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越伟大越卑微

越伟大越卑微

作者:许可正 2016-02-14 01:16 来源:许可正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这个故事在我心里辗转了一年多,每个版本的叙述都很糟糕,不尽如我意,每有真情实感我就常常词穷。即便是现在我讲出来,也很难还原它在我心里的面目。
这个故事在我心里辗转了一年多,每个版本的叙述都很糟糕,不尽如我意,每有真情实感我就常常词穷。即便是现在我讲出来,也很难还原它在我心里的面目。所以它会出现在“创作”这个版块里。当然,我也不介意你把它当成是假的。

  【一】

昨晚号哥给我打电话。我好像能通过电波闻到另一端老雪花的气味。他支支吾吾半天后说:“阿正,陪,陪我,去她的,婚礼吧。”

去她大爷的婚礼啊。

当时我正在外面和同事聚餐,克制住了自己想飞奔过去一巴掌扇醒号哥的冲动,刚要破口大骂,就听见那端诡异地消了声。

张爱玲说过:“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我不承认世上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但同是天涯沦落人。爱到卑微得连哭都不敢发声,我和号哥像对着镜子一样,每次宽慰他,就像是救赎自己。

于是心里又柔软下来,轻声说:“时间、地点。”

【二】

号哥是我初中同学,十四岁的时候他就已经长得像四十岁了。当时我凭着自己软萌的外表,伪装萌妹肆无忌惮地耍流氓;号哥则因天生的一张大叔脸,总是被人忽略他内心深处粉红色的少男情怀。我们一拍即合,很快厮混到了一起,革命友谊日益深厚。

当时班里关于号哥喜欢我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因号哥长相问题从没有人怀疑我喜欢他)。我和号哥熟视无睹,该吃吃,该喝喝,该怎么做哥们就怎么论父子关系。

关于彼此青春期荷尔蒙引发的情感骚动问题我们倒是闭口不谈。我调戏我的姑娘,他意淫他的动漫。好像我们都对身边来来往往的活生生的异性没有兴趣。

但经历相似的人即使不用多话也能理解。我们不是禁欲,是执着。在那种喜欢一个人无比轻巧,情感又无比肤浅的年纪。我们都没有脱俗的觉悟,但好在,我们的死撑让这种难堪又可笑的情感有了些值得称道的地方。这种“称道”让我们打碎了牙只能往肚里咽,一旦吐露半点苦水,那就是“自作自受,何必强求”,最后一点让人感动的专情也会因抱怨而被人不齿。于是我们深谙其道,绝不开口。我和号哥同窗三年,初三快毕业时我才从他嘴里听到“园子”这个名字。

号哥当天一脸悲哀地讲起那个灿烂得像花一样的姑娘时,是否就已经预见了自己要在她身上栽大跟头呢?可我当时就觉得他是故意中二而已。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我和号哥都不自诩是情深的人,却都纷纷狼狈退场。

【三】

园子小学四年级转到了号哥的班上。

号哥小时候有严重的口吃,一开口说话就让强迫症晚期的幼儿园阿姨更年期提前。挨了不少打后,他终于在血与泪的教训中学会如何正常地与人交流。但当园子走进教室的那个早晨,号哥瞬间忘了自己多年修行,眼睛里都是园子脑袋上明晃晃的发卡,心里想的全是要把数学课的时间浪费在这姑娘身上。号哥一开口就是支离破碎的自我介绍。园子笑眯眯地看着他,他便连口吃都省了,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园子的家因转学搬到了学校附近,刚好和号哥在一个小区。号哥占尽天时地利,备受鼓舞,觉得人和方面的先天不足是可以靠后天努力弥补的。鬼鬼祟祟跟踪园子上下学一个月后,他终于鼓足勇气,使出最蹩脚的演技,故作惊奇地说:“呀,园,园子,你也,住这个,个小区啊。”

园子回头甜甜地一笑:“是啊,我早就发现了。”

她头上的发卡一闪一闪,她的眼睛也一闪一闪。号哥脑子里一闪,把之前反复斟酌了无数遍的下文忘得一干二净。那时候号哥十岁,十五年后号哥还是有这毛病。明明想说“我一直在想你”,说出口却变成“好久不见”;明明想说“不要原谅他”,说出口却变成“只要你开心就好”,明明想说“我爱你很多年”,还没说出口就被一口老雪花漱了回去。

酒肉穿肠过,情意心中留。

【四】

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即将来临,号哥在早上起床时发现了自己雄性本能的觉醒,他第一反应是认定自己是命中注定不凡的人,怕是要变身了。号哥心静如水地躺在床上等待着金光闪闪的战衣凭空出现在自己身上。躺了没几分钟,静如止水的心中浮现出的园子的脸,像是有一块石头“咚”的一声落了进去,没什么太明显的波涛,但你确实知道这潭水里多了些什么。号哥心里想着园子给的同学录他还没有填,决定把变身的事先推迟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在一堆杂乱褶皱的试卷里找出那张平整光洁的纸。像是教徒在祷告那般虔诚,像是如临大敌那般惶恐。十二岁的号哥郑重地写上并不好看的字迹。

园子,我都没有变身呢,所以你一定要和我再见啊。号哥用铅笔这样写着,之后又毫不犹豫地擦掉了。

有缘再见。

蓝色的水性笔尖下流淌出泛泛之交的官方套话。号哥向来知道如何熟练地掩盖自己的居心叵测。

只是奇怪,为什么第一遍写的时候要用铅笔呢?大概是因为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有勇气真的说出口吧。

【五】

半年后,园子跑到城市另一端的一个公立学校念书,家也跟着搬走。而号哥则在附近找了所校风颇严的私立初中混。本来号哥也不是好动的人,他想不出如果不是为了见园子他还会因为什么下楼,在宅这条道路上一走就是十几年。

百分之九十的宅男爱上了动漫,号哥就是;百分之七十的宅男玩起了技术,号哥不是。他剑走偏锋,成为一个会织毛衣,会做饭,家里养一堆啮齿类动物和盆栽的人妻。

与此同时,号哥和换得了水桶吓跑过变态的我成了基友。

一个不需要女孩来照顾,一个不需要男孩来保护。

我们都和电影里的青春爱情故事绝缘。没事混在一起聊聊荤段子,打打游戏,调侃谢顶的老师,看不出性别差异,各自都等着克隆技术足够发达的那一天靠科技来繁殖下一代。

我一直以为号哥和我一样是没有恋爱的。直到初三时他开口管我借钱,我追问起理由,才发现这孙子一直暗度陈仓,早熟得很啊!

借钱之前我就发现号哥将近一个月的午饭都靠泡面过活。还以为他是因为沉迷游戏才资金周转不开,毅然决然地拒绝了他。直到号哥磕磕巴巴地说园子快过生日了,他想买个水晶项链。我才幡然醒悟,感情一直是我一个人没开这朦胧的恋爱慧根!

虽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但想到还会有姑娘看上号哥,就凭这张抽象的脸,园子也是真爱。马上预支三个星期的零花钱借他。殊不知号哥只是单恋,园子还真是介怀那抽象的脸。

最后号哥到底没有吻上园子的嘴。想起当年为了借他钱我错过的灌篮高手的周边我就觉得肉疼。

【六】

上初中后号哥本是一直和园子失联的。后来在他“无意地”旁(si)敲(pi)侧(lai)击(lian)下,和园子同一初中的同学透露了园子舞蹈班的具体坐标。

号哥第二天就抱个萨克斯坐了十五站公交车去了那个艺术培训中心。

苦等了六个周末后,号哥终于摸清了园子的上课时间。然后在她和女伴有说有笑地经过萨克斯的教室门口时,向老师请假上厕所。

“园,园子,好巧啊,你也,也在这里,上课。”蹩脚的演技一如从前。

园子眼底闪过惊讶和迟疑,然后小心翼翼地说出号哥的名字。

她还记得我!

号哥恨不得当场飞起来,当然现实里他只是笑得张弛有度,寒暄说得冠冕堂皇又结结巴巴。之后的每个周末,对于号哥都是一个星期的生活动力。

后来号哥和我喝醉酒的时候聊起这段经历。

“就是那种,构想了无数种偶遇和开场白......”

“然后还是要不辞辛苦地故意,还是会紧张得无话可说。”

“诶,对。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多庆幸那天号哥喝断片了。我怎么会知道他要说什么,我只是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本来连表情和眼神都预演过无数遍的,可是还是手足无措;本来想了各种地点的重逢,可是怎么现实偏偏错过了我的所有想象;本来是想以更好的姿态和你做告别的,你一主动打招呼,我又毫无长进地束手就擒。

暗恋中的人原来都是一样的,无论是号哥还是我。不知道园子所代表的男神女神们有没有喜欢得这么卑微过。

【七】

园子的生日在周一,但号哥不敢翘学去给园子送礼物,选在了周日。送礼早期或逾期,更好掩饰自己的暗恋心。可那项链园子看上很久了也没买,号哥就这么恰巧地送了出去。再怎么故作淡定也很难解释不是心怀不轨。号哥不懂,暗恋中的人总是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掩藏得很好。其实那只是对方不喜欢你的真心,捧在手上也假装不知道。

项链是水晶的,很乖巧的那种浅粉色,玲珑得不像样子,灯光下一闪一闪,让号哥想起了园子的发卡和眼睛。说什么都要买下来!

园子收到项链的时候很惊喜,但囿于项链的价格和熟知号哥的小心思,她不是很敢收下。那时候的女孩还会因为礼物太贵而拒绝,真是太美好了。

号哥装作不知道实际价格的样子,说是别人送的,他又戴不了,便赠了园子。园子兴高采烈地收下了,号哥兴高采烈地回家了。

我听了这件事后,恨不得撬开号哥的脑子打开几窍:“你傻啊,你那么说,岂不成了你把多余的东西随随便便地送给她当生日礼物了吗?园子怎么感动?”

号哥很委屈地说:“我也没打算让她感动的。她又不喜欢我,感动只会让她有负罪感。我只想她开心。”

那时候号哥还太纯,太蠢,后来他也为自己当初做的傻事捶胸顿足,可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付出了很多也宁愿园子不知道。

“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是受罪,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所喜欢也是受罪。园子是个善良的姑娘,若是让她知道自己给我带来多少烦恼,她会歉疚的。本来她也没做什么,怎么能让她感到抱歉。”

号哥这么说。

不是“对不起,我不喜欢你”;而是“对不起,我喜欢你”。

骄傲的人被爱都觉得是在偿还,卑微的人付出都唯恐自己在施压。

【八】

园子和号哥关系越来越熟。这傻子经常陪我打游戏时,玩着玩着乐出声来。同时,中考越来越近,号哥和园子的成绩有着云泥之别,自然是没法在同一所高中。但号哥丝毫不介意,用他的话说,初中还不在一起呢,我不还是和她更熟悉了吗?

果不其然,园子去了实验高中,号哥贴着分数线差点进了所重点,结果还是个普高。临行去实验高中的那天,号哥翘掉了返校来送我。送我是假,拜托我当他和园子的接线人才是真。这混蛋一脸谄媚地帮我提行李时,我就猜到了。

“拒绝,我拒绝。”

“为什么啊?你忍心看兄弟饱受相思之苦吗?”

“忍心。”我翻着白眼讥讽他的见色忘义。

到学校第一件事我就去园子的班踩了个点,打探了她的寝室号和座位。同为女孩子,我接近起她来可比号哥要轻松多了,很快我就成功打入敌人内部。实验高中是寄宿制,只能用学校里的公共电话联系外界,我经常打给号哥向他汇报敌情。日子久了,园子竟误会我喜欢号哥。

我可真是有口莫辩。号哥在电话那头感慨,阿正,你真是我的好兄弟,等你帮我把她约出来我一定请你吃饭!

“等一下,谁说要帮你约她了?!”

约园子和接近园子的难度等级差得太多。虽然我也算是个撩妹好手,但这么快就约她出去玩,还“偶遇”号哥。这也太俗套了。腆着张老脸我就豁出去了,什么叫两肋插刀,这就是!

“园子,这周末有个庙会,我还想去看看,你可不可以陪我?”

“好啊。”园子答应得意外的痛快,我看着这姑娘亮晶晶的眼睛,有点不忍心把她往号哥那坑里推。

逛庙会的那天是那一年的最后一场雪,一片雪白的热闹喧嚣里,园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又圆滚滚,吝惜自己的每一分窈窕俏丽。但号哥还是远远就望见了我们,激动地招手。

后来他解释说,那是因为我比园子矮太多,对比明显,看着特瞩目。

【九】

园子对于“偶遇”号哥一事没起丝毫疑心,她自以为是我暗恋号哥,才故意创造的这次相遇。起码后半段她是猜对了的。

我也懒得澄清,反正能让园子对号哥卸下防备,何乐而不为?号哥的内心全程在雀跃,但表面上还是板着一张写满“人生苦短”的中年屌丝脸。

三人行,必各心怀鬼胎。

园子一心撮合我和号哥,号哥满眼睛里都是园子。我本是布局帮号哥追园子,却也被硬生生地牵扯进去,哭笑不得。但表面上,我们玩得轻松又愉快。

庙会还算热闹,与一百多年前的那种精彩自是没法比,但能把这么多人都聚在一起就已经是件盛事。庙会上有个祈福求愿活动最是热门,无论是何时代,无论真的相信与否,封建迷信总是能给人带来难以估量的精神慰藉。

园子拉着我们兴高采烈地花了三十元钱买了三个工艺铜钱。想到过一会儿,我们还要把铜钱投出去,我就有种深深的受骗的感觉。

园子的热情丝毫不减,她双手合十,把铜钱握在手心,紧闭着双眼。她的睫毛轻柔地覆盖在下眼睑上,白皙的脸颊因寒冷而微红,玲珑小巧的鼻子挺直好看。

号哥则没那么专心,一边祈福一边睁着眼睛明目张胆地偷窥园子,园子稍稍动一下,他又迅速扭过头装作认真的模样。我心里暗自觉得好笑。

十元钱花都花了,我决定还是入乡随俗一下,也学着他们俩祈福起来。

嘿,神仙佛祖,不管你是谁,如果你真的能听见我说的话,请你抽时间听一听好不好。我不是来求愿的,我知道自己很难来还愿,不能兑现的承诺不如没有,你说是不是?但是很抱歉,我仍旧是个有私欲的凡人,我也是带着目的交出的那十元钱人民币的。我有所求,只是你不用帮我实现,一直落空的期望忽然有了转折未必是件好事。就好像癌症患者病情的好转,会让最终去世后人世的亲人更加难以承受悲痛。

我只要病入膏肓就行了。

硬币扔出去时碰到了巨大的铜钟,清脆的一响。

那天许的愿望里,园子的有关于武杨,号哥的有关于园子,我的有关于另一个不在这个故事里的人。如今回忆起来,只有我的愿望达成了,人果然还是不能贪心。所以当我回头发现那张熟悉无比的脸带着笑容走进人群中时,我很想跪下来给老天磕几个头。转眼,却是不见。我还在揣测刚刚是否出现了幻觉时,号哥把我拉到一旁,摊开手,里面是园子刚刚扔出去的铜钱,上面系了张纸条。

“武杨,你喜不喜欢我?”

【十】

武杨是实验高中这种成绩与颜值成反比的学校里的一朵美丽的奇葩,长相俊朗,分高不下。我们这届里这样的奇葩有两朵。武杨和园子。

后来的青春片里总是躲不过“大众男神”与“女神情结”这两大不变的主题,我第一反应就是他们俩。年级官配的金童玉女,各个活动里固定的主持搭档,学生会的默契同事,一众长相平庸的少男少女们青春期的意淫对象。这样的两个人就算没有明确表明在一起,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将其在心中归了类。

园子每每提起武杨,眼中就闪烁少女的光辉。上一次看见那样的眼神,是号哥给我讲园子的时候他眼睛里的。只是园子眼里都是幸福,号哥眼里的悲哀都快流出来。

我早就发现园子对武杨春心萌动,但是没和号哥讲,我怕他难过。结果号哥自己发现了,反应与我预期的大相径庭。他很平淡地听我小心翼翼地讲园子和武杨的事迹,然后说:“那挺好的,园子成女神了啊。”

这关注点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号哥不再说什么,跑到人群另一端给园子买糖葫芦去了。

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园子,武杨是个人渣。很久以后园子从美国飞回来在床上捉奸的八卦轰炸了朋友圈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惊讶。

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号哥,其实没有武杨,园子也不会在意号哥。我说的是不会“在意”,而不是不会“注意”。园子又不是真的看不出号哥的心思,装傻就是最好的拒绝。第二好的拒绝是撮合对方与另一个女孩子。

年轻时候,我们都以为对方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其实少年时的恋情无论得失,每个人的算盘打来打去总是不谋而合。

当武杨把同样祸国殃民的笑容献给另一个灿烂的女孩子时,眼底藏不住的狡黠园子一目了然。当号哥把旁边的位子留给园子的时候,园子毫不犹豫地把包放在上面,坐到了对面。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知道你只是在利用我,我知道。但是我可以装成不知道啊,让你心安理得地利用,也算是为你献礼。单恋里的人,女神和屌丝都是一样卑微的心情。

去他妈的食物链。去他妈的我爱你。

【十一】

半年后,对于我和号哥是迎来了暑假,对于武杨和园子是迎来了文理分科,对于更多人来说是迎来了第一个表白高峰。

我和武杨都是标准的理科生,园子更擅长文科,却毅然决然地报了理,原因大家心照不宣。号哥远在另一个动荡荒唐的学校里,捧着生物全校第一的分数学了文。

开始有人在园子的柜子里放情书,开始有女孩子偷走英雄榜上武杨的一寸照。我给号哥的报告事无巨细,他的评价惜字如金,一开始还兴致勃勃地要攻略园子,后来的沉默将踌躇满志埋葬于无声。

园子和武杨之间的关系也让人始料未及地停滞了。后来回忆起园子的情史,我很难不怀疑那是武杨当初欲擒故纵的手段。

一个千方百计,一个束手就擒,还有一个默然伤神。

这场三角恋情的任何一角都未曾画好时。又有新的人物打开了支线剧情。分班考试后,孙熠辉走进了我们班的教室。

孙熠辉和他闪闪发光的名字一点也不像。他没有号哥丑得那么突出,也不像武杨站在人海里能够被一眼找到。孙熠辉五官周正又平庸,身高成绩都是中游,没有不良事迹,没有一技之长。他是青春片里男主角身边一众死党中最不突出的一个,他是电影里为女主角与男主角在一起而赴死的牺牲品。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孙熠辉给人一种危机感。

我跟号哥讲起这人来,他打着哈欠一听而过。追园子的人太多,甚至可分为三六九等,孙熠辉是二等之一,号哥在末等里苦苦挣扎,虽然是不如孙熠辉,但若是说最后抱得美人归的是他,号哥也不相信。

【十二】

高二的园子忙于学生会工作和学习任务,扎堆的活动策划和习题卷纸让女神的青春过得没有那么精彩,也放弃了每个周末的舞蹈课。号哥总想着趁虚而入,却是找不到机会。

相隔着一座城市和一个人潮汹涌。号哥想渗入园子的生活实在太难,几乎只能通过我了解些片面的信息。

日子像是被碾磨掉了一样,明明是一整块的,转眼都变成一堆零零碎碎的粉末,撒得满地都是。号哥生活过得浑浑噩噩,我依旧不咸不淡,武杨风声水起,园子拒绝孙熠辉的次数突破了二十大关。有时候看到孙熠辉屡战屡败的姿态,觉得既可笑又可悲,恍惚总是想起号哥来。

我跟号哥讲:“孙熠辉这小子比你积极多了的,小心哪天女神就被抢走了。你怎么不奋起啊?”

“我不是没努力过的,”他点了支烟,“再说,友谊要比爱情长久得多不是吗?”

“什么时候学的抽烟?”

“没多久。”

人们总用“友谊更长久”来掩饰自己懦弱的本质。一开始就不想做朋友,友谊只会成为把尖刀直指心口。更持久是真的,长痛不如短痛也是真的。

后来我知道,号哥还是会偶尔联系园子 。只是说的话越来越少,语气越来越客气。

园子接起电话,说出“你好”的那个早晨。号哥学会了抽烟。

“我终于是要失去她了。”他吐着烟雾这样讲,满脸的中二式惆怅。

我用剪子剪断了他的烟。“放屁。园子从来也不是你的。”

园子不是号哥的,园子也不是武杨的,园子是上海的。

保送同济。

【十三】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喜欢一个人时,会希望他越来越好。但真的成真后,又不想他那么出类拔萃,走到哪都吸引异性的目光,把自己落下得太远,让本来就源于自欺欺人的渴望,变得更加渺茫。

号哥经历这段日子的时候,没有奋起逆袭,也没有自暴自弃。他一如往日,听课看心情,给园子打电话是必备课程,偶尔健个身却依旧没能也没打算减肥,按期追番,不时手淫。屌丝样暴露无疑。

我以前觉得,不愿为了对方而变成更好的自己的人一定都不是真心喜欢。可我又相信号哥一定是真心喜欢园子。当我在庙会上重逢那个阔别已久的故人的时候,我终于明白号哥的心情。不是我不想追逐你的身影,只是加速度不同,人生轨迹也不同,我怎么努力也无非螳臂当车南辕北辙。电视剧里为爱勇敢追求获得幸福的主角,没有一个是长得丑的。

所以,卑微如此的我们情愿走在自己的道路上,这种喜欢廉价又胆小,怯懦又无能。我们没有勇气为了遥不可及的人篡改自己的生活。这或是爱得不够,但我更愿意称之为消极暗恋。

越是卑微的人越容易走进消极的怪圈。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情人节。

  

下一篇:不讨厌为什么不试试

  

本文标题:越伟大越卑微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22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