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在乌兰巴托我们有的是时间

在乌兰巴托我们有的是时间

作者:朱绿 2016-02-13 19:07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塔拉出现在接机口的时候,我一点没觉得奇怪,就像蒙古国的空气中弥漫着想象中的羊肉腥膻味一样自然。

大年初一那天,我没跟任何人打招呼,从男朋友家里独自跑了出来。

这个南方城市的凌晨,空气湿润腥臭,黑暗尽如墨汁泡透宣纸。我蹑手蹑脚地摸着黑起床收拾自己的东西,不小心碰掉了他家洗手台上的一块茉莉味道的香皂。香皂盒摔落在地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我猜整个楼都会被吵醒。但直到我盖上拉杆箱发出“咔哒”的一声脆响,男朋友都始终合着眼,僵在双人床的左侧一动不动。

那是我们朝夕相处了三年后,他第一次带我回老家。尽管我们彼此之间始终有些相处不来,但本来是打算结婚的。年前我还跟父母说定了,准备过了初三再带男朋友一起回去拜访。如今我却这样赤头白脸地跑了。所幸我生长在一个蒙古族家庭里,父母们开明得一贯不需要我额外解释什么。

我狠心给自己定了一大早的头等舱飞回家。不为别的,也许头等舱里不那么逼仄的环境会让言态尽失的逃兵挽回一些尊严,空中小姐也能够默许我的撒泼哭泣。

当泪水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中洒尽,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时,我换上了沉甸甸的皮草,结果发现自己满手都是讨厌的茉莉香皂味。

我不想带着这个味道回家。那么不转机即可,没有托运行李。可是我又说什么也想不出自己还能去什么地方。

我把箱子打开来,又翻了翻挎包。护照,护肤品,两套换洗衣物,连短期避孕药都带足了整整一个月的分量。除却钱包里薄薄的一沓钱,还有两万元崭新的现金,包得齐整整的。那是在男朋友三番鼓动下,我勉为其难预备给男朋友的父母做春节红包的——他们一直极力反对我们的婚事,虽然我也不懂为什么要竭尽所能地去讨好一对我也并不喜欢的老人。我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不想了,这种情况下把钱随意挥霍掉即可。

说跑就跑的想法从早上就一直鼓动着我的肾上腺素分泌,这让我感到兴奋,索性一跑到底。航站楼的彩色LED显示屏上滚动出无数个地点的名称,我心一横:干脆就像汉族人新春祈福抽签一样,闭上眼睛抽上一支吧,随便哪一支都好。要听天由命,哪里都会是我的福。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LED上的一行字触动了我年少青葱岁月的如碎金淘沙一样的回忆。

“一看你就知道是我们蒙古的女孩子。”我突然想起,白月一般纯情的神态升腾在那个乌兰巴托男孩的脸上。

蒙古航空OM224 737(中)首都机场 PEK T3——乌兰巴托机场ULN

就这里吧。持公务护照免签30天,两个小时就可以飞抵那个梦中的麦加,手上的钱买了机票,再全部兑成蒙图,住一个好酒店,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

蒙古航空的空中小姐们身着半新半旧的蒙古袍款式的制服,神情倦怠,一看就困。白月节刚过就轮到自己上班,想必任谁都是一肚子不痛快的。我走过她们时,每个人都会用伪装成娇嫩的粗犷嗓音向我问好。

737飞到平流层时,我婉拒了那个腰线极高的空姐递给我的一杯“螺丝钻”,只要了一盒新鲜牛奶温吞吞地喝着。

手机出现了一条讯息:“你到底什么意思?”除此外并无其他关键信息,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群发拜年短信。想必手机在接收这些信息的时候都是很不情愿的,在流于形式的社会里客套地活着,总让我一个异族人觉得心累。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们一直,终究也只是朋友

  

下一篇:爱喝啤酒的女孩,没我可怎么办?

  

本文标题:在乌兰巴托我们有的是时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20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