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多少久别重逢,不过就是重逢而已

多少久别重逢,不过就是重逢而已

作者:王小仙 2016-02-14 07:34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总之当我发现廖鹏的微笑可以牵动着我的心跳的时候,我慌了。

有的男人大概一辈子都会带着光,生活在远方,只是用来在心里默默怀念,廖鹏对我而言就是这样的男人。

一、我的青春烙印着你的样子

我认识廖鹏的时候13岁,我是学校的大队长,廖鹏是隔壁班的优秀学生代表,毕业典礼上我作为校学生代表发言,领颂毕业颂,他是站在我身后50人的和颂阵容的其中之一。

那一年他西瓜头,小鼻子小眼睛,瘦瘦小小比我还矮半个头。

初中,我和廖鹏分到了一个班,他坐在我后面,跟我当时最好的朋友杜若一桌。他和杜若小学坐在一起4年,和很多小时候画着三八线,闹着小别扭的同桌不同,他和杜若的感情很好。

杜若是全校有名的白富美,她的爸爸是F市的首富,在那个年代固定资产几个亿对于我而言只是个数字,但是对于我们的老师那是什么就不言而喻了,所以杜若有着可以选择同桌的权利。

廖鹏是她最好的同桌,我是她最好的朋友,我们理所应当地坐在一起,玩在一起,那时候的我以为我们会一辈子都好在一起。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廖鹏的,可能是从某个阳光很好的早晨廖鹏给我讲的某道弄不懂的数学题开始,可能是看到廖鹏纤细的手指转个笔然后敲在我头上叫我小笨蛋的神情开始,也可能是他咬着笔慢慢悠悠地跳过所有解题步骤直接写在纸上的答案开始。

总之当我发现廖鹏的微笑可以牵动着我的心跳的时候,我慌了。

从小到大,我都是好学生,在那个年纪,早恋意味着太多的枷锁,我不敢承认我喜欢廖鹏,却开始渐渐妒忌杜若可以享受着更多和廖鹏在一起的机会。尽管杜若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显然对于廖鹏而言,杜若更重要。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觉得我是一个外人,他们常常趴在书桌上脸对着脸窃窃私语,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在一起讨论题目,杜若太完美,我太卑微。

真正燃起我嫉妒心的,得从廖鹏的母亲说起。廖鹏是个奇葩,考试计算题写步骤是硬性要求,但是廖鹏从来不写,他的答案全部正确,但是洁白的卷面上只有答案,整道大题只有一个“解”字外加答案。老师多次强调未果之后,找来了廖鹏的妈妈。

廖鹏的妈妈不愧是东北妇女中的典范,看到廖鹏的考试卷,问清缘由,转头问廖鹏:“为啥不写过程?”廖鹏低着头,一边抠手指一边说:“没必要。”

廖鹏妈妈笑了笑,拉着廖鹏从办公室走出来,又问了一句:“下次写不写过程?”廖鹏还是抵着头,抠着手说:“尽量吧。”

廖鹏他妈当着所有人的面,一脚把廖鹏从4楼踹到了3楼半,速度之快让老师都没拦住。这一举动让大家伙都懵了,老师当然知道廖鹏的答案是自己做的,找家长的目的无非是希望廖鹏能乖乖答卷,这样年部大榜的前五名就会多一个来自我们班的名字。谁能想到,寡言少语的廖鹏有个如此暴力的妈。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圈儿。

  

下一篇:星辰是唯一的游乐船

  

本文标题:多少久别重逢,不过就是重逢而已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22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