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根

作者:沐葛叶 2016-02-13 10:08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受到的那些嬉笑怒骂,他被旁人顶替掉的机会,都是根植于这片他想逃离却无法挣脱的农村!

这一次回来,高才是捧着老娘的骨灰盒回来安葬的。大伯父一早在后山崖的墓地里看好了一块地方,就在老太爷的坟堆边上,连看风水的钱都省了——众所周知,这可是这块墓地里最好的地儿了。

临出门前岳母特地嘱咐了这辆车是新买的,今天给他是撑撑场面,一不许弄坏了,二不许开空调,免得磨损了。高才面上唯唯诺诺应了,心里却是老大别扭。

自打他攀上了樊金枝这颗大树,樊家就恨不能把他当成一条狗使唤。四年了,他唯一的作用就是鞍前马后伺候岳父岳母和妻子,稍不顺心三人就是打打骂骂喋喋不休。如今金枝怀孕了,脾气更是大得惊人,哪一句话没说对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半年前老娘辗转来找他,拉着他裤脚痛哭了一场,从那皱皱巴巴的眼角里挤出来的泪都带着土黄色。老娘说她实在老得不行了,唯一的指望只有这个儿了。

高才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扣在方向盘上,在那柔软的防滑垫底部留下了四个不易被察觉的印子。

他想起了老娘。当年老娘揣着他被父亲遗弃,靠着大伯父家的救济和老娘没日没夜的劳作勉强度日,甚至将他生在了田坎上。可是当老娘终于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厚着脸皮来给儿子添麻烦时,媳妇是这样回答的:“我怀上了,闻不得腌臜味道,也见不得土里土气,别进来了,去医院吧。”

可是他还得感恩戴德地冲岳父母表达谢意:岳父母能允许老娘待在这个城市,就是莫大的天恩了!

因为那样的亲家,一直是岳父母的耻辱。

至于高才,不过就是由于樊金枝的脾气实在太糟糕嫁不出去,在一众寒门子弟中随意选中的一个幸运儿罢了。

后来老娘被确诊为肺癌晚期,疼得整晚整晚睡不着。可金枝从不允许高才去看老娘,她的理由自然也很充分:医院里全是细菌,你是想害死我还是害死我儿子?!

岳父母当然帮着金枝镇压高才,这事连个小水花儿都没撩起来就过去了。

闷热的天气里不许开空调,高才只能摇下了车窗透气纳凉,只是原本在平坦宽阔上的大路上还算凉快,开到了这条崎崎岖岖的小山路上车速慢了下来,吹起的风自然也就小了。高才很是烦躁地一掌拍在自己穿着西裤的大腿上,他不敢动这车一个地方。副驾上的骨灰盒是用好几层塑料袋裹着的,就怕洒了一点出来把车上弄脏了。

老娘走的时候孤零零一个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裹着薄毯蜷成一团。高才跑去的时候人都已经冰凉了,他跪在床头落的泪就跟今天开车时落的泪一样的连贯而无声,如同一条沉默的珠链。

他从出生就知道老娘有多不容易,他用血用泪换来的富贵日子却没让老娘过上过一天好日子。他有多后悔,就有多恨老爹。

他不愿意将罪责全数压在自己身上,就只能压在那个素未谋面的老爹身上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半截手指

  

下一篇:四季如冬

  

本文标题: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18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