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烂掉了

我烂掉了

作者:八千华 2016-02-14 16:12 来源:八千华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烂掉了一个月前的一天是一个平凡的日子,一个月后的今天也是。唯一的变化在于我不慎偶感小恙,以致于连晚饭都少吃了一份。“你吃一点吧,以前你都能
我烂掉了

一个月前的某一天是一个平凡的日子,一个月后的今天也是。

唯一的变化在于我不慎偶感小恙,以致于连晚饭都少吃了一份。

“你好歹也吃一点吧,以前你都能吃两人份呢。”要不是我好心的软妹室友含情脉脉地望着我,我可能原本连一份晚饭也吃不下去。于是,我还是照常和她一起下楼。

我吃一份油滋滋香喷喷的鸡排饭,她喝一包酸奶,再上楼吃一个苹果。

要是换在平常,这种公然减肥的挑衅行为会让我很抵触——要知道那个小婊子她已经那么瘦了,腿细得像两根串炸鱿鱼的签子。不过,今天我只能默默地吃饭,挣扎着靠吃饭来缓解病痛。

香酥的鸡块伴着温软的饭粒一起刮过我隐隐作痛的喉咙,仿佛它们每经过一次,就可以带走一点痛。

毕竟吃饭是世界上唯一一件纯粹快乐的事啊。

但是饭吃完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一个空茫的我与宇宙对视:我想,我要烂掉了。

病情是从一个月多前开始的。

一个月以来我干了些什么?我看了五部国产剧,六本网络小说。吃菜是为了下饭,看剧看小说是为了“下时间”——生命是有限的,但我的无聊无限的。人生是真的乏味,就好像苍茫的月色下一片一望无际的沙地,沙地上又种着一望无际的西瓜。我就是一只猹,蹲在那里沙拉拉沙拉拉啃着西瓜。

在度过这样愉快而平凡的,生命中的一个月后,我......我即将迎来下一个月。但是事情有一点点不对。我的眼睛突然开始发痒,痒得我都没法集中注意力看剧看小说了。

我问我的软妹室友:“亲爱哒,帮我看看我的眼睛怎么了?”

室友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备胎微信外加涂抹身体乳对着韩国综艺哈哈哈哈。

看到我那张胖脸凑过来,也只好分身乏术无可奈何地赏了我一眼:“嗯,没什么问题呀宝贝儿。”

我抢过她手里的小镜子一看,眼睛莫名其妙地红了一圈,眼球有点微微凸出,且痒。

而且,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之中,这种痒渐渐扩散到了鼻孔、鼻孔的深处以及喉咙。然后我变成了一个吞咽口水都成为一种痛苦且口臭熏天的耳鼻喉科病患。

但我秉承一贯作风,能吃能睡就坚决不去见医生。在不知多久之后的又一日,躺在床上刷手机不时清清嗓子的我突然感觉到——我的肚子——里面很痒。

这下大概是有点问题了。

也许我误食了什么植物种子致使内脏上长出青苔——之前好像看过这样的新闻?我想叫软妹室友过来一起探讨一番,但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会怎么回答,“没什么问题呀宝贝儿。

”“吃点东西就好了呀宝贝儿。”于是我也就作罢。

肚子里面,未知的世界仍在发痒,从微痒到奇痒难耐一浪又一浪袭来,我躺在床上徐徐扭动——你有过这种经历吗?想把自己整个翻过来,像烤火鸡一样掏干净,然后,挠挠。

我不会说我兑水喝了一管皮炎平。

还有喉咙的疼痛眼睛的灼痒。我屏息忍受这一切同时仍坚持不懈地将放映电视剧的平板竖在耳边“听剧”。与此同时一个念头浮现出来:

我想,我是要烂掉了。

烂掉你见过伐?猪肉上面生出“米粒”,米粒破土而出变成蛆,这个梦密恐患者怕了几乎一辈子了,万万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变成那个样子。

发黑发臭称为一滩水流走。莎士比亚说过,凯撒和我们是平等的——都不过是蛆虫的食物。其实我也不知道莎士比亚说没说过,大概这句话也是我从某部剧里看来的。

总而言之,烂掉我倒是不怕的。

我比较害怕无聊,没有Wi-Fi,订了外卖不来。

我要去看医生了,明天,终于。晚上,我躺在痒中间,盖上一床痒,默默对自己说。

去医院那天离我开始发病刚好一个半月。

早晨我特意上网搜了一套题目,测试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神经有问题。测完我起床刷牙,吐出的牙膏沫都带着深紫红色。痒倒是好一些了。只是这些带着诡异色彩的液体让我更加烦恼。

也许我要死了。也许谁在我饭里拌了化尸水。我的眼光飘向软妹室友的床铺,她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睡得正沉。

然后就去医院了。

医院总是一个有很多人的地方。我讨厌人多,无聊,网络信号不好,所以医院自然也使我愁肠百结——我也不知道我的肠子们这时候还在不在,或者说他们已经烂掉化成水了。

我是第136号,在等待期间,我吐出小半个矿泉水瓶的“紫水”,颜色有点像化学实验里的碘化物。随着我呕出液体,身体竟渐渐舒畅了一点。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旧书包(3

  

下一篇:我前男友死掉了

  

本文标题:我烂掉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26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