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旧书包(3

旧书包(3

作者:八千华 2016-02-14 16:12 来源:八千华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每个人都有过去,就算你是个杀手,也一样会有小学同学。”如果你喜欢一个人,那就不要暴露出来。反而就远远跟着她,气哭她,丧心病狂黑她....

“每个人都有过去,就算你是个杀手,也一样会有小学同学。”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那就不要暴露出来。反而就远远跟着她,气哭她......这种小学男生的爱情美学,我想只有我延用了二十多年。

这一切——一切有关于我,我,都不得不说有一点点病态。然而我也不太清楚“常态”的生活将会是怎样。或许它充满了书上所描述的那种爱,或许会是纪录片与纯爱片的差别。但这也好像不太对,纪录片才应该更接近“常态”,不是吗?

而在另一个遥远的未来,每当我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我总会想起那个发着烧的残阳如血的傍晚。我四肢乏力,头很晕,但是我对自己说,去操场上跑两圈就会好了。我不想为此惊动任何人,任何人中包含着讨厌得要死的老师和我妈。更何况那天食堂的晚饭里有炸鸡,本应该是一个快乐的傍晚。可是我,为了治愈疾病而不得不奔跑在无人的操场上,落日照在水泥地上,尚有一丝夏日炎昼的余温,一层毛茸茸的虚汗在我额间酝集——这大概有点可悲,但似乎的确与我的过去全无关系。唯一剩下的关系,大概也就是这点可悲。

有些事情是已经可以选择忘记的了。比如从小到大,我都背着一个我讨厌至极的书包。当我有权买一个属于自己的书包时,人生似乎便已自动“叮咚”一声跳出选项,告诉我可以忘怀那些屈辱的书包——可我怎么做得到?那些如芒刺在背的感觉,那根怎么也调试不好肩带,那片不知道怎么遮掩才好的墨水渍......如今那些书包仍然在我背后呀,只是别人看不见了而已。

我长到很大以后,有人给我写情书,大卫科波菲尔式的,从小学的芝麻绿豆记起“每天放学你背着那个粉红色米妮书包走在前面......”不过看到这里我就痛苦得无法再看下去。我很害怕他接下来还要描述我初中时背过的书包。他会懂得对我这样一个人来说,那是一段怎样的黑暗岁月吗?

他不懂的。某种可憎的生殖冲动驱使他写下这些文字,某种善于自我感动的习惯又鼓励他对着我的书包抒情。你什么也不懂。我很想烧掉那封信,但那太做作。于是我用尽最大的刻薄表现出轻蔑与若无其事,仿佛伤害别人的感受就能偿还过去对我的苛刻。

“这些都是自作自受。”低沉地,喑哑地,自语般地,我不知道对着谁说道。

以我短短二十年生命的体验,人生一词引发的联想就是龃龉二字。就好像在吃一次永恒的漫长的饭,那不争气的牙却上下错位,疼,且齿缝里还会不时散发出上辈子的恶臭。但我啊,还是要把筷子伸向排骨榴莲臭带鱼或者那餐桌上有的一切。

我不想试图去讲什么道理——我更想说,在这世界上所有的道理都已经被人一轮又一轮讲过很多遍了。包括什么人生是抛物线啦,人生是缓慢失血,是远离又接近地面的过程啦,甚至这一轮又一轮讲道理的道理也被人说过了,希腊人管这叫“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不管你相不相信,去年的我可还不是这个样子。那个去年的我,还有人在街头笑着询问她有没有兴趣当明星。每个人小时候都想过当明星吧?可是后来呢,太早,太晚,太老,太丑。后来我们就得承认人天生就是这样肤浅,想要站到一个假想舞台的中心去。可我们就连最肤浅的愿望也求而不得。

再后来的我,有一段时间完全垮掉了。也许可以从那次我在大街上被人问有没有兴趣当明星开始倒计时吧。我完全垮掉了一段日子,然后又渐渐好起来。但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样子了。大概可以说,有些人天生心里就埋着一个炸弹,有些人则天生就是一架坏掉的摆钟——我讨厌坏掉的摆钟,我小时候家里就有一架。长日漫漫,它咯噔咯噔的声音简直像在咬我的脑子,最可恶的是它按着这种节奏感,却永远不肯向前走,而是任凭指针悉簌在原地颤抖。很多次我都想打碎玻璃把那抽动的指针拨一圈儿。尽管拨完它也不会好起来。可只有就像那样的人,才有希望永远保持动态,如果你是炸弹,那一旦爆炸之后无论如何你都改变了——变成一朵烟花,也有可能只是一地烟灰。

在那段倒计时的日子里,我也像所有普通的同龄人一样在上学,只不过不算什么好学校--虽然我不迷信什么好坏,但这就是一个客观事实。不在一个好学校,你遇见烂人的几率就更高一点;不在一个好家庭,你进好学校的几率就更低一点。常识?阶级?随便怎么说,不过大部分人就只喜欢听信那些可爱的小概率事件,不怎么喜欢这种常识。

我从来不会觉得自己会是那样一个小概率事件。大概我悲观。

那段时间,名义上我在学校,可实际上我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不知道在你们的学校是不是那样,总会有那么几个永远不去上课男孩,他们是在打游戏或者别的什么我不在乎,但大多数女孩都是乖乖的,连上课替别人喊声到都不敢。反正我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因为打游戏而不去上课的女孩。像我这样莫名其妙不去上课的女孩,已经够令人侧目的了。尽管,还好,大家也没有抓到过关于我“堕落”的真凭实据。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东西让人讨厌,那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大家”。我恨大家,可是又不得不和大家绑在一起。大家就是那个在烈日下一脸坚定走正步,穿着傻气运动服义正严辞做标准广播操,最后还要哭得声嘶力竭和满口脏话的教官告别的家伙。说真的,我从小到大都受不了类似的玩意儿。可是偏偏大家去哪儿你就得去哪儿,规矩从来如此,要是有半点得以开脱的机会--那么我想,我早就要“堕落”掉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妈妈的床

  

下一篇:我烂掉了

  

本文标题:旧书包(3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26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