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混蛋的小时候

混蛋的小时候

作者:黑叔 2016-02-14 08:51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心里生了个坏注意,婷婷你去。她赶忙说,我不去,我怕。

小女孩叫婷婷?我竟然记不清了。只记得她比我小两岁。

在我七岁的时候,我跟我爸寄居在三伯家里。那是一栋两层楼的红砖房,在那个时代的农村,彰显着高贵。

三伯家对面是一户终年闭着门的矮平房,过年的时候那两扇苍老且布满裂纹的大门上贴着大红色的对联,那是一年之中唯一让人感觉到不同的时候,也是唯一让人感觉到些许生气的时候。墙体偏上开着一个小小的窗户,木头的窗门耷拉着挂在它赖以固定的边框上,摇摇欲坠,估计再经不起一阵风了。

我们这些小孩子,也包括婷婷,经常会踮起脚或者跳跃起来从外面往里看,好奇里面到底关着什么,却只有黑乎乎的窗口静悄悄地与你对视。窗户的下面,是一条引水沟,很窄很浅,只是为了接屋檐上的滴水而草草挖起来,表面糊着水泥,沟里沉着零星的从房顶上掉落的碎瓦片。婷婷家就在这间平房的隔壁。一样的构造一样的外观,只是因为住着人而显得更像是一个房子。

夏天,早晨的农村很安静,男人们在天还没亮就抗着锄头上山或者下地了。村西头的池塘那边是最嘈杂的地方,女人们都在那里挥舞着棒槌洗衣服,嘴里碎着隔壁家的长长短短,棒槌落下,溅起一阵阵清凉的笑声,那时的天很蓝很轻,似乎笑声也飘得格外远。婷婷的奶奶就坐自家门口,倚着门摘菜,或者端起一筛子的腌菜到村口的明堂里选个阳光较好的位置晾晒。村里的老人其实都是这样,年纪越大,连身影看上去都是孤独的。

直到晚饭的时候才最热闹,男人们卸下了一整天的劳累,光着膀子端着大瓷碗,装着满满的米饭,有些人还用小拇指夹住一个装菜的小碗,坐在那个矮平房旁边的大树下,大声说着话,大口吃着饭。

老人,还有来不及摘下围裙的女人们也都簇拥在边上,小孩子们开始打闹。那颗大树足足有两个矮平房那么高。它有时候会掉下弯弯曲曲的又麻又甜的果子,有时候也会掉下绿得很鲜艳的虫子。

女孩子应该是文静的乖巧的,可婷婷调皮得像个男孩子。大树底下,斌叔说话的声音最响,他坐过火车,年轻的时候到东北养过蜜蜂,还在黑龙江遇到过黑社会。他吃完饭都好久了,端着空碗也不肯回家去,他在跟大家讲发生在黑龙江的故事,每天都讲不完,我坐在门口的水泥地上和那些大人一样,每天都听不厌。

但婷婷并不喜欢那些故事,她东奔西跑上窜下跳,就像是表演欲很强的一个小丑,在别人的剧场里尽情地展现自己,惹得别人生气。斌哥不说了。其他大人就开始骂她,她就笑嘻嘻地看着他们,用手臂拭去那条马上要爬进嘴巴的鼻涕。大人们要去打她,她就刺溜地跑走了,她奶奶这个时候总会端着饭走出来,一边大声地呵斥她,一边步履矫健地走到人群这边,选了一块光滑的大石头坐下。

大人们招呼我说,喂,喔唠(土话的直译,意为喜欢向大人耍无赖的小孩),快去发“抽水机”。

那个时候,我们听到最响的噪音,除了偶尔马路上驶过的拖拉机和耕地的耕田机,就是这抽水机了。农村里水塘很多,每每要往田里灌溉的时候,抽水机的声音就会引来半个村子的小孩。

我就像个被温了酒的赴死将军,提刀上马,追着婷婷跑。我恨她最主要的不是因为她吵得惹大人们生气,也不是因为她跑起步来几乎要飞出来的鼻涕,而是,她竟跑得比一般的男孩子还快,我要追着她沿着人群跑上两圈才能抓住她。

大人们在这个时候是最开心的,胃口都好了起来。抓住她后我便是一阵发泄地胖揍,而且她还会还手,可是还手之后,最后还是在大人们的大笑中,和我得胜的气势中大哭了起来。“抽水机”就这样发动了起来,不同的是,这里抽的是眼泪不是水。

大人们以此为乐,我以此为傲。“抽水机”的声音可真够响的,大人们都这么说。婷婷哗哗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怨恨地看着我,对着我大声地哭喊。似乎是用哭喊声在骂我。不知道当时她心里想着什么,也可能是想用高分贝的哭喊声唤来迟迟未出现的爸妈。听着她的哭声,我毕竟还是有点心虚,可是我肯定不会在一群喝彩的大人们面前表现出来。

她奶奶说,喔唠,她是女孩子啊,以后给你当老婆的喂。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发条青蛙

  

下一篇:大宅之皆大欢喜

  

本文标题:混蛋的小时候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23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