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夜时

夜时

作者:水绿 2016-02-13 05:0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久无反应,而当她抬起头时,却看到他眉心皱起,审视着她,朝深处看,还能瞧见眼底的嫌恶。

夜时发现她最近无法顺利进入深度睡眠,每一次清醒就像是一次抛弃,她总是在刚刚找寻到入口时重重跌落,继而睁眼,徒劳挣扎。她有时翻身得累了,便将枕边的薰衣草花干拿得再近些,似乎这样就可以顺利地睡着了。

夜时曾有整整一年的时间无法在两点以前入睡。

凌晨独有的漆黑寂静中,夜时睁着眼,看着黑暗拧成怪兽,却无法打败夜时心中的悲戚感。一种强大的挫败感一步步袭上她的心头,她开始生自己的气,更加用力地翻身,亦或是从这头翻到那头。她甚至开始感到绝望,入睡这种与生俱来的能力一旦失去,夜时发现根本没有人能够帮助她。情绪随着无边际的黑暗开始空荡荡地蔓延,包裹着夜时。这是白日再开怀的笑颜也无法战胜的压抑,它屈居于她的身体一隅,黑暗才是它的领地。

失眠再度来临之前,夜时常常会觉得不可思议,就像她在冬天时无法理解和想象夏日的炎热,她在拥有好的睡眠的时期也无法理解失眠的状态。

她只是常常想起那一个夏天,是高考之后,看不见云彩的天,炎热的空气,小树林斑驳的光影,知了没完没了的叫声,看着都热的篮球场,以及不停挥洒汗水的张池。

她没法理解怎么会有人热爱一项运动到这么疯狂的地步,于是日日坐在小区里老人搭来乘凉的秋千上看他打球。正是烈日当空的时候,他偶尔下场停止练习的时候,毫不顾忌地坐在她身旁,把汗蹭在清清爽爽的她身上,然后拿起她的水,满不在意地咕咚见了底,这种时候她就会脸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他这个大火炉还是因为太害羞。

转折点是在公布分数的前一天,此时她看他打球已有十九天,连上他们三年同班一起上学放学就已足足够了一千天。她看似打趣,却红了耳尖:“要不我们报同一个学校吧,继续一起吧?”微微颤抖的声音里,“一起”是加了重重的语气的。他却久无反应,而当她抬起头时,却看到他眉心皱起,审视着她,眼神却像是从未见过她一样,朝深处看,还能瞧见眼底的嫌恶,开口时虽然感觉斟酌了语气,却还是字字戳心,“今天出门忘吃药了?”

夜时只觉得晴天霹雳,不去管已经下弯到一开口就能呜咽出声的嘴角,忍住鼻子的阵阵酸意,张慌失措地离开。

第二天她没有去看分数,她固执地搬进了学校,开始复读。然后迎来了她长达一年的失眠。

九月,夜时从华中来到了西南。宿舍很小,六人间上下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几栋宿舍楼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园子,中间草坪的松树下住着一窝流浪猫。

她依旧顶着深深的黑眼圈,长时间的少眠使她看起来怏怏的,瘦骨嶙峋。

每日往返于教室宿舍楼,她只有在喂食流浪猫时才看起来有些许精神。她喜欢猫咪的靠近,嗫嚅着进食时舌头会舔到她的手心,痒痒的,让人舒适地接触。

可到底是没长久下去。是她搬进来的三十三天之后,刚好是一千天的三十分之一,她给猫咪们带来了牛奶,可它们全然不理会,她有点急,轻轻地抚摸着猫咪的毛,把它们一只只抱到牛奶跟前。它们也只是给个面子似的舔了几口,然后优雅地迈着步子回了窝。树叶开始哗哗地响个不停,未给夜时反应时间,一场大雨倾盆而来,室友跑回宿舍时看到她呆呆不动,大喊,“夜时,你站那干嘛,还不快回宿舍,这猫我喂过了!”

夜时听出了最后一句话的洋洋得意。这是她最讨厌猫的室友,她未把猫带回宿舍养也是因为她。此刻她却分明在她面前炫耀着:不是只有你才可以,只要有猫粮谁都可以的。

那天之后,夜时生了一场大病,足足挂了七天针。她不再喂猫,也不再失眠。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世长安

  

下一篇:两小无嫌猜

  

本文标题:夜时

原文链接:http://i.she.vc/2616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