只能喝点小酒解解闷,酒桌上和别人诉诉苦发发牢骚,第二天一早又要早早某生计去喽。

这是个多雨的春天,对于庄稼汉来说可能不是好事,但是对于老刘来说却再好不过了,长期的阴雨,让很多房子都有漏雨的情况,那他就来生意了,就有钱赚了。所以,每逢下雨天,老刘的腿就跑得特别勤,吆喝的声音也特别大。

有天,老刘还像往常一样走村串镇,前些天连着下中雨,可以今天转了快一天了,也没一家要修房子漏水的,他不甘心,眼看太阳要落山了,他又辗转到别的村子去了,感觉他那天是必须要做成一桩生意才肯回去。

雨后,村里的路泥泞不堪,自行车都不好骑,遇到大泥坑,人还要下来推着走,老刘心里急着赶到下一个村子,所以蹬得用力,遇到泥坑也不下车,最后终于连人带车,翻了。

车子和人都好好的,就是老刘身上弄了一身烂泥,他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然后就情不顺地准备回家了。

天边的红日已落到树下,对面的天空已能看出月亮的轮廓,老刘慢慢地骑了一会,等天黑得差不多了,就把包里的探照灯卡在自行车头上,亮堂多了,老刘心里乐呵着。

走着走着,半路上迎面过来一个人,老刘看那人两眼,那人也看老刘两眼,老刘走过去了,那人却回头把老刘拦下了,那个男人开口问道,“师傅,你是泥瓦工吧。”

老刘急忙点头,然后反问,“你家房子漏水啦?”

那男人回答,“是啊,漏水有一阵子了,师傅你看这会急着回家不,要是不急的话,跟我回家看看。”

老刘等了一天的生意,这会生意来了,怎么会赶走呢,就兴奋地随这男人去了。路上老刘与这男人聊天,“咦,今天我把附近的村子都喊个遍,你家都没听到么?”

那男人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说,“我白天要忙的事多,老不在家,家里就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她耳朵不好使,估计没听见你喊的话。”

老刘笑笑也没说啥。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祁县一梦

  

下一篇:天堂寨之与鬼同行

  

本文标题:鬼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29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