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三溪鹤唳

三溪鹤唳

作者:nothingANDyou 2016-02-14 01:11 来源:nothingANDyou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前些日子,我得了一块生犀香料,是件儿老物,师父知道后特意派人从山上下来,告诫我一定要慎用。生犀,生犀,很久之前有听人说过“犀料制香,万两

前些日子,我得了一块生犀香料,是件儿老物,师父知道后特意派人从山上下来,告诫我一定要慎用。

生犀,生犀,很久之前有听人说过“犀料制香,万两留一钱,燃之通鬼神,达官贵人用不的”

我瞧这香料并不大,我既非达官也非贵人,而且如今这种物件儿已经极其难寻,私下想着还是自己留下了。

拿着那块儿生犀回到宿舍时,已经是半夜了。我如今大四了,原先与我同住的另外三个室友都已经搬了出去,他们之中有些为了考研有些则已经找到了工作,而唯独我一个人,不找工作也不考研,周围的同学觉得我这个人是已经不思进取到极致了,不过素日我便很少与周围这些同学接触,懒得听那些言语也罢。

我的祖上原来世代皆是御前占卜星象的官员,因着光绪那一代,我太爷爷卜出了帝国气数将尽那一卦,被慈禧赐了个诛九族的重罪,好在在给新皇上占卜国运之前我太爷爷先给家里算了一卦,让家中提早做了打算,在那灾祸来临之前,先各自逃命去,家里的血脉才得以保留。

但是我的父亲已经不会祖上那一套了。

听爷爷说,家里的秘术都是上一辈人算到自己将死之期后,再择族中后辈传授。从宋朝时有族谱记载开始到光绪那一辈,都是如此这般一脉相传。然而因为太爷爷招了那灾祸,当时只忙着安顿族人,秘术一事只交待道“有缘的后人自会领悟,还望传人莫要再将那秘术用与人结缘算命,那家族自会平安无事”

三年前,我堂叔在山上修行时离世后,我就生了一场重病。

当时医院都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父母实在无法,只得把我接回家,当时我躺在里屋苦头,我妈就天天对着我哭,我父亲就在外面张罗着灵堂。

准备搭牌位那天,家外面来了个道人,说是卜卦算到了我这病,觉着奇怪想来瞧瞧。自从祖上那件事儿后,家里一直对道士和尚都挺排斥的。但这一次我妈求着我爹直说让那道士来了,瞧瞧,兴许有用。

我爹沉默了很久,我是他们的独子,也是我这一辈唯一的独脉,虽然太爷爷的话家人一致遵守着,但这一次,他为了我,点了头,请了那位先生。

那位先生不是本地人,也不像是平时那种给白事儿做道场或是看手相的人。他进了我的屋,不到几秒便笑了起来,直说“原来是这样!”

我父母见他笑的那般自信,心里便多少有了些底

“先生,你看他这是怎么了?从他堂叔灵堂那儿回来第二天就不好了,现是眼睛看不见了,到后来话也不能说了,东西也不能吃了,眼看着就要这样饿没了,医生也没有法子呀”我妈在一旁拭着泪。

“他这哪是病啊!”那道人笑道“这是有东西上了他的身,但因着八字儿实在是不合,他才会这样”

“啊??那是什么东西!”我妈很是慌张

“这呀,怕是要问你身边这一位吧”说吧,那道士微笑着看着我爹

“孩子他爸,你知道孩子这样的原因??”我妈很是难以相信

我爸低着头叹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才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们家祖上,一直传着一脉秘术,每一辈只有一个传人,老一辈传人死后秘术才会传到下一辈身上。如今到了小杰他们这辈,只有他一个人了。我大哥死后,那秘术,怕已是传到了他身上”

“山阴亓家”那道士望着我爹,淡淡的说道“光绪初年,慈禧号令三大家为新皇帝占卜国运。这三大家之首的山阴亓家最先起卦,但卦文却是国破家亡之象,随后慈禧大怒,诛杀亓家九族,没有想到,今日,我还能有幸,得见亓家的后人”

“那件事情后,族里的人隐姓埋名才得以活下来,如今我们姓袁,不姓亓了”爹的语气有些沉重

“不管怎么说,你们家族于我们周家,都是恩人”

“道长是?...”

“当年清朝覆灭,是三家都开出的卦象,亓家老爷为了保住剩余两家,不至于让三家皆被诛连九族,便先将自己的卦文呈上了。

后来亓家集体失踪,剩余的两个家族周家和李家先后借机出了宫,再后来便没有皇帝了。当时正值乱世,李家人全族迁往海外,而周家后人则隐居深山,潜心专研道教秘术,周家后人无子嗣只有师徒”那道人微微摇了摇头“周、李两家都是以道门秘术为长,唯独亓家,历来传人都有一双灵眸,可以观星象,预知未来。起初我们都以为这是亓家秘术的一支,如今看来,是你们家的老祖宗和什么东西有了什么规矩”

“规矩?!”

“万物皆有灵,这东西怕是哪方神圣的精魂,只是以往它都选了你家后人中八字相符的上身,如今他这一辈,怕是只剩了他一个了吧”

我爹望着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虽八字不符,那东西为了活下去也没有办法了”

“那可有法子解?或是让那东西出来?”

“让它出来我如今的道行是万万不够的,况且它又是和你家有了契约,不过解法到是又一个”

“道长请讲”

“他如今这般,不过是因为体内自己的魂魄与那东西实在相冲,我只要拿走他的一魂四魄,那东西有了容身的地方,自然不会闹腾,令公子自然会好起来”

“不行!没有了那一魂四魄他可就是死了?!”我妈有些难以接受

“若不拿出,他才真是死了!”道人的语气很是笃定“拿了那一魂四魄,那东西会让他活下去的!毕竟,如今只有他这一个载体了...”

“道长,小杰今天遇到你,是他的福分,还请你。

救他吧”我爹沉默了很久,突然抬头定定的望着那道士,我妈在家做不了主,只得在一旁擦着泪。

我是第二天见好的,醒过来就像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我妈抱着我哭了一场,说我爹一会儿就来看我,他现在在外面招呼拆我的灵堂。

我不由得苦笑了两声儿。

我好了之后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没过两天,我的暑假就结束了,那时我才刚刚进入大二。临走前我爹给了我一张小条子,那上面写了一串电话号码,他也没过多解释,就说了句是救我的恩人的电话,在学校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我也没太在意,随便放到了衣兜里就踏上了归程。

回宿舍的前两天,一切都还正常,室友之间相处了半学期,也就那个样子。但第三天,我发现了有些奇怪了。

我们宿舍说来也算是学校里的老宿舍了,我们进校前翻修过一次,八人间改成了四人间,上学期住下来觉得还是挤了点儿其他也没什么,但这次我总觉得有一点奇怪。

第一次发现有不对的地方是我回学校的第三天。

那天早上下了一场大雨。我醒过来时,闹钟还没有响,只是窗外的雨声大的吓人,我咕哝了几声翻身起了床,昨天晚上睡时气温还高的我难以入眠,今早这雨一下,却是冷的不行,我披上了一件衬衣,到了卫生间准备洗漱。刚刚进入卫生间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退回宿舍一看,那另外三张床上竟然没有了人。不仅没有人,连他们的被子都不见了只剩下了空空的床板。

“卧槽,什么鬼”

明明昨晚睡的时候人都在,今天这是唱的哪一出?我拿出手机,发现现在刚刚好7点,按照平时这层楼的人应该开始有动静了呀,为什么今天,除了雨声,其它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心里已经有些发毛。拉开宿舍的门,我走了出去,发现其它寝室的门都大开,里面都是空空的床板没有一个人。

“什么鬼?搞演练不带我玩?”

突然,一阵诡异的电子铃声在这公洞的走廊响了起来。

这种铃声,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它仿佛是在我耳畔响起的。

我往自己的身侧微微一转头,那是我们隔壁的宿舍。我惊异的发现,这间宿舍的门竟然是关着的!我正觉得奇怪,那铃声突然停止了,那间宿舍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犹豫再三,我伸出了手,准备敲门看看。

我敲门的动作很轻,但在这走廊上的回音再伴随着那雨声却让我心里阵阵发毛。

没过一会儿,门开了。

门里竟然是一个女生。她在默默的对着自己的小镜子修着眉毛。

她的头发很长,我在学校里从来没有看到过有哪个女生的头发有这么长。她穿着一条白色的睡裙。活生生一个女鬼样。

我的腿看的有些发软,身子晃悠了一下,我一急便扶了一下那扇门,只听那门嘎吱一声,响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时间是最好的面试官

  

下一篇:到底怎么了

  

本文标题:三溪鹤唳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21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